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16 春花闹事

唐安卿听着这声音明显是来他们家这边的,不过还是有些疑惑这第一天她还只认识村长还有秀云姐他们两家而已,怎么还会招惹来是非?

转过身来,看着篱笆外面的正朝着他们这里气势汹汹来的几个人,说话的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有些丰腴的妇人,只见她穿着一件深青色的对襟的小褂,不过可能衣襟有些不太合身,唐安卿只觉得是两坨在她身前晃荡着,下身是一件黑色的长裤,她走路的时候上身会微微的往前倾,这是个比较急躁的女人.再看向她的相貌,别人第一眼就能够看到的就是她那又黑又粗的眉毛,生在男子身上自然是比较英气的,她的脸有向圆形发展的趋势,眼睛有些往上吊着,在有些肥厚的上唇瓣上方有一颗很明显的黑痣,生出如此的黑痣一般不是媒婆那就是话会很多的人.

她的头发有些发黄,随随便便的挽起来用头绳扎住,有意思的是唐安卿发现她耳朵上带着一对黄金的耳坠,不过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不过是镀金的或者黄铜的,因为在阳光下金子发出的光和其他的东西发出的光是不同的.

她手上还拽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是早上的时候的那个小胖子啊,那个小孩子似乎是注意到唐安卿看向他们这边,扯着他娘的手,说什么也不愿意往前走了.那胖胖的女人伸出一巴掌就拍在了小胖子的屁股上,那嘹亮的带着些尖锐的声音传过来,“啊,你娘我被欺负了啊,你还不给我出气啊…”

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应该就是她的丈夫了吧。长的壮壮的,黝黑的皮肤,脸上还带着无奈还有一点的不好意思,看到其他的乡亲们听到声音纷纷的打开门来出来观看之后,有些不知所措,想要拉过前面女人的手,“别闹了,让人家看笑话都。那田我们本来就租到期了…”

说话间,他们差不多到了秀云姐家和唐家的交界处的位置,那女人一听到男人的话,顿时眉毛都差不多要竖起来了,眼睛睁得老大,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开始干嚎起来…

秀云姐走过来几步,招了招唐安卿,示意她过来一下,唐安卿看到男人也将粥喝完了,将手中的碗放到男人的手中,“大叔,帮我喂一下玉儿,我去看看。”也不管男人反应过来没有,又哄了璞玉几下,让他好好吃饭。

秀云姐看着那坐在地上撒泼的女人,一脸的厌恶和不耐烦,撇了撇嘴,看到唐安卿过来便对唐安卿说道:“卿卿啊,你是不是买了顺子家的那几亩良田呐?”

唐安卿点了点头,这有什么关系吗?难道以前是这家人租的?

看出来唐安卿的疑惑,秀云姐便指了指那坐在地上拍大腿的女人,“那田以前便是这刘坤家租种的,这刘坤倒是宽厚老实,不过他那媳妇可是我们刘家沟出了名的泼辣,叫春花。哼,以前我可是没少跟这个女人吵架。”说着的时候还一脸的厌恶,看来是非常讨厌那个叫春花的女人。

这个时候,广叔广婶还有顺子哥都站了起来,顺子哥的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看来不久前回来的时候大概也和那春花有很大的关系啊。虎子和刘青还有两个孩子还在胡塞海塞的样子,两个小孩还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喝酒…然后大笑着跑出来看热闹。

看来这小山村里面还有不少的有趣的人呢,唐安卿有些恶趣味的想着,本来还想出去看看,不过被秀云姐拉住了手,“卿卿,先别出去,看看广叔怎么处理再说。我看啊是那泼妇看你好欺负才来闹事的。”

那春花就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干嚎着,不久之后整个村里的人基本上都过来村子的东头,看到是春花,大家都露出了一种已经习惯了的表情,不过这次她闹的对象却是人家刚刚来的新村民,所以大家也很好奇到底这新来的哪里得罪了春花。

“你们都跟我评评理啊,这都是什么事情啊,我们家本来种着那村东头的地种的好好的,我们家也每年都是按期给二贵叔家粮食啊,可是今年说不让我们种就不让我们种了啊啊……”人越来越多,春花嚎的越来越响亮了,还边干嚎着还搓着脚,不一会那鞋子也掉了一只,裤子上都是泥土。

大家才恍然大悟,挂不得呢,自从春花家前年种了那几亩好地,每年可别说有多得瑟了,每次快到秋收的时候就更加的厉害,有事没事便在田埂上转悠,现在不让他们家种了,这不是生生的就像是抽了春花的血啊…

顺子走过来,看起了很生气,没有理会那地上撒泼的春花,直接对着刘坤说道:“坤子,今天我可是说的很清楚,我爹和你家约定的日期到秋收之后就完了,况且你也没说要和我爹续约的事。”顿了顿,“要是你说了,我爹也不会将那几亩田给卖了的,我们家又不差那几个钱。”

这刘坤也是一脸的为难,他们家婆娘硬是要来闹腾,拉都拉不住,当初他娘要不是看她屁股大好生养,才不会同意让他们家婆娘进了他们家的门。听了顺子的话,搓了搓手,“顺子哥,我知道我知道,这事啊你回去别和二贵叔说,我家婆娘不懂事,我就拉她走,就走。”

春花一听,这田都给卖了,要不是这新来的这户人家,他们家不是还能种上个几年的,眼看着他们家都要比那死秀云家有钱了,她还和别人打赌说他们家明天的收成肯定比秀云家多呢,现在不是生生的打她的脸吗?也不顾得干嚎了,死扒拉着旁边的一颗小柳树,一副就是不愿意走的样子。挪动间那另外一只鞋子也被揉搓掉在地上,“我不走,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法我是不会走的。”

这人听不懂人话吗?唐安卿捅了捅旁边的秀云姐,有些吃惊,春花的样子让她想起来宋母,春花会不会几十年后也变成宋母的那个样子,想想还真有可能呢。“她一直这个样子吗?”

秀云姐点了点头,“从我来到这刘家沟开始,她就是这样子了,几年了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唐安卿了然,每个村子里总会有那么几个奇葩呢。

看到春花这个样子,刘坤不知道说什么好,搓着手,周围的人小声的议论着,也没有人向前去说几句。

顺子哥也不再说什么就从人群中出来,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广叔咳嗽了一下,“都干什么呢?别看了,该回家干嘛的干嘛。”摆了摆手,让大家伙散开来,敲了敲烟斗尾,皱着眉头,板着脸,“刘坤家的,你到底想干什么?二贵家的地是我看着卖的,手续都办了,你还能让人家退地不成?”

春花听到村长的话,非常迅速的站了起来,圆圆的脸上挤出了大大的笑容,微黄的牙齿抖露出来,“广叔,你看这样中不中?我们愿意租种他们的地,他们不是城里来的吗?城里来的不会种地是不是?你去跟他们说说我们愿意租。”

广叔没有想到这春花会这么想,人家买来的地再让你们租着种,那还不如不买地呢。况且广叔想着这唐家也不像是缺钱的样子,怎么还会在意哪一点租金呢。再看着眼前刘坤家的那个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眯了眯眼睛,“刘坤家的,我要是想要租你们家村西头的那块地,你愿不愿租给我啊?”

春花也不知道广叔为什么问这个,可是一想村西头的那地可是好地怎么会舍得租给广叔,当即搓了搓手,“广叔,这怎么能行啊,那可是一块好地。”

“好地,你还知道是好地,二贵家的那几亩地可是咱们村最好的地了,你都不舍得人家为什么要租给你种。我看啊,你还是把你自家的地种好吧。”广叔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时候还叹了一口气。

一席话说得刘坤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他怎么娶了这么一个婆娘,当下狠下声音,表情严肃的对着春花说道,“广叔都这么说了,还不回家去。我的脸算是让你丢干净了,你走不走?!”看到春花还是那副样子,也不管了,甩手就回家去了。

一时间这看热闹的人也散了,刘坤也走了,就剩下那春花站在那小柳树下,呆愣着,过了一会就传出来震天响的哭嚎声,不过也没有人再理她了。

唐安卿继续招呼大家伙吃饭,广叔气的走了,广婶担心也跟着回家去了。顺子哥也不吃了,蹲在门口的石头边上狠狠地抽着烟斗,就剩下几个小的还有秀云姐刘青和虎子在。现在还多了一个,就是那小胖子刘闯,小胖子是被承安和小瑞拉来的,这时候正在大口的吃着肉,看到唐安卿的时候,还咧开嘴笑着,“卿姨,你做的饭真好吃!比我娘做的好吃多了。”

“好吃啊你就多吃点…”唐安卿给他成了饭,笑眯眯的说道。

“娘…娘…”璞玉走过来,拽住唐安卿的手指,仰着头看唐安卿,黑兮兮的大眼睛骨溜溜转着,“吃…完…”

唐安卿弯下腰来,将璞玉抱起来,“我们玉儿真乖,还要不要吃?”走到石桌旁边,看着那被摞在一起的两个碗,确实是都吃完了,摸了摸璞玉的小肚子,鼓溜溜的。看向那还在一旁坐着的男人,“大叔,你有没有偷吃玉儿的饭,怎么我觉得玉儿的小肚子还是那么扁呢?”

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唐安卿,唐安卿觉得无趣,将璞玉放到男人的大腿上,将碗勺子收拾起来,回到厨房的时候,包子湛蓝色的眼迷蒙着水汽看着唐安卿,瞬间萌住了唐安卿,赶紧的将他抱在怀中,“包子,对不起啦今天是我不好,要不要去空间里面?”

包子点了点头,那水汽才慢慢的退下去,唐安卿看了看外面,没有人注意到厨房这边,就将包子送到空间里去了,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着空旷的厨房再想想那更加空旷的堂屋,下午还是去镇上买点东西吧,叫上秀云姐一起。

“你吃,你就知道吃,谁让你去人家吃饭的,要是吃出什么毛病来咋整啊!闯子你给我回家去…”在那哭嚎了半天没有人理的春花本来想拍拍屁股就走的,可是一打眼就看到自家儿子在这新来的人家吃饭,就气得不打一出来,慌乱的走进来,拉着小胖子的手就往外走…

这人怎么说话呢?还没有等唐安卿说话,秀云姐夹了一筷子的猪肉片放进嘴里,看都没有看春花,便说道:“哟,这是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吃出毛病来呢,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吃肉吃出毛病来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