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66 小棉拖鞋

166 小棉拖鞋

“我的亲娘啊,你怎么就这么糊涂了啊”富康拉着二婶子进了大门,将那大门关上,说道。

二婶子面露讪讪之色,张了张嘴却是没说出话来,翘着自家儿子的脸色,抿了抿嘴,“娘这不是为你红艳姐和那宝珠外甥论不平么?”

“娘啊”富康这一听到,拉着二婶子进了堂屋让她坐在板凳上,这才开口说道:“娘你怎么就不长长记性啊。难道你就没看出来她们娘俩这两天变化?昨天她们为什么到咱家来?还有今天为什么又来了,娘你别说不明白啊”富康有些恨恨的说道,这几年没见的红艳姐摆明了就是想攀高枝啊,今天要不是自己拦住了,那可止不住发生什么事情呢

二婶子听了,细细的想了下,没一会就是明白了过来这红艳摆明了是想攀住唐家大舅子那高枝啊。想着昨天那红艳还问自己唐家是什么样子的人家,自己是和她说了那大舅子的厉害之处,没想到这红艳竟是把人家给惦记上了。怪不得今天对自己都热忱了许多,还送给自己个金钗子,还想着在自家住一晚上。想那跟刘青家老死不相往来,不会是秀云不想帮她这个忙,恼羞成怒了吧。想着刚才如果自己窜托着跟着去了,脑海里立马回荡着唐安卿那日说过的话,冷不丁的无-错- M.QULEDU. COM打了个寒颤。

“儿子啊,这次是为娘没想好。那你看,那宝珠的伤是不是那家弄得?”二婶子脸色有点苍白,心想着看着这红艳和她那姑娘是个好的,没想到是这么个不着调的啊。想着当初刘青娘这么疼红艳,这红艳还不是四年来都没回来给她娘烧过一炷香,没有帮衬过秀云家一文钱,自己还念着当初的情分记着她的好,没想到会拉自己当垫背的了

富康叹了口气,暗叹自家娘还不算是真真的糊涂了。“娘啊,以后啊还是少跟红艳姐来往的好。看着她就是个不安分的,指不定什么时候惹了什么达官贵人的。还有啊那姑娘的事情,你就别瞎说,她怎么会莫名奇妙的在咱家院墙外晕倒了?到时候咱撇不清楚还会沾了身荤腥。”

“这不会吧?”二婶子张嘴说道,不过这话自己说出来也是心虚的底气不足的,看着富康的脸讪讪的低下头不说话了。

“娘你知道了就行了,娘你也别嫌儿子我说话不中听,宇哥他们一家子都是和善的,只要是别惹到他们家去。你也不想想他们来到咱们刘家沟这大半年的时间,什么时候主动惹过事情?况且啊那小玉的舅舅人家那是富贵人家,可是宇哥他们待别人还是跟以前一样。上次我带回来的那块肉,还是那次碰到宇哥他给的,我怕你介意就没跟你说。娘啊,咱好好过日子不就行了,你看我姐姐过得好,咱家这日子也是吃得饱穿得暖的,这开春之后我都和阿哲说好了跟着富康叔先干着,到时候我也能整份月钱回来,且不是更好。你还寻思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富康细细的劝着心里本就有些偏的二婶子,也不是说就他一个人这么认为,这村里的同辈的长辈的不都对宇哥家认知好着呢,还不说当初跟宇哥家还闹过矛盾的春花嫂子,人家也没再跟村里谁家闹过,何必在村里寻些不痛快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岂不是更好

“你不是说是你福广婶子给的吗?”二婶子听了自家儿子的话,倒是吃了一惊。毕竟这肉在年前的时候还是挺贵的,当初富康跟自己说是刘杨氏送的,害的自己当初还白高兴了一场,没想到竟然是那唐家的送的。心里不太高兴自家儿子胳膊肘向外拐,讲那唐家的好话,但是儿子的话终究是听了进去,不过一时之间没办法转过来罢了。“你让娘再好好想想。”

富康也不指望他娘能一下子转过来,大不了自己以后常常说道说道让他娘别再做糊涂事儿就是了。

唐家

唐安卿揉了揉包子的圆鼓鼓的小肚子,「你是说那曹刘氏本来想来咱们家找事儿,却被那富康劝住了,然后曹刘氏带着曹姑娘坐上马车离开了?」和自己预料到的事情不太一样,不过这去看大夫可是有趣了,可惜没办法看到了,真是遗憾呐。不过,这事情可是还没完呢,虽说这曹姑娘花痴了点脑残了点大脑构造异常了点小白花了点,但是这引导她的可是她那善良可亲的娘亲啊真不知道是该佩服她呢还是该佩服她呢,真是自找死路呢。

包子缩紧了唐安卿的怀抱里,问着唐安卿身上传来的阵阵淡淡的舒服的馨香,吧唧吧唧嘴睡觉去了。

乖宝宝璞玉进来了,扭吧着带着短短的兔子尾巴的小屁股,不情愿的把包子从唐安卿的怀里挤出去,自己脱了鞋子四肢并用的爬到唐安卿的怀里,把小脑袋窝到唐安卿怀里,揉吧着迷迷糊糊的眼睛,“娘,玉儿困困了。”

唐安卿拿过旁边的薄毯给璞玉盖上,亲了亲他的光滑的额头,“嗯,乖睡吧。”

等着璞玉睡着了,唐安卿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小脑袋移到一旁的抱枕上,温柔的脱了他的小棉袄放到一边,小孩子哼唧了两下,蹬了蹬藕节般的小短腿,又睡过去了。包子蹭吧蹭吧的蹭到璞玉的小胸膛上,蜷成一团倒也是睡得香甜。唐安卿穿了鞋子从软榻上下来,掀开帘子出了堂屋,看了看才发觉唐白宇正站在牛棚前,旁边还放着泔水桶。

“小玉睡了?”

“嗯,刚才玩的厉害,这会倒是睡得香了。嗯,这才多长时间那小牛犊就长这么大了。”想着当初买下来那会儿听那原来的水牛主人说这小牛犊才满月看着还站着不是很稳的样子,现在再看倒是牛毛铮亮,堪堪快到那母牛的三分之二大了。

小孩子睡了大半个时辰就醒了,蒙着一层水汽的眼睛转了转没看到娘在旁边,不太高兴的嘟了嘟嘴,又觉得自己的胸膛上觉得沉,也不看着伸出小手扒拉扒拉,直接把包子从自己胸膛上扒拉下去。翻了个身,在被窝里拱啊拱的不愿意起来。包子被拱醒了,喵呜了两声,没办法学猫叫多了,时不时都得来上两声。小孩子听到声音掀开薄被,然后撅着小屁股和包子大眼瞪小眼,包子可怜兮兮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瞪着自己的小鬼头,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小孩子鼓了鼓脸颊,呜呜的叫了两声,往前爬了一点,包子往后退,璞玉就往前爬。这软榻也是有长度的,包子退了一下,发觉蹬了个空,这才蜷缩着自己的小身板不往后退了。吹了吹虎须,也不管了昂着小脑袋一副就义的样子直愣愣的看着一屁股坐下来的璞玉。

小孩子伸出白嫩嫩的脚丫子搁在包子的小身板上,睡觉的时候不太老实自己把袜子秃噜掉了,这不从一边找出来自己的袜子。白嫩嫩的脚丫跟藕片似的,白嫩白嫩的,仿佛一下子能掐出水来。那是个小脚趾粉红fen红的,跟那莲花瓣似的。

包子吸了吸小鼻子,把自己可怜的小身板从那沉沉的脚丫子下挣扎出来,跳到地毯上去昂着尾巴,优雅的跑出去。

“哼,臭包子”小孩子也没看到娘和爹爹进来,自己穿上袜子,拿过来自己的小棉袄吭哧吭哧了半天这才穿上,扣子也没扣好,爬下来软榻来,从软榻里面扒拉出来自己的小棉拖鞋,套拉上就屁颠颠的往外走。“娘,娘—”

唐安卿从厨屋里探出头来,一看跑过来的自家儿子,顿时就乐了。这小棉袄虽是穿上来,可这扣子扣得实在是,这第二个扣子扣到第三个扣鼻子里,这第三个扣子还扣到第三个扣鼻子里,其他的倒还扣对了。再看脚上的小棉拖鞋,穿反了。就这样子,小孩子还屁颠屁颠的蹦跳着过来,竟然还稳稳当当的。

“玉儿你走慢点。”唐安卿擦了擦手上的面粉,把小孩子接过来,“睡醒啦?”

“嗯嗯,娘在做什么呢?”任由唐安卿给他整理着衣服,瞪着亮晶晶的黑白分明的眼睛探过小脑袋往里面瞧着,“是糕糕?”

“是啊,过一会玉儿就可以吃了。”唐安卿笑着刮了刮自家儿子的小鼻头,看着他亮晶晶水汪汪的眼睛,觉得萌的不行。“玉儿要在这儿等着,还是到外面和灰灰虎皮玩一会?”

“玉儿要在这等着”玉儿要吃第一个,不给包子吃。拖沓着还是反着的小棉拖鞋,蹦跳着到坐在灶台前木墩子上的爹爹面前,唐白宇看了看他反着的小棉拖鞋,小孩子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小拖鞋这才注意到自己穿反了

“玉儿找娘,急了。爹—”扁了扁粉嘟嘟的小嘴唇看着唐白宇,唐白宇把他抱到自己的腿上,把两只拖鞋换过来,这才把小棉拖鞋换过来。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这才把肥嘟嘟的小孩子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