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67 亲子时间

软榻上,是璞玉例行的午睡时间,不过今天璞玉却还没有睡着,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斜躺在一边的娘。“娘—玉儿可不可以~~”软软的语尾带着撒娇的软糯的嗓音加上那灿烂的笑脸让一旁被萌的不行的唐安卿忍不住捏了捏自家儿子肥嘟嘟的小脸颊,挑了挑眉看着小孩子那欲语还休的小表情,没说话看着自家儿子还想说些什么。

璞玉眼珠子一转,嘻嘻的笑了两声。“娘娘,今天的衣裳是玉儿自己穿的。”璞玉睁大水汪汪的大眼睛,讨赏一般的看着笑得温柔的自家娘。

唐安卿揉了揉他的毛茸茸的小脑袋,“啊。”好笑的看着自家儿子骨溜溜转的眼睛,应了一声。

“娘,玉儿今天任了五个字,是天下是最聪敏的小孩儿,对不对?”这娃又开始自恋的抽抽了。

“嗯。”这点做娘的倒也不否认,不愧是自家儿子啊,小脑袋瓜就是好使。不过还是算自己教子有方,名师出高徒呐。

“娘,玉儿这么可爱又聪明,娘一定会答应玉儿的那么小小的要求的,对不对?”星星眼的看着旁边紫檀木案几上的苹果馅饼,又眼巴巴的看着有些昏昏欲睡的唐安卿,玉儿好想吃饼饼哦,可是玉儿已经吃过饭饭了哦。

唐安卿没了话,伸出纤细的手指伸到璞玉的棉睡衣里,揉着那肉肉的小肚子,笑的如同三月的桃花般灿烂,自家儿子一举一动就知道他想要些什么,现在到学会跟娘打着迂回战术了呐。“玉儿最近长了不少肉啊?要是再吃胖些,娘就抱不动了玉儿咯!”捏捏那手感相当之好的小肚腩,暖暖的软软的摸着也相当的舒服。唐安卿这般想着,手指在璞玉软软的胸脯上吃着嫩豆腐。

“娘,玉儿才不重!”乖乖的让唐安卿摸着自己的小肚子,“玉儿不吃了。”小脸皱巴巴的缩在一起,声音中也带了沮丧。在娘的抱抱和苹果馅饼之间,犹豫了两秒果断的抛弃了那香香的苹果馅饼,连忙着跟唐安卿表明自己的意愿,只是那小小的失望的语气还有那皱巴巴的小脸显着自己不是那么心甘情愿罢了。

唐安卿好笑的看着自家儿子苦巴巴的小脸袋,纤细的手指在那肥嘟嘟的小肚腩上挠啊挠啊的,终是让小孩子痒痒笑嘻嘻的像个毛毛虫一样的卷来卷去。一会儿觉得受不了了,唐安卿才意犹未尽的放开放在小孩子肚腩上的手。小孩子笑嘻嘻的连眼泪都挤了出来,这下不笑了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控诉的看着自家笑的灿烂的娘亲,扁了扁小嘴,“娘,坏!”娘就知道欺负玉儿,不给玉儿吃果果饼饼,还挠玉儿的肚子,玉儿不想笑的娘还不放手啊。越想越觉得委屈的小孩子,索性翻了身留了个带着忧郁的不甚宽广的背部给自家娘亲。握了握小拳头,就算是娘亲亲,也不搭理娘了,哼谁让娘欺负玉儿的!

哟,这是生气了?唐安卿喊了两声玉儿,也不见着自家儿子理会自己,伸出手指戳了戳自家儿子的背,小孩子小身板可怜兮兮的一抖一抖,往里面缩了缩,不让唐安卿再戳着他。唐安卿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家儿子,也不再言语了枕在柔软的枕头上看着抖着小肩膀,全身上下都彰显了一个气息——偶委屈了表理偶的自家儿子,怎么看都觉得有趣。摸了摸自己的隆起来的腹部,感受到自家亲亲娘亲愉悦心情的宝宝在温暖的羊水里晃悠着,也传递着自己的高兴的情绪,伸出小脚丫踢在唐安卿的肚子上,小腹上传来一阵猛烈的颤动,不痛却带着胀胀的闷感。

唐安卿无奈的蹙了下眉,安抚着兴奋的有些过头的宝宝,你踢得可是为娘的肚子啊!许是感觉到唐安卿的意思,宝宝倒是安分了下来,不过还是心情很愉悦。之前还读了故事给璞玉听,许是宝宝欢喜了,刚才又感觉到了唐安卿的喜意,这宝宝上蹿下跳,隔着小腹让唐安卿都能感觉到那轻微的颤动。

过了会,宝宝这才安分了下来,舒展了下小身板儿在温暖的羊水中安睡了下来。

唐安卿安了心下来,这才看着旁边受了委屈的装忧郁的自家儿子,别以为娘没有看到你偷偷的转过头来偷瞄来着。

璞玉转过身去,抖了抖小肩膀,捂着肥嘟嘟的小脸,想着娘一会儿就来哄哄玉儿亲亲玉儿,到时候玉儿就跟娘说要吃一个就一个果果饼饼,娘那么疼爱玉儿肯定会给玉儿吃的嘛。这般想着,抖着小肩膀,鼓着软软的包子脸,等着娘来哄他。

可是过了会也没见娘叫自己的名字,更别说过来抱抱自己亲亲自己,没修行到家的璞玉也不抖着小肩膀了,扁了扁红嫩嫩的小嘴巴,皱着眉头,仿佛能够夹死一只苍蝇似的。玉儿再等一会儿,就一会!嗯,没想明白的小孩子纠纠结结的想着,可是娘应该来哄自己的啊!这般想着,偷偷的转过头去瞄着娘亲,这一下子就跟一直盯着他看的唐安卿看对了眼。

被抓包了!小孩子腾地红了脸,就连那粉嫩嫩的耳垂都变得更红了!愣住了之后立马转过头去,刚才扭过头去的不是玉儿的。往下秃噜着,薄被盖住了小脑袋之后,这才停下来。在黑黑的被窝里,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两转,弱弱的叫了声娘,唐安卿没理他。

小孩子翻过身来,又吭哧吭哧的往下卷着自己的小身板,缩到唐安卿怀里,只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还有一双黑白分明的水润润的大眼睛。拽了拽唐安卿的衣襟,“娘~”软软的语尾带着撒娇的软糯的嗓音,含糖量十足。

“不生娘的气啦?你这才刚吃完午饭没多大会,怎么就想着再吃果果饼饼?娘记得午饭的时候玉儿就吃了小半碗的米饭吧,是不是就想着吃果果饼饼了?你啊——”这又不舍得骂自家小祖宗,唐安卿笑着弹了弹璞玉的额头,把他往上抱了抱,露出红彤彤的像苹果的脸蛋来,“就不怕闷着了?”

“玉儿好好吃饭饭了,玉儿吃了两块鸡肉、一个土豆饼、一勺菜菜、半碗汤汤…”小孩子极认真的伸出肥肥的小手指出来掰着认真的回想着自己中午吃的饭,巴拉巴拉的说出来。“嗯,还有一个蛋蛋!嗯!娘,玉儿很乖乖的吃饭了,对不对?”

哟,知道反驳娘的话啦!唐安卿拧了拧自家儿子的小鼻头,“是是,玉儿有很乖乖的吃饭了,娘错怪玉儿了!不过,现在还不能吃果果馅饼,等着玉儿睡醒了之后再吃好不好?明天娘给玉儿弄南瓜馅饼,前提是玉儿要乖乖的听话,做个好孩子。”

“玉儿知道!爹说玉儿要给弟弟做榜样的!玉儿是个乖孩子。”小孩子说完,闭上眼睛,颤了颤那长而翘的睫毛,抓着唐安卿的衣襟,乖乖的闭上眼睛准备睡觉觉了。唐安卿笑的温柔,正准备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包子悄无声息的从帘子外进来,正准备钻到薄被里睡个惬意的午觉的时候,唐安卿猛的睁开眼睛,瞧着他那毛绒绒的嘴巴旁边没擦干净的馅饼屑,明明笑得灿烂的像是三月的春花,却无端一股阴森森的冷感,仿佛那往日妩媚的细长的眼还闪过了一道凶光。

包子猛的倒吸了一口气,嘿嘿的干笑了两声往后退了两步,从璞玉那边钻到被窝里窝到璞玉的小脚丫边,不动了。自己明明应该在卿卿睡着了之后再进来的啊,失策啊失策,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不敢出声磨蹭着身下柔软厚实的长狐毛,取暖去了。

唐安卿倒是笑开了,也没再说她,这包子真是屡教不改,你说他,他左耳朵听了,右耳朵下一刻就被冒出来,也不知道这次拾掇出来的苹果馅饼还剩下多少,真真的该把他扔到空间里去。说道这空间,自己也是很久没进去过了,除了年夜那天进去陪了阿白一会,也不知道阿白在空间中怎么样了?这般想着,待会还是把包子扔进去两天陪着阿白去罢,毕竟这怎么说包子总得尽点做老大的责任呐。

这般想着,倒是闭上眼睛,搂着璞玉那软软的还带着奶香味的小身板睡过去了。

中间,唐白宇进来过一次,小心翼翼的掖了掖被角之后,看着半响这才掀开帘子出去了,临走的时候将那一碟子的苹果馅饼端走了放到碗柜里去了。

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唐安卿方才醒来。看着怀里的璞玉,还睡得正香,吧唧了两下小嘴,嘴角还有些晶莹的透明的液体,这孩子不会是做梦还梦到吃东西吧,真真成了个小吃货了,都是包子那家伙带坏了自家儿子。秉持着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儿子还是自家的好的原则,包子被华丽丽的迁怒了,以至于呆在空间里三天不管怎么一哭二闹三打滚都没被放出来,这倒是小小的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