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18 猛男出浴

马车加上驴车过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村子的东头,不过那楠木的大床让驴车拉着还有些艰难,不过一路上还是铿铿锵锵的过来了。

“卿卿啊,你看那边是不是你家那口子还有小玉?”秀云姐突然指着流过村东头的那条河的稍稍远一点的地方说道。

村子东头的那条河南北向蜿蜒着,河水一年四季都非常的清澈,村子里面的人一般都会到上游的地方挑水来,平日里洗衣服什么的都会在这条河的下游。这河里还有不少的鱼,平日里家里添个荤腥的,都是从这河水里抓捕出来的鱼。

唐安卿听了秀云姐的话,朝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男人抱着璞玉在河边‘散步’,便笑了笑,说道:“可能是玉儿在家里无聊了吧,咱们还是先回家吧,我待会再去找他们。”

马车在唐家门口停了下来,虎子从马车上跳下来,露出一口白牙,“唐大姐,到家了。”

唐安卿和秀云姐从马车上下来,过了几分钟驴车才姗姗而来,秀云姐别了刘青几眼,似乎是嫌弃他走的慢了,不过似乎是注意到唐安卿在看他们俩,秀云姐才停下来,不过趁着唐安卿不注意的时候,掐了刘青的腰一把。

虎子和刘青帮忙将大床搬进堂屋的卧室里面,秀云姐就帮着唐安卿将那些棉被什么的帮到屋子里,放到大床上,其他的一些东西都放到了厨房里面。顺便还将中午吃饭留下的碗筷什么的刷洗干净,分开之后准备待会的时候带回家。

“卿卿啊,我看着少的东西等到过两天集市的时候再去买吧,反正你也不着急用不是。”看着还有些空荡的堂屋,秀云姐朝着里屋铺床铺的唐安卿说道,“我赶紧催一催我们家那口子,先给你们打一张饭桌,四个凳子行不行?”

唐安卿将床铺铺好,扭过头来,“秀云姐,没事的,也不着急,我看那院子里面的石桌子就还能凑合着先用着,这田里的水稻该成熟了吧。”

“那怎么个不急呢,这稻子啊还得半个月呢,这不你这里也弄好了,我就先回家了啊,没事了来我家串门啊。”秀云姐说了声就拉着刘青回家去了。

“谢谢你们啊,秀云姐刘青哥。”唐安卿隔着窗户喊着。

虎子将马车上的最后一拨东西搬下来给放到厨房里,用碗从水缸里舀了一碗水,咕隆隆的喝下去,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唐大姐,我看着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我舅舅家去了啊。”

唐安卿一听虎子要走,就连忙喊着他,从空间中拿了些适合季节的从集市上也见过的水果出来,放到那个菜篮子里面,想了想又将包袱里面的那颗两百年的人参放在盒子里放到水果里面,用蓝布将篮子盖上,走出堂屋。

“虎子啊,你看这两天你一直帮姐忙,我也没啥好谢你的,这是些水果你带回去给大娘吃吧,算是我一点孝心,等下次有机会再去冀州的话,我就去看你们。你别跟姐客气,你要是不要我可就生气了啊。”看着虎子要推辞,唐安卿也不笑了,板着脸。

虎子也才将篮子接过来,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了头,“唐大姐,我收下还不行了吗?你可一定要来我家啊!唐大姐,我走了啊,你别送了。”

将篮子放到马车车厢里面,虎子摸了摸红枣,坐上马车,掉转头,朝唐安卿挥了挥手,一挥鞭子马车开始行驶了,唐安卿倚在门框上,看着虎子的马车慢慢的消失在村子的那条大路上,直到看不见了,唐安卿才收回视线…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从自己来到这里,虎子是第二个帮助过自己的人,这个单纯的少年,有着纯净的眼眸的少年,适合去拍牙膏广告的少年,无私帮助着自己的少年,热情的叫着自己唐大姐的少年,真的祝福你,好人有好报。

叹息了一声,唐安卿才回到堂屋里去,自己什么时候变得有些多愁伤感了呢,苦笑了一下。才继续整理着床铺,那原本的土坑是东西方向靠着最南边的墙壁,现在买来的大床就靠着原本的土坑南北向放着,靠着最西边的那堵墙。

先铺上一层竹席,然后还有一床褥子,铺上床单,再加上一床被子,就差不多了。

原本买的那些浅色的带着小花的布,唐安卿是打算做窗帘的,不过看看天也不早了,就打算留着明天再来收拾。

唐安卿从空间摘了些璞玉喜欢吃的樱桃出来,顺便还有一些荔枝,还有一些橙红色的柑橘,想想大概现在也正是柑橘成熟的季节,柑橘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增强抵抗力的。

顺便把正无聊着在树杈上打秋千的包子叫出来,包子一看到唐安卿就抓在唐安卿的怀里,说什么都不下来,唐安卿也知道他今天有些不高兴了,说了几句之后也任由包子去了。

“臭卿卿,死气我了,你竟然敢丢下本大王自己去玩啊。”边说还皱了皱小鼻子,湛蓝色的眼眸中充斥着四个字——老子不满!

“哟!我们包子大爷才出去外面没多久就学会耍小性子了啊!学的挺快的。那你今天就还在空间里呆着吧,本来晚上的时候还想着做又大又白的肉包子呢,还有瘦肉粥啊。可惜某人没有口福啊…包子大爷你说是不是啊?”唐安卿边说边偷瞄着包子的反应,这包子压根就是个小娃娃嘛…比玉儿还好哄。

包子一听差点口水就要流出来,也不装大爷了,满脸堆笑的看向唐安卿,“卿卿啊,我想吃,我们赶紧出去了。”湛蓝色的眼眸中充斥着三个字——我想吃!

“好啦,我们这就出去,玉儿还在河边呢。”唐安卿将那些水果拿了出去,顺便将某只留着口水的包子大爷也提溜了出去。

包子大爷也顺便在新铺的大床上滚了一圈,末了还嫌弃的皱了皱鼻子,“卿卿,这床好硬啊。你怎么不把空间中的被子拿出来呢?”

“得了吧你,包子你赶紧给我下来,我要去找玉儿了,跟上!”唐安卿兜着水果,将那些放到厨房的买的瓷盆里面,舀了些水放到瓷盆里,叫了一声包子。

将大门关上,一人一包子闲散的散步,沿着小河的方向,看了看,发现了璞玉的小身板,两人才往那方向走过去。

此时,夕阳西下,满天的红霞盈满了西边的半个天空,从这边看去家家户户炊烟滚滚,田地里也几乎没有人了,走在小河边,偶尔还会有丝丝的晚风吹过来,拂过脸颊,凉凉的,挺舒服的。

走了差不多五分钟,才看到璞玉在河边的草地上蹦蹦跳跳,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不过离得有些远并没有听清楚,包子先跑过去了,唐安卿还在疑惑男人去哪儿了?才看见那丢在河边的衣服,衣服?!那不就是说男人在洗澡了!天呐,就在这个时候,平静的河水突然泛起了涟漪,精壮的背部就那么赤裸裸的出现在唐安卿的眼前。

古铜色的肌肤,晶莹的水珠顺着那流畅的线条滑下来,从那黑色如墨般长发,到那有力的窄腰,然后…额然后天呐为毛水挡住了啊,唐安卿身体微微的前倾,紧张的握着拳头,就差一点就能看到了啊,生平第一次看到猛男出浴啊…

不过想想,那古铜色的肌肤,宽肩窄腰倒三角的完美身材啊,还有那隐隐约约看到的挺翘的臀部,哇咔咔唐安卿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陷入了对河水中男人身材的无限臆想中…

“看够了吗?”哇连声音都显得那么低沉有磁性啊,就像是细致的丝绸那般的丝滑…

哇卡,声音!唐安卿迅速的往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就绊倒在草地上,伸出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过五指是分开的,“那个,我不是故意要看你的,真的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真可惜,什么时候把衣服穿上的啊。

包子在一旁用爪子捂着嘴在笑…

一旁的璞玉走过来,扒拉着唐安卿的小腿,红嘟嘟的小嘴撅着,娘真坏,玉儿都等了好长时间了,娘才回来。“娘…我…饿…吃…桃”

唐安卿瞬间就把没有看到猛男身体的遗憾忘得一干二净,抱起她的宝贝儿子,亲了亲,“好了,玉儿,娘都给我们家宝贝准备好了,我们回家就吃好不好?”

招呼了一下包子,看了看还站在一旁的男人,“我说大叔,你伤都没有好,怎么就沾水了,你不知道这河水很凉啊,万一在感染了怎么办?我才不要再救你一会呢。”

说完,就抱着璞玉,包子照例是趴在唐安卿的肩膀上,一行人沿着河沿,往家走去了。

就这样错过了身后的男人黑色的眼眸中露出来的点点的温暖,还有那几乎看不太出来但是确实是上扬了几乎几毫米的嘴角。

刹,不现在已经是唐白宇了,默默的走在离他们娘俩一米远的地方,呼吸着乡村的新鲜的空气,还有那宁静的山村,一切看起来都和以前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