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68 萌宝小玉

()夜已经深了,一轮弯月高挂于天际之中,渺渺银汉两侧牵牛织女星熠熠生辉,星月皎洁。

沐浴完了,唐安卿便换了白色中衣,月白粉领绣兰花的小袄儿,雪青色长裙,半干的长发披散着,披了那件米白素面青花纹滚边的披肩,更显得整个人儿晶莹剔透。

唐白宇见她从浴室内出来,倒还是不放心的上前过来搀住唐安卿,蹙了蹙眉,“赶明儿还是让明宛过来伺候你吧。”想着卿卿这身子都已经五个多月了,渐渐的有些笨拙了,可这自己想着伺候着她沐浴,却是被拒绝了。想想也是自己孟浪了,可这自己有担忧着,生怕有什么不妥。

“我都说了没事了儿,麻烦明宛做什么。而且那庄子的事儿还有凤来阁都是她帮着照看着,再说家里多了个外人总是不适应的。”唐安卿一想到自己沐浴这段时间,阿宇一直站在浴室门外,倒也是不太好意思起来。这烧热水,放热水的事儿都是阿宇来做,本来自己倒是可以到空间中洗着温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特喜欢被阿宇宠着惯着的感觉,哎自己倒像是有些得寸进尺了。虽是这般想着,心里也是温暖着的,被心爱的人宠着惯着的感觉就像是一股暖流般,春风般温暖和煦呐。

唐白宇见她坚持也没说什么,心忖等过了些时间,还是让明宛过来吧。两个人进了屋,就看到自家儿子穿着鹅黄色的睡衣套拉着小棉拖鞋,蹲在碗柜前,一副贼兮兮的样子。看样子这小孩儿又想着吃那一点剩下来的苹果馅饼了。不过这时间没掌握好啊…

唐白宇右手握成拳虚掩在唇边咳嗽了一下,遮挡住那翘起来的嘴角。小孩子立马从碗柜里探出头来,嘴里还塞着一块馅饼,鼓鼓的像是那偷吃了的东西的仓鼠,手上还拿着一块,估摸是正准备往嘴里填的。眨巴着无辜单纯的大眼睛看着出现在堂屋门口的双亲,迅速的把手上的馅饼返回去,嚼吧嚼吧几下嘴里的馅饼快速的咽下去之后,乖乖的关了碗柜的门低着肥肥的小脑袋,小棉拖鞋来回在地上摩挲着,小手扯着鹅黄色的睡衣的下摆,俨然就是一个乖乖认错的乖宝宝。偷偷的抬起头来,泛着雾气的大眼睛看着自家娘亲,“呜呜...娘,玉儿知道错了...”

要不是那骨溜溜转到大眼睛,倒是让人相信了这孩子好好的认错了,唐安卿扯出一抹笑容来,这孩子吃准了自己不敢把他给怎么样了?和旁边的唐白宇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看来有这个想法的不止自己一个人啊,唐安卿这般想着招呼着认错态度似乎良好的璞玉过来,璞玉眼睛一亮,那泛着的雾气迅速的收了回去,屁颠颠的跑过来,速度之快都让唐安卿咂舌,这孩子到底是随了谁啊?

卧室

已是晚上,窗帘拉上了,放在书桌上的蜡烛也被点燃了,晕晕晃晃的光倒也是照着这卧室倒也算得上明亮,包子不在被唐安卿送到空间里吃喝玩乐去了。

唐安卿坐在贵妃椅上,脸上没带笑容的看着直直的站在自己面前的璞玉,从来没看过自家娘亲这般没带笑容的模样,吓得那小心肝一颤一颤的。再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对自家娘亲没用了,对着小手指,难道娘生自己的气了?再去看看爹爹,爹爹正拿着毛巾给娘擦头发,看都不看自己。

“玉儿,你说你知道错了?可知道错在哪儿?”尾音上翘中,这孩子看来不让他长长记性是不行了?说起来唐安卿也没怎么生气,她越是生气就会笑得越灿烂,挑着秀气的眉,可惜没有瑾哥那细长的桃花眼,不然挑了挑那细长的眼睛倒也是能唬唬人呐。

娘真生气了喵?小孩子搅着手指,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自家娘亲,馅饼陷还留在嘴角,刚洗完澡没多久被熏红的脸颊还是红红的,可爱的模样怎么看那叫一个萌字了得,唐安卿饶有兴趣的摩挲了下巴想听自家儿子怎么说。

“我…那个,”黑白分明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闭,颇有些大义凛然的样子挺了挺小胸脯,说道:“玉儿不该偷吃饼饼!”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着唐安卿的样子,“玉儿就吃了一块嘛。”另外一块玉儿还没来得及吃呢,娘和爹爹就进来了呀!

“偷吃一块也是吃了,还有呢?”唐白宇轻柔的擦着唐安卿的头发,眼带笑意的看着娘俩的互动。

“嗯?”璞玉皱了皱眉毛,肥嘟嘟的小脸都快挤到一块去了,娘问还有呢?玉儿就吃了一块饼饼嘛,还有什么错!臭包子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要是包子在的话,他就不会被娘骂了。要是去拿饼饼吃的话,包子肯定也会去的。呜呜,今天就只有玉儿一个人啊。可是玉儿真的不知道玉儿哪儿做错了嘛。想来想去没想出个所以然的小包子得出来个结论:果然是娘不喜欢玉儿了!赌气的噘着小嘴,气鼓鼓的看着唐安卿,瞪着水润润的眼睛控诉的看着坐在贵妃椅上的唐安卿,中午的时候娘还挠自己的小肚子,晚上就骂自己!哼!

这孩子还反过来生自己的气了,唐安卿勾了勾小手指,璞玉巴巴的跑过来,也不管刚才是怨娘亲不喜欢自己的。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唐安卿,仿佛身后还有小尾巴在晃动着。唐安卿伸出手指来弹了弹那光滑的额头。

“娘,疼!干嘛弹玉儿?!”小孩子捂住自己的额头,小嘴撅起来都能挂着香油瓶了。

“好啦,别跟娘装了,娘啊现在就跟你说说玉儿错在哪儿了?一呢就是玉儿在刷完牙牙之后还去偷吃饼饼,二呢玉儿本来就能让爹爹和娘逮着的,你啊去偷吃还让娘逮着,竟然连证据都没有销毁。”说着指了指小孩子嘴角留下来的苹果馅饼屑,“这三呢,玉儿吃自家的东西怎么叫偷吃,你要是想吃啊就应该挺着小胸脯拿出来吃。现在知道了吗?”晃着三根纤细的手指在自家儿子面前。

唐白宇擦拭着唐安卿墨色的发的手一顿,甚是觉得憋着笑意有些难受,不过他一贯在璞玉面前都是面瘫的模样,现在要是笑了那可就破功了,只好是忍着。然而眼中的笑意倒像是溢满似的。

小孩子张着小嘴巴,似乎不能太理解娘说的话,被娘亲晃得手指有些晕乎乎的,巴巴的做小鸡啄米状,忙不迭的点头。“玉儿知道了!”

唐安卿语重深长的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家儿子的小肩膀,“儿子啊你还小,有些道理太高深你还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不过知错就改就是个好孩子,那玉儿既然知道错了,本来该罚玉儿面壁思过的。不过念你是初犯,那就停了你明天的零食罢了。知道了吗?”

小孩子一听,垮了一张小脸,一向听话的乖宝宝还是不是很心甘情愿的点了点头。趴在软榻上,撅着个屁股对着唐安卿和唐白宇,不时哼唧上几声。

唐安卿强忍住笑意,看自家儿子这样撅着小屁屁也是挺有喜感的。“对了,阿宇下午的时候秀云姐过来跟我说,打算明天到二贵婶子那去看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我答应了,本就答应了虎子去看看虎子他娘的,况且明天倒还可以顺路到福广叔家看看。”福广叔一家在前天,就包袱款款的到镇上去了,他们的院子本来是托别人照看着的,也不是很放心。这过完了年也该去看看,打扫下就该入住了,毕竟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的。不过倒是那房子离二贵婶子家倒也不远,就隔了两条街,近些倒还可以互相照应着。

当时走的时候,江浩宇小朋友依依不舍得拉着璞玉说了好久的话,还把人家最喜欢的木剑送给了璞玉,那木剑雕刻的倒也算是精细,上面还缀了红缨子。小孩子拿着在院子里玩了会,就把那木剑放到他的小宝箱里,准备留给弟弟玩了,可怜了人家的一片苦心呐。

“嗯。”唐白宇放下来唐安卿的干的差不过的如墨般的长发,“头发干了。”

“玉儿,你要不要一起去啊?明天你就可以和浩宇哥哥一块玩了,对了还有朔朔哥哥。”璞玉扭吧扭吧了两下屁股哼唧了两声,唐安卿忍不住黑线,你这倒霉孩子是傲娇了么!走过去拍了拍傲娇璞玉的小屁股,“怎么不愿意去?那就算了啊—”拉长声音。

小孩子连忙的抬起头来,急巴巴的拽着唐安卿的衣襟,“玉儿要去,要去,要去…”无限循环中…扭屁股,嚼嘴巴,鼓脸颊,眨眼睛。萌势大开,让唐安卿忍不住冒出一大堆的粉红泡泡,忍不住的抱住自家儿子亲亲揉揉。“当然要让玉儿去啊,我们家乖乖玉儿怎么就这么可爱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