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87 过渡过渡

()一件红色穿花百蝶蜀棉短袄,露出里面桃红色绣着五毒的小衣,下身一件和短袄同色的绸缎撒花裤子,腰间还有一根红色丝涤系着一个金的小铃铛,他一动就叮叮当当的。头发在头顶上用几颗红色的珍珠攒起来。这一个红团子陪着那带着婴儿肥的肥嘟嘟的俊俏的小脸,那着实像着一个小姑娘,唐安卿看着自家儿子的装束,在心里安慰着自家宝贝儿子还小,真的是还小。在以前这样年龄的孩子还在托儿所里尿床流鼻涕呢,自己儿子着实是相当的可爱的多了。

唐安卿戳了戳背对着自己的璞玉的肩膀,凑过去。“玉儿,你说这一晚上你都数几回了?这些东西它们有跑不了,你就好好收着也没有人跟你抢啊。”这孩子从晚上吃了长寿面之后,不应该是从中午的时候收了众人送的生日礼物开始,就一直乐淘淘的守着他的礼物,就连下午都没有嚷着让林睿带着他去到镇上去看热闹,那恨不得把他的小宝箱随身带着装到兜子的样子,让唐安卿忍不住的想到了西方故事里那守着亮晶晶宝石的守财龙。忍不住的想要抚着额头苦叹一声,这孩子到底是跟谁学的啊?吃过了晚饭,乐淘淘的一屁屁的坐在铺着厚厚一层猩猩毡上,就开始掏弄着自己的生日礼物,时不时的发出那种嘻嘻哈哈呵呵的怪异的笑声,就连一直都很淡定的自家爹爹都忍不住的往他那边瞅了两眼,确定璞玉没事儿之后,然后继续淡定的喝了盏茶,顺便端给了唐安卿一杯,淡定的翻看着手中的书,那散发着淡淡的墨香的书本与那边对着一堆金灿灿银光光的东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安卿总觉得自家儿子今个是抽了,虽然这么说自家宝贝儿子有点过分。不过璞玉那孩子兴奋了都快一个时辰了,唐安卿嘴角不知道抽了几回,还是忍不住的戳了戳自家儿子的小肩膀,试图将自家儿子的注意力抓回那么一点点来到别的事情了。

“娘~~玉儿好高兴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那些亮晶晶亮闪闪时间久了的原因,唐安卿顿时觉得自家儿子的眼神比平时卖萌的时候亮了许多,差点闪瞎自个的钛合金狗眼。璞玉蹭啊蹭的蹭到唐安卿面前,顺便一些蹭过来的还有那一堆亮晶晶的珍珠宝石之类的东西,唐安卿真的觉得自己好想将自己的眼睛蒙上,这倒霉孩子是想闪瞎亲亲娘亲的眼睛么?“娘,看!”迅速的将那一堆的彩色的珍珠划拉成两部分,指着其中的一堆说道:“这是玉儿的,”然后指着那另外一堆说道:“这是给弟弟的,嘻嘻。”

“那怎么没有给娘的呀?难道玉儿都不知道孝顺娘了,啊呀娘真是好可怜啊。”唐安卿扯过来自己的帕子遮住了脸,口气中带了那么点可怜兮兮。小孩子眨巴了两下无辜的大眼睛,“玉儿的都是娘的啊!”

瞧瞧这孩子多孝顺啊!被自家白嫩嫩的儿子的童言软语哄得心花怒放的唐安卿狠狠的吧唧了自家儿子一下,还是自家儿子好啊。“玉儿真乖,好了你已经玩了一个多时辰了,乖咱们洗白白去睡觉觉好不好?你不是说明天要和火火一起去找白鹭玩么?你看人家火火和包子都睡了,作为一个乖宝宝是不是应该洗白白睡了,嗯?”

小孩子顺着自家娘亲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在柔软的大床上,一个白毛球和一个红毛球蜷缩在一起相亲相爱的相互取暖着睡得正香,小狐狸那火红色的蓬松松的大尾巴蜷着自己和包子,就连耳朵都套拉了下去。小鼻头动了动,倒是真的睡得香甜极了。璞玉转头看着自家笑的格外温柔的娘亲,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利落的收拾了起来自己的小宝箱,才发觉东西实在是有点多,原来那小宝箱装不下去了。屁颠屁颠的跑到自家爹爹那边,扭吧着肥肥的小屁屁力图吸引自家爹爹的注意力,等到唐白宇抬眼看他的时候,小孩子指了指自己的小箱子,然后小胖手又指了指那一大堆堆在外面的小玩意,然后眨巴着如同水润润的葡萄一般的大眼睛,摇着小屁屁,看到自家爹爹微微那么一点点点了头之后,欢呼一声:“爹爹嘴好了!玉儿去洗白白喽~”

唐安卿眼角抽了抽,她果然是看懂了自家孩子和阿宇演的一场默剧,好吧其实是自家孩子的表情太丰富了些。又目送璞玉蹦蹦跳跳和牵着唐白宇的手离开,哀叹了句什么时候爷俩的默契这么好了,然后摇了摇头之后看着那一堆堆的东西又犯了难,自家儿子现在也是个小富翁一个了吧。回头又看了看缩成团儿睡得正香的两只,嘴角勾了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三月间,凉风习习,枝头叶片儿翻飞舞动,院子里的喇叭花和野兰花开的正浓,空气里到处是淡淡的清香。

唐安卿的肚子仿佛是吹皮球似地,迅速的鼓了起来,将近八个月的肚子像个球似的,白玉般的脸上少了些圆润,精神还是不错的。躺在院子里阴凉处放置的藤椅上,看着院门边那种上的从空间里移栽出来的山上的水晶凌的野葡萄枝藤,浇了些空间水长势越发的喜人了。准备过几天打个葡萄架,再放上一个石桌石凳的,不失惬意呢。

后院的地翻整了之后,种上了不少应季的蔬菜和瓜果,现在也是郁郁葱葱,绿意盈盈的长势倒是喜人。还从空间中移栽了两株小些的樱桃树出来栽种在厨屋前那片迎着朝阳的地界,还有几株别的果树,有两株石榴栽种在堂屋门前;一株水梨树栽种在后院靠墙的地方。本来院子里就有两颗柳树、一颗柿子树,还有两颗榕树,这样子下来等着树长成了到会郁郁葱葱了。每逢夏秋的时候阴凉的地方就过了起来,院子里也会凉快一些。

有一件喜事值得一提的是,虎子和秋桐定亲了,等到秋天秋桐及笄之后,虎子便将秋桐迎娶回家去。虎子家住的宅子也是张昊帮着找的,这定然是不会亏了虎子和秋桐去。那虽是栋一进的宅子,但是堂屋客房厨房样样俱全,而且院子不算小,离二贵叔家就离了三条街,也算的上近了。也不知道淑芬是怎么说服二贵叔的,他们母子很快的就搬了过去,而且虎子也是跟着张昊做事。那日,淑芬还过来特意道了谢,并带来了几件自己亲手做的小衣裳,唐安卿看着做工精致比自己做的都要好上几分,当下也道了谢。这件事,也算的上唐安卿做的媒,他们俩郎有情妹有意的,也算得上不错的姻缘了。

昨日白鹭喜颠颠的过来邀功,说那些个东西收拾好了。按着唐安卿的说话,在庄子后面依山的势高处修了一座水塔和一架水车,另外又专门打了了水井,挖好管道,管道是好不容易从高炉里面冶炼出来的合金铜管,外面裹上厚厚的棉花,然后再在棉花外面扎上一层粗油纸,充作地下水管道,并且接了两条不同的管道,一条地下水管,一条温泉水管。

至于那些个水龙头,则是采用的玉石雕刻,即便是能工巧匠,这数十件的里头也不过挑出一件能与玉石水管螺纹紧密宁死的。至于那些个从新挖的水井流入到水管里的地下水,一来水井挖的比较深,二来唐安卿也不太放心那些地下水,便是寻了最简单的竹炭过滤的法子来,这才放了点心。

本来还想着弄出来那沼气来发热发电的,可惜这技术自己也不懂,郁卒了半天也就放弃了。不过好在看着那水龙头还有抽水马桶,唐安卿的郁卒才松了些。那些个抽水马桶是瓷质的,看起来倒也是干净爽洁的。至于那污水,不得已又装了一条管道,将庄子里排出来的污水顺着管道到了离庄子有二里地的一条奔腾的大河里,随着那奔腾的河水顺流而下了。而且排水的地方也选好了,河水的下游并没有人家取水用,再过个几百里那河水便会汇入另一条主流,这污水也不会污了其他人去。

唐安卿一想到昨个白鹭过来那全心全眼中全是流着的白花花的银子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担心起来自家儿子以后会不会这么个样子?想了想,这个可能还真是不小,虽说不在意璞玉做什么,但是也绝对不能是白鹭这个抽抽成习惯的样子,当下便决定让自家儿子离白鹭远一些,那是恨不得在自家院子门外挂上个牌子,上书:贼与白鹭不得入内!以儆效尤!

唐白宇坐在一边,挑了快切好的杨桃放到唐安卿的嘴边,眼中含着笑意,“想什么呢,还带咬牙切齿的。”

唐安卿狠狠的咬了一口,秀挺的眉毛一挑,一字一字蹦出来,“想-某-个-老-不-休!”还特意的在‘老’字上面加重了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