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89 生了生了

古代言情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湖水色澄碧,堤柳夹岸,莲荷叠翠,宁榭点缀其间,鸢飞鱼跃,荷花满塘。岸边杨柳荫浓,南面假山倒映湖中,远山近水与晴空融为一色,犹如一幅巨大的彩色画卷,风景怡人。

青翠欲滴的竹海里传来几声嬉闹声,透过那几百竿青竹看去,可不是唐安卿一家子人。肚子越发的大了之后,林嬷嬷担忧的几乎夜不能寐,整日的想着劝说唐安卿到庄子里来。那些个大夫还有很有经验的老妈子几乎是每隔上几天都去诊脉照顾着,即使是这样子林嬷嬷也就是担忧。不过等着司徒瑾,二话不说打包了就把唐安卿一家子带了。

在庄子里倒也是清闲的很,每日好不容易磨着越来越不淡定的管家公唐白宇到外面走动走动,说着这样子对宝宝好,而且有利于生产。越来越啰嗦的唐白宇这才答应着,一步不离的看着,生怕是出一点的问题。肚子越发的圆润了,挺着就像是个球似地。庄子里的奴仆下人做都翼翼的,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是惊着了小小少爷。就连小孩子都懂事的娘要生小dd了,的声音都小了下来,小狐狸也是每次看到唐安卿的时候,也不说跳上来了。每次都是瞪着溜圆的水灵灵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那小模样别提多可爱了。

前儿响晴,昨儿一早却淅淅沥沥下起了绵绵的春雨,晶莹如泪,以润如酥。那桃花,却映着淡淡的翠绿,越发红了,点点的雨珠落在花瓣上,悄然滑过,如水洗一般,更见娇嫩。唐安卿捻起了一块芙蓉糕填进嘴里,看着湖上的睡莲绽放宛如水上凌波仙子,那些个碧绿的荷叶静静的悬浮在碧绿的水面上,天水一色倒也是美景如画。

“阿宇一大早的玉儿又跑到哪儿去玩了?自从瑾哥来了之后,这孩子越发的调皮了。昨儿晚上带着灰灰差点把路过的下人给吓着了,准不成是瑾哥给他出的鬼主意。哼,真是越发的不让我这个做娘的省心了。看这几天林姨明里暗里说的都是让我劝劝瑾哥,赶紧找了娶了好给他们司徒家开枝散叶的,这事儿哪儿是我管的,我要是跟瑾哥一说,他保不管的会说把咱们家抱养,我看啊瑾哥也不是没这个意思。”丫鬟婆子们都远远的伺候着,也不上前。何况唐安卿声音也不大,这话才没被外人听了去,不然这温文尔雅秀外慧中蕙质兰心这些个词哪儿能用来形容自家大啊。不过这些丫鬟婆子们都是司徒家的家生子不然也是个顶个的被调教好的,那些不该有的心思绝对不敢有。不过这些个丫鬟婆子在庄子里月钱也多,主子脾气也好,逢年过节的也有红包,出去了也算是小有钱财。再者说了他们这一家子的性命可都在主子手里攥着呢,心里也不会不敢生出腌攒子事儿来,自是尽心尽力的伺候着,主子高兴了做下人的日子也跟着好过不是。

唐白宇蹙了蹙眉没说,只是剥了荔枝的壳等着唐安卿歇嘴不的时候喂给她吃。这荔枝名叫三月红,因为是在农历三月下旬成熟才有了这么个名字。是司徒瑾让人快马加鞭从广洲一带送的,味酸带甜。唐安卿吃了,将那果核扔到湖面上去,泛起点点的涟漪。偶尔看着附近有各色各样的五彩的鱼游过,嬉闹着,倒也是挺有趣的。

“小玉和司徒到池塘钓鱼去了,你啊别想这么多司徒的事儿让他去操心,咱们家的孩子是姓唐的,放在跟前养着才是正理。卿卿啊,你点,别把胳膊伸出去了。”唐白宇连忙顺着毛,务必是让自家小娘子心顺畅了,看她把胳膊伸出的样子,也顾不得手中刚剥了一般的荔枝了,蹙着眉把她翼翼的过圆滚滚的腹部揽。“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些…”

话还没说完柔和的俊脸就被一双手拉扯住了,“阿宇啊,要不是熟悉你的气味,我还以为你被人掉包了呢。你要是再啰嗦啊都快成老妈子了,想当初你可是两天都憋不出来一个字的呀。”双眼弯成了月牙状,手上也没使劲,只是头一开始的时候男人有些僵硬,到后来眼睛柔和着随唐安卿去了,仿佛那双弄怪的手拉扯的不是的脸般的。倒是让唐安卿有些不大好意思了,呵呵了两声放开了那作怪的手,拿起来刚才吃的荔枝想往嘴里填。

荔枝还没有送到嘴边,突然脸上的笑意就凝结,脸色发白,额上冒汗。

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她的唐白宇立马了她的变化,顿时慌张的搀着唐安卿的肩膀,“卿卿,你了?哪儿难受,是不是要生了?”声音中带着焦急还有些颤抖。

唐安卿扶着他的手臂撑着,就是刚才一阵奇异的波动从腹中传来,唐安卿一震,赶紧放开神识探处的小腹处。与此同时,强烈的想要出来的欲望通过神识传递给她,这才脸色顿时就变了。“阿宇,我怕是要生了。”登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腹痛传来,疼的她脸色煞白,额头上的冷汗涔涔顺着白玉的脸庞往下滑。

话还没有说完,唐白宇便是脸变得煞白,顿觉得眼前有些发黑,顾不得起来翼翼的稳妥的抱着唐安卿,踏着轻功,暗自咬着嘴唇,精神才俱全了。“卿卿……你先忍……着点啊……”不是气喘,只是觉得连话说出来都非常困难。

跟着的丫鬟婆子们眼色都是极好的,听着这边的动静的时候就赶紧去叫人了,然后慌乱但是有序的跟着一路小跑。那些个生产用的都是事先准备妥当的,等唐白宇回到院里的时候,吼候着的丫鬟婆子们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准备了,两个极有经验的接生婆子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夫是司徒瑾特意派来的女医师,这几天都是时刻准备着,精神上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唐白宇将唐安卿放在床上,看着她脸色煞白,止不住的心疼,个脸上的冷汗一滴滴的往外冒,平日的冷静自持都不到哪儿去了,这下子只是抓着唐安卿的手不该办才好?

唐安卿吸了一大口气,慢慢的放松让身体里的灵力运转了一圈,脸色稍好一些,看到接生婆站在身后一脸的焦急,再看看唐白宇,“阿宇,你还是出去吧,啊。”

那两个稳婆一听唐安卿开口,忙不迭的说道是啊,男人家的在这里碍事,还是请大爷出去吧,好让婆子们看看的情况。”

“使得使得,大爷在这儿还影响的情绪,还是出去好些。”

还是外面的司徒瑾示意女医生,点了唐白宇的穴道,这才拖了唐白宇出去,这才他的后背全湿了,冷汗淋淋的。司徒瑾招呼着小厮扶着他到旁边去,阴沉的脸色这些好些,看在你这么心疼玥儿的份上,这次就先饶过你,看着玥儿的日子近了,还带着她出去,哼

主房内

唐安卿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一个稳婆拿着切好的参片放到她的嘴里,一盆一盆的热水被端了进来。

“产道还没开,先省着点力气,放慢呼吸,慢慢的吸气,呼气。”

唐安卿苍白的攥着床单的手渐渐的放轻松下来,听了稳婆的话一边的呼吸着,一面试图想要跟肚子里想要挤出来的宝宝联系着,腹痛一阵阵的断断续续的传来,猛的啊了一声

“,产道已经开了,赶紧再使一把力啊………”

产房里,众人有条不紊的忙来忙去,林嬷嬷手里攥着佛珠跪在外间,一个劲的念着上天保佑保佑的话,手也不住的颤抖着。产房外面,司徒瑾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这时候倒是有点羡慕被点晕都听不见的唐白宇了,恨恨的想了一声又开始担心起屋子里的唐安卿去了。

璞玉被林睿小跑着背,小孩子从他背上滑下来,迈着小短腿就往产房里跑,站在房间外面的丫鬟婆子赶紧的拦住,“小少爷,别往里面进啊。”

司徒瑾把他抱,捏了捏他的小脸,“乖乖的跟着舅舅在外面等着。”

璞玉黑如水晶葡萄的眼睛早就蒙了一层水雾,这下子又听到唐安卿一声凄厉的喊声,哇的一声大哭出来,“娘——玉儿要娘——娘疼——”金豆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在司徒瑾的怀里挣扎着,小手握成拳头敲打着司徒瑾,呼啦的眼泪鼻涕拳头全都招呼在司徒瑾的身上。“放开啊——娘——”

这下子大哭差点就岔了气去,司徒瑾心想也不枉玥儿和我疼了你一场,也不管就任他打着哭着,顺便转移着的注意力,攥着小孩子的手握紧。

包子挠着地,要不是他觉得卿卿安好,听着那凄惨的声音自个都恨不得找快豆腐块撞昏了。

就在这时候,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们只觉得院子里一阵舒畅通泰的暖流流过,那些个树木竟是显得越发的青翠欲滴,天空如霁般。正觉得好奇之时,屋里传来一阵嘹亮的婴孩的哭声,紧接着就是婆子报喜的声音,“恭喜,贺喜,是个小少爷”

如有处置不当之处请来信告之,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给您带来不带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