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93 隆重洗三

193 隆重洗三

洗三的当天,阳光明媚,初夏的风倒也是凉爽,一派的绿意盎然。

洗三的当天早晨,庄子里便派人去接秀云一家子还有广叔一家子还有二贵婶子一家子的,本来是要请福广叔一家子过来的,但是湘竹要到了生产的日子,家里的人也不放心她出来,而且离了人也不放心,只是将添盆的东西让二贵婶子捎带过来,随了个意思。

按照风俗洗三基本上是午后才开始的,客人不多便是来了,男人们是唐白宇陪着大家在庄子里玩玩,女客们都是到唐安卿这边来看看刚出生的二宝。洗三的时候,请的都是近亲来贺,多送的是些油糕、桂花缸炉、破边缸炉、鸡蛋、红糖等食品或者送些小孩所用的衣服、鞋、袜等作为礼品。淑芬姑姑送的便是给二宝用的一整套的小衣服,两家的关系也因为虎子和秋桐的婚事更加近了一些,算起来淑芬姑姑和林嬷嬷还是亲家呢。秀云姐送的便是村里的其他人家送来的鸡蛋,还有她自个做的油糕之类的。广婶和二贵婶子送的差不多,都是些红糕鸡蛋再加上给宝宝的小衣服。

“卿卿啊,宝宝起名字了没有?”秀云姐爱不释手的抱着睡着的二宝,问着。

“大名叫唐瑄玉,小名叫二宝。我们平时都是,无,错, M.二宝二宝的叫,这小家伙脾气大着呢,要不是他睡着,你想抱他都不行。”唐安卿对自家二宝的脾气秉性可是有了相当的了解,醒着的时候除了她之外,只能让阿宇和璞玉抱抱,玩玩。其他的人只要是抱着便是干嚎,对就是干嚎,只打雷不下雨的那种。那些个奶娘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才被发了几个月的月钱辞退了。睡着的时候还好一些,但是也只能抱那么一会,要是不是熟悉的气味,便是开始哼唧起来。看,这不是秀云姐还没有抱上一会,怀里的二宝便是挥着小拳头,这是要醒了。“秀云姐,把二宝给我吧,他这是要醒了。这小家伙声音可是大的很,就是在门外都能听得清楚。”唐安卿接过来开始哼唧的二宝,抱着轻柔的晃了晃二宝才又安分下来,蹬了蹬小腿又香甜的睡过去了。

“声音大那好啊,看着这娃娃白胖的,一看就是个结实的。”

“那可不是,看着这娃娃白胖的,跟个年画里的仙童似地,一看就知道是个有福气的。”

“是啊,我娘说的对,而且哪里像我当初生朔朔的时候皱的跟个猴似地,哪儿像这样精致的呐。看那胎发长得这么茂盛,看着就聪慧呢。长大了肯定跟他哥哥似地,可爱讨人喜欢呐。”

“可不是,这孩子眉眼将像卿卿,长大了可不得迷倒多少姑娘呢。”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几乎是夸的这孩子天上有地下无的,什么聪慧俊俏啊之类的好听的话不要钱似地往外冒,尤其是顺子媳妇,那张嘴可真是会说道,偏生人家说的你又觉得舒服,这就是人家的本事了。

过了会,春雨便来请几位到前厅里用餐,因为是洗三基本是午后便开始,所以中午的时候宴席开始的便比较早,生怕是错过了洗三的吉时。这来参加洗三的客人,便是要佩戴着葱和钱的,寓意着宝宝聪慧和进财,都是这么个规矩,所以大家也没有膈应。尽管这带着大葱在身上还真是有点…

收生婆婆本应该坐在主席上,但也是有这么规矩,便让那收生婆婆独坐了一桌。这主食便是面条,也就是俗称的‘洗三面’。这不过是走了个形式,大家也是知道便是匆匆的吃过饭,生怕是错过了这洗三的吉时。

饭后吉时到了,这洗三礼就开始了。首先是在产房外厅正面设上香案,供奉碧霞元君、琼霄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香炉里盛着小米,当香灰插香用。蜡扦上插一对“小双包”(祭祀时专用的羊油小红蜡),下边压着黄钱、元宝、千张等全份敬神钱粮。而那供着的‘炕公、炕母’的神像,均用三碗至五碗桂花缸炉或油糕作为供品。

祭祀完了之后,便有林嬷嬷将将盛有以槐条、艾叶熬成汤的铜盆以及一切礼仪用品均摆在炕上。这时,“洗三”的序幕就拉开了。

在场的辈分最高的便是老太太了,往里面添了一个长命锁,其他的人也开始依次添置东西。而放些桂元、荔枝、红枣、花生、栗子之类的喜果都是图个吉利,基本上大家都是添置了些长命锁、几把铜钱。放的最好的便是林嬷嬷了,自然是舅舅友情赞助再加上嬷嬷自己的添置,便是一整套的金镶玉的长命锁、项圈类的东西,看的其他的人纷纷的赞叹。

收生姥姥有套固定的祝词,你添什么,她说什么。假如你添清水,她说“长流水,聪明灵俐”;你添些枣儿、桂元、栗子之类的喜果,她便说:“早儿立子连生贵子;桂元,桂元,连中三元。”就是图个吉利,大家听着也高兴。

等着大家添置结束了,收生姥姥才会给婴儿洗洗。收生姥姥看着那半盆的长命锁还有那套金镶玉的项圈大把的铜钱,心里极是高兴,毕竟这些个东西洗三之后可是属于她的,不高兴才怪呢。

“添盆”后,收生姥姥便拿起棒槌往盆里一搅,说道:“一搅两搅连三搅,哥哥领着弟弟跑。七十儿、八十儿、歪毛儿、淘气儿,唏哩呼噜都来啦”等着将东西差不多都搅拌到,这才开始给宝宝洗。

因为二宝醒了,见不着唐安卿便开始大哭起来,那声音可是倍儿响亮,因为之前收生姥姥收了林嬷嬷的暗示,这说的话倒是清晰利落多了,比平时的那些洗三要快上不少。一边洗,一边念叨祝词,什么“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做知州”。还有些别的花样,最后用小镜子往婴儿屁股上一照,说:“用宝镜,照照腚,白天拉屎黑下净”。最有趣的是,把几朵纸制的石榴花往烘笼儿里一筛,说道:“栀子花、***、桃、杏、玫瑰、晚香玉、花瘢豆疹稀稀拉拉儿的……”

最后由林嬷嬷把娘娘码儿、敬神钱粮连同香根一起请下,送至院中焚化。收生姥姥用铜筷子夹着“炕公、炕母”的神码一焚,说道:“炕公、炕母本姓李,大人孩子交给你;多送男,少送女。”然后,把灰用红纸一包,压在炕席底下,说是让他永远守在炕头,保佑大人孩子平平安安。

随后,即向林嬷嬷请安“道喜”,为的是讨几个赏钱。林嬷嬷也不小气,赏了不少的值钱的东西给收生姥姥。这下子收生姥姥一直说几句吉祥话,心里美的不行,这庄子上的人果然是富贵的,这赏钱给的比这方圆的几家大户人家给的都要爽快大方,便是又念了佛祖保佑,收了那些个添盆的东西,欢欢喜喜的由下人带下去了。

哭个不停的二宝早就被爹爹抱着寻娘亲去了,唐安卿心疼的抱过来亲亲哄哄,二宝往唐安卿的衣服上拱了拱,想来是饿了。唐安卿抬头看了眼唐白宇,还有些不太好意思。好在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彼此间的默契是有没错,但是还是没有过肌肤之亲这袒胸露乳还是相当的不自在。唐白宇细细的嘱咐了几句,便领着跟过来哄弟弟的璞玉出去了。

过了会,秋桐领着秀云姐过来,房间里有只有两个人(二宝吃奶吃的正香可以忽略),秀云姐就放的开说话。羡慕的看了看怀里白胖的二宝,开始跟唐安卿说些家常话。“卿卿啊,你可不知道你们一家子不在村里的这段时间,倒是有不少人的说道过。听说你生产了,那些个鸡蛋都送到我家去了,这不那些都是给捎带过来的。我可真是羡慕你啊,又添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

“瑞瑞都这般大了,你和青子哥怎么就不想着添个?羡慕我作甚啊,还是得让青子哥努力才行啊。”这时候哪有什么计划生育,生的多那叫开枝散叶那叫光宗耀祖,在这儿这么久反而能够适应了,听了秀云姐这话便是打趣了起来。

秀云姐罕见的脸红了一下,便是作势要拧上唐安卿的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你这妮子说话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哇,要不是看在我这白白胖胖的大侄子的份上我才饶不了你呢。照你这样子,只得出了月子才能回去了吧。哎,照这么说你家那牛羊鸡的我还不得辛辛苦苦照料一个月啊,你可得给我辛苦费啊。”心里叹了一下,没卿卿在的,也找不着个聊的开的,几天没见倒是还想念的,不过这话秀云姐并没打算让唐安卿知道,这妮子要是知道还不得怎么蹬鼻子上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