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206 修桥风波

206 修桥风波

“这桥之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下了一会雨就坏了?”

“那桥也有一十二年了,早该修修了。我看是那边的大河涨水了,搞得咱们这边小河也涨水啦”

“老五说的是啊最近几天下了好几场大雨水涨得厉害啊,就算是梨木的桥也不行了现在课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再修桥啊又不是没修过咱村里到外面就这么一条道可走啊我看啊等水退下去再修吧”

“……”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逐渐把话题说道该怎么修桥的事儿上了,唐安卿抱着二宝哼唧的二宝哄了哄,正准备回去了。就听到一个熟悉了那么一点点的声音,“我看啊不是桥不结实的问题,那些马车来来往往的可不就压着么?”这说话的声音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大又有那么一点尖锐呢?

唐安卿一只脚都要跨进门去了,听到这话的时候往说话的人那边瞄了一眼,是她啊勾起粉色的唇瓣,低声的对张望的秀云姐说道:“秀云姐听到了没?嫌弃人家的马车呢,我不掺和了回家吃饭去了。”

秀云姐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点了点头。“行你回去吧,待会有什么事情我再跟你说,别吓着可爱的二宝喽”

唐安卿笑着点了点头转身会家了,轻巧的把门关上。掩去眼中的讽刺,庄子里来的马车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有半个月了吧,这事儿还真是能扯到她头上来真是…低下头来点点二宝肥嘟嘟的脸蛋,二宝正睁着黑珍珠似的眼睛看着自家娘亲,“哟还是我们家二宝可爱哦,我们去看爹爹做好饭了没有?娘亲饿了。”

门外的秀云笑着跟旁边的凤莲说了几句话,下意识的瞄了旁边跟二婶子说话的芳容一眼,暗地里撇了撇嘴。凤莲顺着秀云的视线瞟了一眼,拉了拉秀云的袖子,小声的说道:“秀云,那个芳容跟卿卿是不是有点不对付啊?”

“哪有的事儿?卿卿前段时间哪出过门?是不是因为上次二宝满月的事儿?”说起来也是,卿卿前段时间怀着二宝的时候根本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之后坐月子也没在家,跟芳容也没什么来往啊,这怎么觉得芳容就是在找卿卿的茬啊!

“我觉得也是,卿卿刚才是生气了?也是,瞧着说话怎么就这么不着调呢。”凤莲也想的跟秀云想的差不多,想着刚才唐安卿抱着二宝回去了,想着是不是听了芳容刚才的话生气了!这才这么随口一问。

“秀云嫂子、风莲嫂子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说的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芳容笑着走过来说道,其他的几个人都转过头过来看。秀云完全没什么被抓包的感觉,笑道:“我和你凤莲嫂子再说是石桥结实还是木桥结实?这不大家都想着修木桥,我就和你风莲嫂子嘀咕两句石桥的事儿。哪有什么高兴地,这桥塌了我们大家都担忧着呢,哪有什么心情高兴?芳容你说是不是?”

芳容的脸变得讪讪的,点了点头。“这可不是大家都担忧呢,咦怎么没见到卿卿?我刚才还看到她呢,这桥塌了,村里的人可都有份呐,大家可都在这儿呢。”

“二宝那小家伙饿了,卿卿就抱着他回去吃奶了。她也是担心呢,这不是听了声音抱着二宝就出来了。回去的时候还跟我说待会跟她说说桥的事儿呢。不过这桥的事儿还得男人们商量商量,我们女人们哪还能说什么,是不是凤莲啊?”秀云姐笑着回过去,拉住一旁有些尴尬的凤莲说道。这时候广叔跟几个差不多年纪的人商量了一遍,也没什么具体的结果,就先等着水位退下去再说。

“都散了吧,该回家做饭做法的,带孩子的带孩子去。吃过饭,全村里的男人都到场里聚聚,说说修桥的事啊。散了散了”广叔摆摆手,一个人抽着烟斗背着手回家去了。其他的人见状也没再说什么,相互之间说几句话该走的都走了。

秀云让刘青先带着瑞瑞回家去,她自个还得跟卿卿说说,转身进了唐家。芳容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唐家门前顺着院墙爬出来的葡萄藤,上面结着的紫灵灵的葡萄怎么看怎么招人眼

饭桌上

“唐小玉,小心点袖子别沾着汤了。”唐安卿把璞玉放在摇篮车里推出来放在方桌旁边,拿了小熊布偶给他撕着玩。璞玉拿着他的小汤匙正在花果缠枝图案的蓝花瓷盆搅着,专门跳出来绿色和红色的珍珠丸子吃,听了唐安卿的话可爱的吐了吐小舌头,乖乖的把勺子里的两颗珍珠丸子放到唐安卿的碗里,“娘吃,可好吃了爹爹做的真好吃,跟娘做的一样一样的。”然后又舀出来一勺子的丸子放到唐白宇的碗里,“爹爹也吃”

用鸡汤煨了擀的筋道的面条,配上开胃的酸辣鲜蔬丝,并配上切成丁的红萝卜肉丁。唐安卿吃了一小碗,配上一碗珍珠丸子汤,吃的开怀。璞玉脸塞的鼓鼓的,跟个冬天存食的小松鼠似的。包子吸溜吸溜着面条吸溜的欢快,小狐狸拿着毛茸茸的小脑袋磨蹭着唐白宇的脚腕,奇怪的是它对唐白宇也不排斥,加上家里里做饭的基本上都是唐白宇,聪明的小狐狸看的出来自己最大的衣食父母是谁,一点都不害怕男主人的寒冰毅然决然的抱上了男主人的大腿。唐白宇面无表情的从自己的碗里夹了个红色的珍珠丸子放到小狐狸的碟子里,小狐狸甩了甩蓬松的大尾巴欢快的吱吱叫了两声,埋头苦干去了。

“阿宇,秀云姐说待会让家里的男人去场里,应该是商量商量修桥的事儿。估计还得每家每户出些钱吧,我跟她说让青子哥来叫你,”说着就听到外面的刘青的声音,唐安卿笑了,“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就叫你了。碗留下我待会洗,你快去吧。”

璞玉立马抹了抹嘴,从椅子上滑下来,一副要跟着爹爹一起去的架势。唐白宇低头看了看了,挑了挑眉。“小玉在家呆着,爹一会就回来了。”

“为什么啊,玉儿也是男人啊娘不是说男人去嘛,玉儿也去呀!”一副不应该是这样子吗的无辜天真的样子的看向唐安卿,唐安卿捏了捏他肥嘟嘟的脸蛋,“玉儿你毛还没长齐可不算男人哦,乖在家呆着等爹爹回来,你不是说要吃梅子酱的么?乖。”小屁孩,还有事儿没跟你解决呢。

包子面条也不吸溜了,好想找个洞钻起来啊璞玉看爹爹不让去,娘又说自己还不是男人,扁了扁小嘴,可怜兮兮的鼓着脸颊套拉着小脑袋坐在板凳上,又想了想那吃了小半罐子的梅子酱,小脚丫搓着地板,“娘…”

“嗯?玉儿怎么了?来帮娘收拾筷子,二宝自己玩啊娘和哥哥去收拾东西去。”看了眼二宝,唐安卿踢了踢往桌子底下钻的包子,「干嘛呢,还不过来帮忙洗碗,把你的饭吃完衔着碟子过来。」

「知道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贪嘴去吃了,我怎么就这么可怜啊。缩了缩小身板,吃完饭衔着碟子到厨屋里乖乖的洗碗去了。可怜的啊,本大王什么时候沦落成洗碗小工了啊不过自怨自艾归自怨自艾,还是乖乖的把碗洗好,唐安卿在一旁笑着把碗碟勺子放好,「嗯,洗的还蛮干净的,包子梅子酱好不好吃啊?」

「好——干净……」包子猛的转过头来看唐安卿,唐安卿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的极尽温柔,包子缩了缩,连忙推卸责任。「那个卿卿,那梅子酱不是我拿的,我只是闻到了味道跑过去吃了那么两勺子而已啊,真的只有两勺子那梅子酱是璞玉拿出来的,不信你可以问璞玉嘛?」

唐安卿打开柜子,看着果然是少了一瓶,还剩下两罐子草莓酱和一罐子的梅子果酱。转眼看到想要偷偷溜走的璞玉,“唐小玉你想去哪儿啊?娘不是说吃梅子酱呢吗?还是你想吃草莓酱?嗯?怎么少了一罐子的梅子酱啊,娘明明放了两罐子呀?”

“娘~玉儿知道错了~”璞玉连忙拿出来猫耳朵带上,眨巴着水润黑如葡萄的大眼睛看着唐安卿。

小狐狸看这架势就知道自己偷偷拿出来那好吃的罐子被发现了,套拉着小脑袋看着地面蓬松的大尾巴也乖乖的伏在地上不甩啊甩的了。

包子更直接了,直接扒拉着唐安卿的衣摆,请求宽大处理啊

惟有二宝无辜又单纯的玩着小熊布偶,啊啊的练练嗓子,那自娱自乐的咯咯的声音在这么有些不太和谐的声音里有那么点不和谐就是了。

“去给我站墙根去。”璞玉带着猫耳朵靠着墙根可怜巴巴的站着,小狐狸两只前爪放在墙壁上,用蓬松火红色的大尾巴遮住自己的小脑袋,包子更可怜直接被按了个知情不报罪加一等的罪名,玩倒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