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21 喂饭问题

唐安卿正欲抱着璞玉往堂屋走去,听到后院传来的响动,提高些声音,“谁?谁在那里?”

在厨房的男人也听到了唐安卿的声音,从厨房内出来,看到小女人和娃娃就着着里衣呆在外面,虽然早晨并不是很凉,但是孩子的身板怎么能穿的那么少。二话不说,从唐安卿的怀里将璞玉抱过来,放在自己的怀中,璞玉才勉强的睁开眼睛,看到是男人,小手就抓着男人的衣衫趴在他的怀中,继续睡过去了。

唐安卿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赶紧回屋穿上了衣服,再接着走往后院的时候,院子里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不过唐安卿皱着眉头看着那乱成一团的青椒枝,还有那明显是被人踩过的韭菜秧子,还有那可能是因为刚才自己的声音慌乱的逃走的时候弄断的篱笆,很显然有人来过。

将篱笆扶好,皱着眉头,看来这山村也不并安定,转过身来,看着男人,“大叔,你看到人了吗?”

唐白宇点了点头,英挺的眉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看到了背影。”即使是看到了背影,也大概的猜出来是谁?不过他们现在才来到山村,就闹起来对他们的影响不好,看向那皱着眉头的小女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唐安卿也听出了男人的语气中透露出来的意思,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虽然这蔬菜并不是她种的,然而在她的院子里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弯着眉眼,眼中隐隐流动着光华,走上前去,“大叔,把玉儿给我吧,我去给他穿衣服,这孩子怎么又睡过去了?”也不再提刚才发生的事情,从男人手中将璞玉接过来,虽然是埋怨的语气,然而接着的动作小心轻柔,怕吵醒了小孩子,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那篱笆一眼,回堂屋去了。

把璞玉放在床上,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了,气温大约在十五度以上,好一会才哄着璞玉醒过来,伸着小胳膊小腿的将衣服穿上来,唐安卿才想起来自己起床的时候,似乎男人已经不在床上了,转头看着那床,被子已经被叠的整整齐齐,看来已经起了有一会了,可是自己连男人起床都没有听到响动,唔他到底干什么去了?练功么?唐安卿如是想着。

包子喵了几声,“卿卿,好香啊..”包子从床上跳下来,一溜烟跑到厨房去了。

唐安卿一怔,心忖难道是昨天的说的话起效果了?虽然好奇,不过还是强忍着好奇心,从空间内拿出木梳,散发着淡淡的木料的香气,有些像薰衣草的味道,让璞玉宝宝乖乖的坐在床边,给他梳理那几乎及肩的渐渐变成黑色的发丝,动作轻柔,璞玉也乖乖的任由唐安卿给他梳头发。

唐安卿用自己的红头绳将璞玉的头发束了起来,看着儿子的精致的小脸,这简直就是粉雕玉逐的如同画里走出的小仙童嘛,忍不住啃了儿子一口,从空间中拿出毛巾用灵池里的水浸湿,给他擦了擦脸,才给他穿上鞋子,抱着他下来,“乖,玉儿,去找爹爹玩吧。”

璞玉往前走了几步,对新家还有些好奇,幸亏堂屋内比较空旷,小孩子才没有被磕着绊着,慢悠悠的走到门口,扶着门框,看到自己的爹爹,小娃娃露出白嫩嫩的牙齿,软软糯糯的叫道,“爹..”

唐安卿也不再管他,梳理着自己的头发,现在连梳妆台都没有,还是先让刘青把梳妆台还有饭桌板凳打出来为好。随意的给自己绾了个发髻,随意的挑了一个只有几个青白色珠子乌紫色梗的珠花。耳朵上也带上了同样款式的耳钉。

唐安卿身著着枣红色的侧襟到大腿的长褂,不过提了提有些长的袖端,腰身也束的比较紧,下身穿了一件月白色的罗裙,束起腰身来,得长长的吁一口气,不过这还是以前宋妮的衣服,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做衣服。

从堂屋出来的时候,璞玉和男人已经坐在石桌面前等着她了,包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闻得到吃不到就是现在这种情况,看到唐安卿走过来,一副得救了模样从凳子上跳起来爬到唐安卿身上,喵叫,“卿卿,我好饿啊...”

唐安卿扯着他,把他拉下来,放到石凳上坐好,自己也在石凳上坐下,摸了摸璞玉的小脸,小孩子乖乖的笑的灿烂的伸出手臂来,唐安卿将他从石凳上抱过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现在看到桌子上的早点,竟然有肉包子,米粥还有一碟清炒苦瓜,还有给璞玉的蛋,竟然是芙蓉蛋(注),昨天剩下的葱油饼也被热了放在碟子上,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唐安卿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肉包子放在一直在喵喵叫的包子的面前,“好了,好了不要叫了,给你吃,你个吃货!”包子才两只前爪抓着肉包子,嗷嗷的吃去了。

男人看到这一幕,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夹了一筷子的苦瓜放进嘴里,顺便将璞玉的芙蓉蛋推到唐安卿的面前,金灿灿的蛋上面还有些切的细细的肉末,唐安卿将勺子放到里面,将玉儿的小手放到勺子上,就着他的手喂了他一小口的蛋,“玉儿,来就这样,自己吃知道吗?玉儿乖,玉儿都两岁了,要学会自己吃饭知道了吗?”

小孩子本来还等着唐安卿的喂食,听到这话,再加上唐安卿真的是不再喂他吃饭,撇了撇小嘴,不甘愿的拿起勺子来,颤颤抖抖的舀了半勺子蛋,又看了眼唐安卿,娘坏坏,扑腾了几下小短腿,“娘..”

“乖了,玉儿自己吃几勺子,娘再喂你吃好不好?来..”小孩子还会生气了,唐安卿又不忍心,不得不在接着凑着小孩子的手喂了他几口,小孩子也不蹬腿了,乖乖的吃下去,这孩子!唐安卿将他的手放下,“好了,玉儿自己吃!我们家玉儿能行的,来..”

又将手中的勺子放到小孩子的手中,自己拿起筷子夹起来男人做的清炒苦瓜,意外的没有任何的苦味道,还带着苦瓜的清香,赞啊。

看了一眼舔着嘴巴的包子,那么快就将肉包子吃完了,脑中问道:“包子,肉包子怎么样?”

“好吃,卿卿和你昨天做的那个饼一样好吃,唔就像你那天早晨买的肉包子一样啦..有口福了~”躺在石凳上,包子喵喵的叫着..

那真的是好吃了,唐安卿心想。

璞玉小孩子这次真的是觉得娘不会在喂他了,才不得不乖乖的拿起勺子,小手战战兢兢的才将一勺子的蛋吃进了嘴里,尽管有办勺子留下在衣服上,那滑溜的蛋啪叽滚下去了,小孩子索性也不管了,将勺子扔到一边,哇的一下哭了起来,还不忘扯着唐安卿的衣衫,这下子唐安卿吓坏了,早知道就喂玉儿吃东西了。

唐安卿也不吃饭了,一脸心疼的抱起璞玉,在院子里走着,一边拍着他的背部,一边轻声的哄着:“乖,玉儿别哭了好不好?娘喂你吃饭好不?”可是小孩子是真的觉得委屈了,眼泪啪啪的从大眼睛中滴落下来,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大的关系,眼泪也显得特别的大,边哭还边大声的说着‘娘..坏坏..’,可怜极了。

“是娘错了,娘坏,是娘坏..”那眼泪一滴,唐安卿立马投降了,承认自己的错误,男人也停下来吃饭,走过来看着还在哭的小孩子,眼中有着某种名为小无奈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啊?卿卿,孩子怎么哭起来了,在我家都听到了。”秀云姐从隔壁走过来,隔着篱笆看着唐安卿家院子里的情况,刘瑞那孩子也跟在秀云姐的后面,好奇的看着这边。

唐安卿好不容易将小孩子哄得不大声哭了,这会正抽噎着呢,小脸上满是泪水,鼻头红红的,听到秀云姐的话,拍了拍小孩子的背部,示意男人去拿毛巾过来给孩子擦擦脸,才对秀云姐说道:“玉儿不愿意自个吃饭,这不才哭起来了。”

秀云姐一听,心想就算是宠孩子也不是这个宠法啊,孩子都三岁了还不自己吃饭啊,不过看了一眼抓着自己衣角的刘瑞,当初自己也不是把这孩子宠没边了,现在才皮成这样子。叹了一口气,才和唐安卿说道:“小孩子都这样,不过卿卿也别太惯着孩子了,没啥事我就回去了,吃完饭我再来找你啊。真是的,瑞瑞回家吃饭了。”拉着不愿意走的刘瑞回家去了。

唐安卿苦笑了一下,小孩子也不哭了,小手扯着唐安卿的衣领,小脸上的那些眼泪啊鼻涕啊全部都揉到唐安卿的衣服上,现在就这剩下抽噎了,接过男人递过来的湿毛巾,哄着小孩子擦了擦红彤彤的小脸,这下子连眼睛都哭红了,“玉儿,现在真像一只小兔子,小兔子知道不?娘给玉儿养只白白的小兔子好不好?”

小孩子才勉强的睁开眼睛搭理了唐安卿一眼,就将头扭到一边去,小屁股还扭了一下,全身上下都在告诉着唐安卿他在生气。

“好了,娘喂你吃饭好不好,一会啊娘给你去弄小兔子好不好?白白的小兔子,会蹦蹦跳跳的..”抱着璞玉坐到石凳上,小孩子兴许是被唐安卿提起的兔子勾起了兴趣,才扭过小脸来,还抽抽噎噎的说着饿了,唐安卿看着自己被蹂躏的衣服,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前辈子欠你的了,这才把小孩子抱在腿上,喂食去了。

包子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孩子,瞅着那金灿灿的东西咽了咽口水,哎堂堂的神兽大人还等着吃小孩子的剩饭呢。

这不,小孩子又吃了几口,将小脸一瞥,不打算吃了,唐安卿看了一小碗的蛋也大概吃了二分之一,算了看了一眼包子,将碗放到那石凳上,给包子吃去了。

“玉儿,咱喝点粥怎么样?这可是爹爹做的哦,来啊,张嘴。”舀了一勺子的粥,尝了尝稠稀适中,还带着点香甜,刚刚璞玉闹了会,现在喝温度正好,放到小孩子的嘴边,勉强的喝进去了,喝了几勺子之后,打了个嗝,这才算是吃饱了。

唐安卿吁了一口气,征得了小孩子的同意之后,才把他放在一旁的石凳子上坐好,自己才吃起饭菜来,可别说男人的手艺真的不错哎,芹菜猪肉馅的包子,白胖白胖的,唐安卿吃了一个,喝了一碗粥,夹了些菜,才停了下来,笑眯眯的朝男人伸出大拇指,“大叔,你可别说你做的饭真不错哦,好了今天的碗筷我洗了,你先和璞玉玩一会。”

唐安卿将碗筷收拾起来,剩下的包子也放到了箩筐里面,用纱布盖住,包子也吃完了正吧唧嘴呢,唐安卿白了他一眼,真是个吃货!

注:“芙蓉蛋”用鸡蛋液与叉烧肉、笋丝、香菇、调味料等拌匀煎制而成。菜成块状,两面金黄,各种副料裹藏于蛋块之中,互相交错,外层嫩滑,蛋香浓郁,此菜为传统风味,冬夏皆宜,色泽金黄,外焦香,内松软,笋爽脆,酒饭皆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