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22 买小兔子

“怎么回事?”刘青夹了一筷子的腌黄瓜,喝了一口粥,问着回来的自家媳妇。

秀云姐坐在凳子上,端起碗来继续喝粥,“这不,卿卿家那孩子不愿意自己吃饭,非得卿卿喂,估计是因为这个才哭起来了,我回来的时候小孩子才不哭了。”给自家儿子夹了一筷子的咸菜,才叹了一口气,“我看这卿卿也太宠着孩子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还喂着吃饭。”

你当年不也是这样,刘青心想着,不过口中也不敢说出来,媳妇的厉害这些年他可是深有体会,沉默不语,过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我今个早晨在河边看到她家男人了,在挑水呢。”

刘瑞一听,歪着头想了一下‘她家男人’到底是谁,“啊,爹你说的是不是卿姨家的那个男人,好可怕啊。昨天的时候就连胖子都不敢多看他一眼。”

秀云姐一听,白了刘瑞一眼,“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以后见到他要叫唐叔知道了吗!昨天三个饼子你吃了一个半,怎么那么不懂事呢你,赶紧吃饭。”

“知道了娘,嘿嘿,娘要不你也做饼子吃,怪好吃的。”刘瑞一听嘿嘿的笑着,端着碗呼啦呼啦的一小碗饭就见底了,揣着一个柿子一溜烟跑的不见人影了,刚出大门就听见那皮小子叫着承安的名字,估计是找那小子一起玩了。

“这皮小子,一整天的不消停..你娘要是会做早就做了,不过我说你看到卿卿家的挑水,这身体也没啥问题啊,怎么就来我们村呢?”秀云姐说道,真是奇怪了。

“你管那些个干什么,我觉得他就是不爱说话了点,挺好的一个人的,今个他家的饭我估摸着就是他自个做的。”刘青一想到那单手踮起两水桶水的男人,有些佩服,估摸还是个练家子,不过就是个闷葫芦,有什么不好的。

一听自家男人的话,秀云姐倒是吃惊了一下,这年头会做饭的男人还是在少数,别说其他的,就是他们这村子,估摸都是女人家的做饭,一想这卿卿倒是嫁了个好人家,不过这卿卿也是个会来事的,倒是挺对她的脾气,“我说,卿卿家的家具你可是得抓点紧,要不叫刘老三来,你们一起做,大不了到时候算给他工钱嘛。”

刘青巴拉几口,喝完粥,将碗往桌子上一放,“我知道了,我这不正准备去问问老三有没有空?我走啦。”也出了门去。

“他能没有空嘛..”嘀咕了几句,也不再说话了,秀云姐也差不多将饭吃完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厨房,刷了锅,将泔水喂给猪圈里的那几头猪吃,看着那吃的正香的大猪,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照着今年的猪肉的价钱,这几头猪要是出栏了,指定得买不少银钱呢,再加上给卿卿家做这一整套家具的钱,我看你李春花怎么和我李秀云比。

“喽喽喽...”这么想着唤着大猪吃食的声音中还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悦,仿佛已经看到了那李春花那扁平的大饼脸被自己羞辱的样子,这人啊就不能做的太过分,刚一来就没和卿卿交好,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长进啊,李春花。

将猪喂完了,那十几只老母鸡还有几只大公鸡也放出门去,让它们自个去找食去了,看了看家里也差不多收拾好了,从堂屋里拿出来昨天刚买的新布,还有些针线剪刀什么的,用箩筐成好,锁好门才来到了唐安卿的家。

“秀云姐,我正要去找你呢,你看赶紧进来。”唐安卿看到秀云姐过来,就赶紧招呼着她进来。

“卿卿,什么事找我啊,说吧。”往里瞅了瞅,“你家那口子和小玉呢?”

“我看天气挺好的,就让他们俩去河边玩去了,玉儿那孩子还生我气呢,来坐吧。”招呼着秀云姐坐在石凳上,“你等着啊,我也把料子拿出来,咱俩再聊。”

这石桌在院子里的那颗大槐树下,阳光透过树叶洒进来,倒也明亮,秋风那个一吹,凉爽极了,再加上这地方的地势也高一些,自然是比其他的地方来的凉快。

唐安卿也将那些布料什么的统统拿出来,堆放到石凳上,就把那给璞玉买的那两块布拿了出来,“秀云姐,你这是打算给小瑞做什么?”

“我啊,天气也快要转凉了,我打算给他做件棉袄,小孩子长得快,这不去年刚做的棉袄今年就不能穿了,你呢?我看小玉还小,这棉袄啊也得做的大一些,来年还能穿。”秀云姐很熟练的摊开布料,划线裁剪。

“说的也是,我们这次来带的衣服也不多,我就先给他做几件现在穿,秀云姐还有个事我想问问你,咱们村里谁家有养兔子的吗?”唐安卿坐下下来,将那块湛青色的布料摊开,比划之后连尺子都用不着,一剪子下去比秀云姐用尺子下来的还要直一些。

秀云姐赞叹了一下,不过听到唐安卿问到兔子,“村子里养兔子的就那么几家,村西头的刘元庆家,村子后街的刘五家,再来就是那春花家了,你问这个干啥?想吃兔子肉啦?”

“不是,刚不是玉儿哭嘛,我就哄他说给他弄只兔子来,这不我才问问你,看能不能从谁家那买来一只?”唐安卿笑了笑,“秀云姐你看这谁家的兔子愿意卖啊?”

秀云姐一听疑惑的看向唐安卿,啧啧称奇。

唐安卿不解,伸出手在秀云姐前面挥了挥,“怎么了,秀云姐?怎么这么看着我啊?我脸上又没有花。”

“不是,你可别说,卿卿今天一看你还真比昨天好看多了,我瞅着就是这脸变白了。”经过唐安卿这么一说,秀云姐看了看她的脸,“真真的像是一朵花似的,我看你一来啊,就把咱们村的小媳妇大姑娘比下去喽!”笑了笑,“不过不是我说你啊,卿卿这孩子也不能这么宠着,哄孩子的话怎么能够当真呢?你啊就只为那句玩笑话,就真给小玉买只兔子,我看你啊是有钱烧的。”

唐安卿听了她的话,也笑了笑,不过心忖要不要把曾子杀猪的故事讲给秀云姐听,估计这朝代连曾子都没有吧,也不说了,拉扯着手中的针线,一边低着头缝衣服,一边说道:“秀云姐,孩子现在还小,一言一行都是从我们这做爹娘的身上学的,你要是许诺给他什么不给他实现,孩子就会觉得我们在骗他,一次记不住,几次孩子就真的记住了,这有句话是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也就是人如果不诚实,不知道他有多么可耻。言传身教可是不能忽视的。”

“这...”听了唐安卿的话,秀云姐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她父亲是个秀才,当初的时候她也跟着学了几个字,唐安卿说的话她也是懂得了大半,想想也是,心里对唐安卿更加高看了一层,瞅了她一眼,即使是坐在那里做着和自己相同的事情,那通体的气势就是不一样的,大致也是个读过很多书的人吧。

这么一想,觉得唐安卿说的都对,回头自然得好好地跟那口子说道说道,当下笑道:“卿卿啊,你说的都对,这买兔子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咱一会就去给小玉把兔子买了,后街刘五家的兔子不错,不过你可得把你昨天做那饼子的方法告诉我,昨天你不是给了瑞瑞三个饼子嘛,他一个人吃了一个半,今天还闹着我做呢。”

“那敢情好,其实做葱油饼子也挺简单的...”巴拉巴拉的唐安卿就简单的将怎么做葱油饼子的方法告诉给秀云姐,“你可得注意烙饼的时候,火小一些,不然烙出来的饼子就糊了。”

秀云姐点了点头,心下叨了几下,才算是记了下来。

两个人也就一边做衣服,一边闲聊一些村里的一些人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这刘家沟里的人除了唐安卿一家,都是姓刘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关系,反正都是同一个祖宗,同宗的人也比较多。

“哎,卿卿你这是缝的什么啊,这袖子怎么那么短啊?还有这里怎么还多了一块?”秀云姐看着唐安卿手中的衣服,有些惊奇的问道。

唐安卿看了看手中的小衣服,像羊毛衫样式的,可以套在秋衣的外面,小肚子的位置还给他缝了一个兜子,“哦,我看这天气也不是很凉快,就没给他缝袖子,这里啊是个兜子,给他装吃的用的,小孩子不经饿,我就寻思给他准备点吃的,放这里面不是好拿嘛,你说是不是,秀云姐?”

秀云姐拿过那衣服过去,啧啧称奇,“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衣服呢,确实有个兜挺方便的,哟这里还绣了个字呢,卿卿你也给我绣一个字呗,就我们瑞瑞的瑞字,瑞雪兆丰年的那个瑞,当初生瑞瑞的时候吧正巧那年还下了雪,你可不知道我们这里下雪可不常见了...”

“好啊,你要绣哪儿,要什么颜色的,你看花色都在这里了,你挑一个吧。”唐安卿将绣花线的轱轳拿过来给秀云姐挑选。

秀云姐选了一个米色的,就绣在衣领上,一边一个,正好对称。

不一会,唐安卿便绣好了,指甲大的字,秀气的绣在衣领上,倒也是挺好看的。

弄好之后,两人就说话着到后街的刘五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