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26 家庭煮夫

唐安卿透过窗户往外看着,男人不见了,书本还摆放在石凳上,咦大叔去哪儿了?

听到厨房传来的声响,粉嫩的嘴角勾了起来,大叔真是居家好男人呢,不仅有黄金比例倒三角身材,棱角分明的脸,眼神深邃,鼻梁高挺,不仅仅是英俊,还有一种独特的韵味,现在又会做饭。除了不爱说话、面瘫和不能生孩子之外,就是全能的完美男人呢。

“包子,你给我好好看着玉儿,不要在吃了,听到没有,我已经决定把你今天中餐和晚餐取消了,反抗无效哦。”俯下身来,戳了戳在被子上四脚朝天露出圆鼓鼓小肚子的包子,唐安卿微笑着温柔道。

本来还想抱怨几句的包子,在唐安卿温柔的眼神下,呜呜了几句,乖乖的点了点头,包子长工在心里内流满面,不就是多吃了一点么,伸出后爪子揉了揉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等到唐安卿走出堂屋之后,包子长工硬生生的挤出几滴可怜的小眼泪,趴在璞玉的旁边,眯着眼睛悲秋伤春去了...我的肉包子啊我的油饼啊...

唐安卿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穿着围裙切菜的男人,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男人身上发出淡淡的金色的光芒,那面无表情的脸也显得柔和起来,随着他的动作,手里的一个土豆边被切成整整齐齐的土豆丝,切完的时候那颗土豆还保持着原本土豆的样子,将手撤下去,那一颗土豆如天女散花般散开来,被切的一般细的土豆丝散开在案板上,唐安卿不禁赞叹一句好刀工。

回过神来,唐安卿将袖子挽起来,“大叔,我来帮你吧,大叔是想做醋溜土豆丝么?”

男人看了唐安卿一眼,点了点头,便继续忙着准备其他的材料。

唐安卿将锅刷了一遍,才坐在地锅面前的木墩上,将软草点燃起来,拉动着风箱,等到火燃的够了之后,才折了一些小木棍放到里面。看着身后的慢慢的木柴,“大叔,你今天上山砍柴了?不过我今天听秀云姐说山上可能有一只吊睛白虎,你的伤还没有好全,还是小心为好。你这条命可是我救得,你可得好好活着。”

背过身的男人切着葱的手顿了一顿,闷声‘嗯’了一声,才继续忙着手中的活。

“你知道就好啦,火烧好了,大叔快添菜油吧。”听到男人的答应声,唐安卿捏了捏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听着大锅里滋滋的水声,忙说道。

男人转过身来,有条不紊的添油,等到油开了,陆陆续续的将生姜和葱加进去,将洗干净的土豆丝放进去,唐安卿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男人翻炒着土豆丝的模样,等到男人想要加醋的时候,“大叔,炒土豆丝的时候最好加糙米醋,就是你柜子里面最左边的那个坛子里的。”

等到糙米醋加了进去,淡淡的糙米醋的香味弥漫开来,唐安卿闻了闻,就是这个味道,糙米醋味道甘美,最适合做醋溜土豆丝和醋溜白菜了。

男人将醋溜土豆丝成了出来,微黄的土豆丝加上那红艳艳的尖椒,香味从那热气中散发出来,唐安卿忍不住的从一旁的筷子筒里拿出筷子来,衬着男人转身的时候偷偷的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酸辣可口,糯米醋的香味完全的浸在土豆丝里面,赞啊忍不住的眯起眼睛,翘起了嘴角。

唐白宇转过身来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小女人吃着一脸满足的样子,然而就当唐安卿再去夹第二筷子的时候,就看到男人正看着自己,忍不住尴尬的笑了笑,就像是被偷腥的猫被主人抓到了一般,暗自镇定的将筷子放到盘子上,“大叔,你做菜真的挺好吃的,我都忍不住先尝尝了,没事了你继续呐,啊,我好像听见玉儿的声音了,我先去看看了,呵呵。”

唐安卿走出厨房,抬起手臂遮住自己的眼睛,我这么紧张干什么啊我。不过仿佛是给唐安卿找台阶下的似地,堂屋内就传来了璞玉的哇哇的哭声。

唐安卿连忙擦了擦手,推开堂屋的门,走到内间,看到趴在床上扑棱着两只小短腿干嚎的璞玉,就是哇哇的哭,现在就滴出来一两滴眼泪的自家儿子,就把他抱起来,点了点他的小鼻子,“怎么,不哭了,你这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啊你,玉儿还睡不睡?”

包子撇了撇嘴,趴在一个苹果上不起来了,喵呜几声,“卿卿啊,小鬼睡觉真不老实把我给蹬着了,我就拍了他一下他就醒了...”

璞玉伸出两条小胳膊出来,示意唐安卿抱抱,唐安卿把他抱着坐在床边上,从包子那里扒拉过来一个苹果塞到璞玉的怀里,让他抱着玩,给他小孩子穿上鞋子,把他抱下床来,“玉儿,我们去厨房看爹爹做好饭没有好不好?”

包子长工皱了皱小鼻子闻着从厨房传出来的味道,我好可怜呐,再挤出几滴眼泪咬要掉不掉蒙在湛蓝色的眼眸上,可怜兮兮的看向唐安卿,唐安卿当即被萌住,伸出手指点了点包子的头顶,“怎么还不过来?你今天吃的太多了,待会少吃一点知道了吗?”

包子忙不迭的点头,眼泪还蒙在眼眸上,随着包子的动作那蒙蒙的水汽渐渐的缩回去,从床上跳下来,屁颠屁颠的跟在唐安卿后面,身后的尾巴摇啊摇的。

璞玉两只手抱着那个大大的红彤彤的苹果,看到包子的时候,伸出小短腿向包子的方向踢了踢,不过包子是没有踢到,反而差点踉跄了一下,手中的苹果也骨碌碌的跑到旁边去了,小孩子也不过去捡,拽着唐安卿的衣襟,让唐安卿低下头来看他,然后再看看那一旁的苹果。

唐安卿看了一眼包子,包子长工只能委屈的去捡苹果回来,抬起后腿过来,用两只前爪将苹果送到璞玉的面前,[我忍,我忍卿卿啊,你们都欺负我,臭小鬼不要让本大王找到机会,等你长大了你试试...]

璞玉才将那苹果抱在怀里,这样子才跟着唐安卿走出堂屋,唐安卿打了水,将木盆端到璞玉的面前,“玉儿,把苹果放到一旁,娘给你洗手好不好?”

璞玉学着唐安卿的样子,蹲下来,将苹果放到木盆里,飘在水里,小孩子觉得有趣就一直拍打着那红彤彤的苹果,小手在木盆里搅来搅去,唐安卿就沾湿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脸,任由他在一旁玩水,还给他把袖子挽了起来。

包子小爪子沾了沾水,胡了胡小脸,那沾湿的爪子迅速的干了,包子长工又恢复成包子大人,昂着小脸,在厨房的门口腆着脸,看着那案板上的散发着香气的菜,还有那大锅里的冒着热气的鱼,一脸的期待。

男人将锅里的水煮鱼乘进了大腕里,将鱼汤分别舀出来,看了看门口的包子一眼,又拿出来一个小碗,舀了四碗出来,放在锅台上,包子瞬间就被这一举动感动了,两只前爪扒在厨房的门框上,朝着男人喵呜了几声,表示着感谢呢。

转身回到唐安卿的面前,围着唐安卿转了一圈,喵呜着:“啊卿卿,他真是个好人,包子大人会感谢他的,虽然冷了点,我以后会对他好的啊。”

唐安卿看了看厨房那四个碗,会心一笑,给包子顺了顺毛,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包子也磨蹭了一下唐安卿的手心,发出呜呜的舒服的声音。

璞玉看到娘摸着包子的头,放下手中的苹果,用那还带着水珠的小手学着唐安卿的动作也拍了拍包子的小脑袋,顺便在那雪白色的毛上擦干了自己的小手。

男人将碗端出来放到石桌上,包子也昂着头随着那散发着香气的鱼汤走到石桌旁。唐安卿将苹果拿起来放到厨房的案板上,顺便把木盆里的水倒了,“玉儿,我们去吃饭饭了。”

牵着璞玉的手,抱着他放到石凳上,将那些衣服什么的收到箩筐里,放到一边的地上,拿起那做好的围兜给璞玉围上,看起来更可爱了。小孩子有些好奇的扯了扯那围兜,不过发现扯不掉之后就任由它去了。

唐安卿来到厨房,将菜碟端出来,还有那碗鱼肉,看来大叔做的是水煮鱼呢。

男人端出来盛放着肉包子和馒头的箩筐,放到一旁,唐安卿将筷子和勺子分好,包子的那份被放到石凳上,现在那家伙还等着鱼汤凉了呢。

“咦,大叔你早晨的时候还蒸了馒头啊。”唐安卿看到箩筐里的馒头惊讶了一下,拿了一个还热乎着的馒头,掰开了一小半放到璞玉的手里。

小孩子现在还不会用筷子,唐安卿只能一筷子一筷子的夹到小孩子的小勺子里面,让他学着一个人用勺子吃,偶尔的时候才会将去了刺的鱼肉夹到小孩子的小嘴里,喂着他喝鱼汤,那一小半的馒头小孩子也没有吃完,最后还剩了一点,小孩子也不愿意吃了,将馒头放到一边,一个人晃着小短腿看着爹爹和娘吃饭。

小兔子桃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石桌旁,大耳朵套拉着,发出轻轻地磨牙的声音,小孩子好奇的看着他,将剩下的那一点馒头扔到小兔子的旁边,小兔子凑过去闻了闻,不过却没有吃下去的迹象。

“娘..”小孩子看了看,叫着唐安卿。

“玉儿,小兔子是不吃馒头的知道吗?小兔子喜欢吃胡萝卜,还有青菜,包子去厨房拿一根胡萝卜过来。”唐安卿很自然的指使着喝完鱼汤的包子长工,不过吃饱喝足的包子长工很情愿的去拿胡萝卜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