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27 食物中毒

包子从那些蔬菜中扒拉出来一颗胡萝卜放到小兔子的面前,小兔子才用两只短短的小爪子抱住那颗胡萝卜,蹦蹦跳跳到大树的另外一边去啃了,小孩子好奇心被勾了上来,从石凳上下来,走到大树的那边,不过小兔子一看到他就抱着胡萝卜蹦蹦跳跳的逃走了,看来是被小孩子那让它爬树的动作吓着了。

小孩子也不去追它了,走回来倚靠在唐安卿的腿上,看着那小兔子的动作。唐安卿放下手中的筷子,摸了摸小孩子的小脑袋,“玉儿,以后不要在抓着桃桃的耳朵,它就和玉儿玩了。等吃完饭,娘和玉儿给桃桃磊个小窝好不好?到时候桃桃就会喜欢玉儿了。”

小孩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咧开红嘟嘟的小嘴这才笑了起来,软软糯糯的,“窝..给桃桃..”小孩子最近两天说话不再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了,可以是两个字或者三个字的说。看来还是找时候再给小孩子泡泡灵池的水,不过想来自己两天都没有到空间中去了,还是有点想念空间中的那软软的紫颤木的大床了呢。

“卿姨,卿姨...”刘瑞在大门口探头探脑,不过隔着篱笆还看到承安还有那个小胖子鬼鬼祟祟的趴在石头后面,不知道在和刘瑞说些什么。

唐安卿连忙招呼着他进来,后面的承安和小胖子连忙挥手让刘瑞赶紧进来。刘瑞这孩子端着几个饼子走过来,放到石桌上,“卿姨,这是我娘做的饼子,不过没有卿姨做的好吃,我娘让我送来。”

唐安卿笑了笑,“你吃饭了没有?要不要在卿姨这里吃?”

刘瑞连忙的摆手,说吃过了,不过还是偷偷地瞄着箩筐里的肉包子,然后瞄着门口的方向,唐安卿好笑看着门外的两个皮小子那露出半截的衣服,将三个肉包子塞到刘瑞的手里,“你还跟卿姨客气什么?拿过去吃吧,不过可不要让门口的那两个吃哦。”

刘瑞一听,朝着门口的方向喊道:“承安,小胖,卿姨都看到你们啦,快过来啦。”

两个小孩才不好意思的磨磨蹭蹭的走过来,刘瑞将手中的肉包子分给他们每人一个,看了看璞玉,“小玉,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西山玩啊?那里可好玩了,还有野果子吃呢。”

璞玉看了看他们仨,往唐安卿怀里躲了躲,将头埋在唐安卿的怀里,露出小小的屁股,唐安亲好笑的拍了拍小孩子的屁股,“小瑞,玉儿他刚吃完饭,就不去了,你们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啊。”

三个人看起来有点失望,告完别之后便相携着从唐安卿家跑出去了,估计着向西山去玩了。

“瑞瑞,你说小玉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玩?奶奶让我好好带着小玉玩的。”承安狠狠的咬了一口肉包子,里面的鲜美的肉馅露了出来。

其他的两个小孩也咬了一口包子,尤其是小胖子几口就将肉包子吃了一大半,小大人似地叹了一口气,“卿姨家的肉包子真好吃,菜也好吃,我娘啥时候能做这么好吃的菜就好了。”

刘瑞退囊他的胳膊一下,一脸的回味,“昨天卿姨做的饼子也很好吃,我娘今天做就没有卿姨做的好吃。小玉还小啊,我娘说他才两岁,是我们中最小的。”

承安比划了一下璞玉的身高,才到他的肩膀那里,想想也是,“那小玉没人跟他玩啊,要不我们明天去卿姨家和他玩吧。”

小胖子一脸的兴奋,将剩下的肉包子填进嘴里,舔了舔嘴角,听了承安的话猛点头。

刘瑞和承安也迅速的将肉包子吃了,拍了拍手,三个人才从村子的东头招呼着其他的小孩,一直到村子的西头,七八个小孩子,呼啦啦的全部跑着去西山的山脚去玩了。

唐安卿收拾完了厨房后,将苹果切成块放到碟子里端了出来放到石桌上,拿给了璞玉和包子一小块,将碟子往唐白宇的方向推了推,“大叔,你是不是很无聊?要不要去秀云姐家帮着刘青哥他们做家具?反正在家里也没有什么事情,还有待会我要洗衣服,你要不要换一下衣服,喏你的衣服我也给你做好了,不过亵衣的话,下午的我再给你做怎么样?”便想着将空间内那一推的柔软的亵衣给改一改,给璞玉和大叔都做一套。

男人拿起一块苹果,微微的低下头来,所以唐安卿便没有注意到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光芒。唐白宇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同意了唐安卿的哪一个提议。

等到璞玉吃完了一小块,苹果皮也被吐出来了,包子也是,两个的动作何其的相似,唐安卿才哭笑不得点了点包子的额头,原来璞玉都是跟包子这个吃货学的,怪不得。

“大叔,我去秀云姐看一看,问问他们。”唐安卿抱起璞玉,后面跟着包子,三个人便来到了隔壁的秀云姐家。

唐安卿敲了敲推开的大门,“秀云姐,你在家吗?”这还是唐安卿第一次到秀云姐去,这院子虽然没有自家院子显得大,然而却是整理的非常整洁,三间的半土半红砖的瓦房,墙上还挂着十几串玉米棒子,还有几串红色的辣椒。靠着东边的地方是一间土屋厨房,靠近西边院墙的地方是个猪圈,里面还养着几只猪,靠着猪圈的地方是个鸡棚,隐隐约约还看见有正在抱窝的老母鸡,而这靠近门边的墙边放着一大推的木料,零零碎碎的堆积在一起,旁边还放着一些用到的工具,唐安卿还看到了一个就要成形的木桌。院子里还有几颗枣树和几颗柿子树,门边的那颗枣树上还拴着一只狗,大黑狗。

秀云姐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唐安卿,“卿卿啊,你别说你来我们家,我们家黑子竟然不叫,真是稀奇了。快进来吧,小玉也来了。”

唐安卿笑了笑,在璞玉的耳边说道,“玉儿,这个是你秀云姨,叫云姨知道吗?”

璞玉看了看秀云姐,乖宝宝般的露出微笑,软软糯糯的,“云姨..”

秀云姐脸上简直是笑开了花,上前摸了摸璞玉的小脸颊,“真乖,对了卿卿我让瑞瑞送的饼子,他去送了没有?”

包子大人在唐安卿的脚边转悠,怎么敢把本大王忽视了啊?一旁的黑子贴地贴的更紧了,还微微的往后退着。

唐安卿点了点头,看了看,“秀云姐,刘青哥呢?”

秀云姐摆了摆手,让唐安卿进到堂屋来,坐在板凳上,“去刘老三家了,今个该吃饭的时候,刘老三家的大姑娘阿英就来叫老三和青子过去吃饭,我估摸着他俩八成是喝上了。怎么你找他有事儿?”

璞玉挣扎着要下来,“娘..狗..”

唐安卿便把他放下来,“你要和那只狗玩是不是?”抬起头看了看秀云姐。

秀云姐摆了摆手,“我们家那只大黑狗凶着呢,小玉那么小,别让他靠近黑子。”

不过璞玉最后还是大摇大摆的带着包子去和黑子玩去了,委屈的黑子在包子的威慑下,不得不做出顺从的样子,让璞玉玩个够,从头到尾连叫都不敢叫。让秀云姐看了连连称奇。

唐安卿看了看一旁的木料,“秀云姐,我来就是问问你,刘青哥他们做家具的时候有什么避讳吗?我啊是想着阿宇他在家也无聊,就让他来帮帮忙,全当是打发时间,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还以为是啥事呢?你让他保管来,这事儿我替我们家青子答应了,待会青子回来了,我就跟他说,让你们家那口子过来就行。”秀云姐笑了笑,拍着胸脯将这件事答应了下来。

两个人聊了一会,没什么事情了唐安卿才抱着璞玉从秀云姐出来,等到三个人走了之后,那条大黑狗便汪汪的叫了起来,声音中还带着点颤抖还有些许的凄厉?

唐安卿回去的时候,唐白宇已经将衣服换好了,天蓝色的长袍穿在他身上,硬生生多了几分书生的文雅,再加上拿着书本,莫名的违和感。

“大叔,这事我和秀云姐说了,待会等刘青哥回来,你就去他们家看看,打发时间也行,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回来,这样行不行?”

唐白宇便嗯了一身,浑厚低沉,就像是大提琴一般的声音。

唐安卿有些无奈的将璞玉放下来,整了整他的衣衫,让他先和爹爹玩一会,回到堂屋内将昨日里璞玉和自己换下来的衣服,还有今日男人换下来叠放的整齐的衣衫拿出来,堆到压水井旁的石头上,压了水后,才发觉并没有洗衣粉之类的东西,又去了秀云姐家借来了皂角。

将三个人的衣服手洗了一番,晾在了晾衣绳上,这晾衣绳就拴在窗户楞和院子西北角的那颗枣树上,看起来像是麻质的,都一年了还是挺结实的。

过了没一会,秀云姐来说刘青他们回来了,唐安卿问了问男人,男人便将书本放下来,优雅的走去秀云姐家去了。

唐安卿看到男人去了,才吁了一口气,回到堂屋内便抱着璞玉带着包子回到了空间内,呼吸着空间内的新鲜的空气,回到竹楼内将那些衣料收拾出来,有月白色、象牙白、米白和乳白色的,零零碎碎也不少。璞玉和包子在楼梯上玩耍着,小孩子还登不上阶梯,就趴在楼梯上慢慢的往下滑,包子长工现在的任务就是看牢着他,别摔着。

唐安卿收拾完衣料之后,便走过来,将已经秃噜到转弯处璞玉抱起来,“玉儿,我们去泡澡澡咯。”

两人一包子便沿着小河往灵池走去,“卿卿,你过来看!”

这两条鱼真的好大,唐安卿才猛然想起来,似乎自己在冀州城的时候还买了两条鲤鱼来着,就顺手放到了空间的小河里,谁知道才两天的空,这两条鱼已经长成了这样子大,大概有四十厘米多,腹部还泛着隐隐的银光,看到唐安卿走过来,两只鱼还欢快的摇着尾巴,朝着河岸边游过来。

“包子,它们似乎认得我。”唐安卿将璞玉放下来,小孩子手指伸到河里,那鱼儿还围绕着小孩子的手指转悠,逗得小孩子咯咯地笑。

包子在河边照着自己的脸,“那当然了,卿卿可是这里的主人,当然认得你,它们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灵性,要知道这水中还带着灵气的啦。”

唐安卿很快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想了想,“包子,你说那天的那只金雕你还能叫回来吗?”

“卿卿你怎么想起那只雕来了,本大王当然可以了,本大王可是神兽!”包子昂着头,趾高气扬的在河边转悠了一圈。

早知道就不让它走了...

唐安卿抱着璞玉在灵池内泡了澡,神情舒缓了许多,身体的疲惫都随着温水的流动而消散了,小孩子显然对这里也很熟悉,还扒在池边晃动着小短腿,相比与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况,今非昔比。

带着一大堆布料回到堂屋内的唐安卿,将泡过温泉之后变得粉嫩嫩的小孩子放下来,挑了月白色的给璞玉,还有象牙白的给男人,拿到石桌前,小孩子继续不死心的去追已经安稳的大树后面睡觉的桃桃去了,看来对这个游戏乐不此比。

过了没多久,就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一会刘瑞跑过来,一脸的汗水,看到唐安卿,还没顾得上喘气,“卿姨...小胖他...不知道怎么了..浑身起了一大堆的疙瘩..还红红的..脸上还有..”

秀云姐也听到声音从打开门过来,拉过刘瑞上上下下的看了,确定他没事之后,“你们是不是去西山了?小胖是怎么弄的啊?”

刘瑞大口的喘着气,“我们也不知道啊,本来还玩玩的好好的,小胖就说痒痒,才看到他身上的疙瘩,一会就起了一大片,我们都吓坏了,就赶紧回家来了。”

“你们这群小崽子,是不是吃什么野果子啦?以后少给我去西山玩,知道了吗?”秀云姐拍了拍他衣服上的土,严肃的告诫他。

唐安卿走到篱笆前来,摸了摸刘瑞的头,“秀云姐你看是不是吃错东西啦?”怎么看都像是食物过敏呢。

“我看也是,这群皮孩子可不是见到能吃的就吃,都不知道说过他们多少次了,都是左耳进右耳朵出。”秀云姐扭了扭刘瑞的左耳朵,“以后别乱吃东西,知道吗?”

刘瑞忙不迭的点头,指着西边,“娘,你看小胖他娘!”

唐安卿和秀云姐便朝着西边看过去,看着那身畔就是春花。随着她的走进,两个人便听到她的声音,“我就知道新来的没安什么好心,给我家闯子吃什么肉包子,现在可好了,你们大家伙都看看我家闯子身上这些个疙瘩啊,新来的肯定是在那肉包子里下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