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29 空间山行

唐安卿抱着璞玉回到堂屋内,坐在床上,包子跟在她身后一直呜呜的叫个不停,“卿卿啊,那个胖女人太过分了,竟然敢推你,要不要我去给她一点教训?”

唐安卿哄着还在抽泣着的玉儿,抱歉的亲了亲他的额头,真是不该让璞玉看到那样的状况的,在脑海里回应着包子:“算了,这次已经给到她教训了,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推我,真是愚蠢。”

包子撇了撇嘴,跳到床上去,趴在一边。

璞玉趴在唐安卿的怀里,大眼睛红红的,这次璞玉是真的被娘的眼泪还有被春花的嘴脸吓到了,小鼻子也变得红红的,唐安卿心疼极了,摸着璞玉的脸颊,心下冷笑,这次我们的梁子便是结下了。轻轻的拍着璞玉的背部,“玉儿,娘的好玉儿,我们不哭了好不好?娘对不起玉儿,玉儿不哭了啊。”

璞玉抓着唐安卿的衣襟,小孩子的鞋子踩在唐安卿的衣服上,小手还拍打着唐安卿的背,不过在唐安卿看来都是些无关痛痒,只要小孩子不哭了,做什么都成啊。

男人倚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胸,深邃的微挑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厉光。

唐安卿哄了一会,小孩子变得小声啜泣,最后也不再哭,趴在唐安卿怀里,“娘..坏人..”

“是啊,娘是坏人,我们玉儿不哭了就好,我们吃桃桃好不好?”唐安卿让包子把樱桃拿过来,唐安卿抓了几个塞到璞玉的小手里,小孩子也没有以往的那种欢喜,将樱桃洒在被子上,红彤彤的樱桃在那素白色的被子上显得格外的明显。

唐安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璞玉是真的生气了,抱起璞玉来,在堂屋内走着,小孩子那小嘴撅的就能挂香油瓶了,看到爹爹的时候,小孩子伸出手,叫着爹爹,唐安卿便将小孩子交给男人,“大叔,你好好哄哄他。”

男人抱着璞玉便出去了,唐安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将石桌上的布料什么的拿回来,倒是没去注意那春花是不是还在秀云姐门口。将布料放到大床上,将被子掀开,铺开布料,微微的觉得自己的胳膊有些疼,捋起袖子来,看着那白嫩的胳膊上的一块淤青,想来是刚才春花那女人撞着自己的时候,撞出来的。

包子看到,湛蓝色的眼睛忽闪着,“卿卿,那人实在是太过分了,你看看都淤青了。”伸出嫣红色的小舌舔着那淤青的部位,温热的舌头接触到唐那卿那细腻的肌肤,不一会淤青渐渐的消失了,包子才停下来,窝在唐安卿的肩膀上...

唐安卿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安抚着他的情绪,“包子,我又不是圣母,怎么能允许她三番两次的犯到我头上,现在还吓到了玉儿。对付人的时候不一定要以暴制暴,俗话说吐一口吐沫星子就能把人淹死,舆论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今天我并没有损失什么,春花说的那些话我不会放在心上,那些人对我来说就是过眼云烟,在我的眼里你和玉儿才是最重要的,是我的家人,是我要爱护的人知道吗?”

包子磨蹭着唐安卿的脖颈,伸出嫣红色的舌舔了舔唐安卿的脸颊,湛蓝色眼眸中的气愤消失不见,眼睛眯着,很高兴听到卿卿的话,他喜欢这样子的卿卿,生动的坚强的聪明的卿卿。

唐安卿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笑了笑,“好了,包子,我们去空间吧我准备找点东西给你和玉儿做玩具?”

包子忙不迭的点头,从唐安卿的身上下来,眯着眼睛趴在唐安卿的一边,满足的在大床上滚了滚。

将堂屋门关上,唐安卿便带着包子回到了空间,第二次来到空间内的山上,这座巍峨的山还是第一次见到的它那般模样,被烟雾笼罩着,郁郁松松的树木繁茂,“包子,我很奇怪为什么这里怎么没有动物?”

包子翘着尾巴跟在唐安卿的旁边,“这个我也不知道啦,从我一开始再这里,就没见到其他的动物啦。”

唐安卿点了点头,他们走的这条通往山顶的一条蜿蜒的小路,各色各样的鹅软石组成的小路,路边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随着唐安卿的走动,山中凉风习习,吹在身上顿觉的舒爽,那些花草随风摇曳着,连树上的叶子都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一路走来,唐安卿便看到很多她从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树木,还有一些果树,葡萄藤顺着一旁的树枝爬满着半个树枝头,成串的晶莹欲滴的青色的紫色的如玛瑙一般挂在枝头,远远看去就像是水晶一般透明,唐安卿让包子上去摘一串下来,包子看来事轻车驾熟了,迅速的爬上去,在最高的地方摘下来一串,递给唐安卿,深紫色的玛瑙一般的葡萄,如同精致的艺术品,唐安卿摘了一个放进嘴里,甘甜可口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美味的汁液泛滥开来,唐安卿眯起了眼,心想着等到春天来的时候移栽一颗到外面去,挂在自家的枝头,定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吃了几个,将剩下的递给包子,包子吃了几个,也就不吃了,衬着唐安卿不注意他的时候,偷偷的挖了个坑,将剩下的葡萄埋在里地面,然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跟在唐安卿后面转来转去。

山中的野花也挺多的,沟壑中,小溪边,山涧中,到处都能够看得到那些红似火白如雪蓝如天的娇艳若滴的花的踪迹,即使唐安卿不是个花迷,然而那些花朵着实是引人入胜。

山从的地上并没有那些落叶残枝,却是有着绿意盈盈的贴地草丛,走在上面软软的,就像是踩在柔软的雪地上一般,唐安卿平躺在草丛上,光线透过树林的树叶洒下来,和煦的光线照在脸上,还有那柔和的风吹着,拂在脸颊上,柔柔的,唐安卿毫无形象的的大字型的躺在草丛上,任由风吹着,听着树叶的哗哗声,还有隐隐约约传来的水流声,静谧宁神。

包子也学着唐安卿的样子,大躺着,四只爪子朝天,眯起那湛蓝色的眼眸,小嘴张张合合的。

唐安卿扭过身来,手指戳着包子的小肚皮,“包子,我还没问过你这空间有名字吗?这山呢?”

包子呜呜的叫着,躲开唐安卿的手指,趴在唐安卿的胳膊上,“这个嘛,好像是有的,不过都好多年了,我都不记得了,要不卿卿你给取一个吧。”

“哟,我们家包子老了,连记性都不好了。唔,让我想想看,我取名字还是很有天分的,看我家璞玉的名字就知道了,我看着山中有花有果,要不然就叫花果山呗,这花果山可是很有名的啊,那山涧中的瀑布就叫水帘洞,要是再有一只孙猴子就凑足了呢。那片竹海就叫滴翠谷,竹楼就叫安卿居好了。这空间的名字呢我再想想。”唐安卿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漂亮的眼中露出点点的狡黠,“包子,你说我们带点动物进来好嘛,就给你包子大王当小弟。”

包子一听,湛蓝色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昂着头围着唐安卿走了一圈,脑海中已经幻想着他趾高气扬的的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群想自己点头哈腰的小弟们,“这个主意好啊,卿卿赶紧去吧。”

唐安卿给了他个酸梨子,敲在了他的小脑门上,“这件事情还急不得,你想的太多了。”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包子正事还没干呢,对了你知不知道哪里有藤条?”

包子瞬间眼神黯然下去,低着头跟在唐安卿蹭着唐安卿的脚腕,用前爪挠着脸颊,不理睬唐安卿的话。

唐安卿轻轻的踢了踢包子,无奈的笑了笑,“好了,包子大王,我听说我们村子那座山上有一只吊睛白虎,要不你看看能不能让他给你当小弟?”

“哼,区区的一只小老虎算什么,本大王一定会把它领过来的。”包子才恢复了神采,昂着头。

“行了,我只是听说,不一定是真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哪里有藤条,要不怎么给你和璞玉做玩具?”唐安卿再次踢了踢又得瑟起来的包子。

“知道了,藤条啊我好像有见过,卿卿你跟我来吧。”包子点了点头,心下想着就算是没有那什么吊睛白虎,包子大王我也得找个称心的小弟才是。

“卿卿,你快过来啊,这里就是藤条了,我经常在这里玩的。”包子抓着那从高耸入天的繁茂树木间的垂下下的长满着须荆的藤条,就像是猴子一般转着一根一根的藤条荡秋千,白色的身影在高山深涧里飘荡来飘荡去。

唐安卿仰着脖子看着欢快的包子,会心的笑着,看着着几乎是垂到地上的藤条,让包子弄几条比较细比较软的藤条下来。

“卿卿,你找这些藤条做什么啊?”包子好奇的将藤条交给唐安卿。

“你想知道啊,”唐安卿看着在自己面前猛点头的包子,拿起藤条,甩了甩,“我还就不告诉你,我们该回去了。”

“卿卿你告诉我吧,告诉我呗。”包子跳到唐安卿的肩膀上,腆着脸。

唐安卿没说话,带着包子从空间内出来,停留在床边,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看来大叔带着玉儿还没有回来。打开堂屋的门,外面的阳光倾洒过来,唐安卿伸了个懒腰,打来了有些微凉的凉水,将那些藤条拍打了几下放到了水中。

“包子,等泡着十来分钟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