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31 人约黄昏

4K大章,二更送到。

——————————————————————————————

送走了广叔和刘坤,唐安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男人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以着不自然的动作收了回去,唐安卿暗自笑着,心里却是暖暖的,“大叔,你今天说了十个字呢,真是可喜可贺啊。”

男人早唐安卿一步回到厨房内,唐安卿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想将大门关上,西边就传来密密的脚步声,定睛一看走在前面的是秀云姐还有瑞瑞的那个孩子。

尝试着叫了一声,“秀云姐?”

秀云姐答应了一声,牵着刘瑞的手走过来,听着唐安卿的语气差不多正常了,才稍稍的放下心来,“卿卿,刚才来的是不是广叔和坤子他们?”

刘瑞也拉着唐安卿的衣襟,“卿姨,你没事吧,今天真是气死我了。”

唐安卿摸了摸他的头,“卿姨没事了,今天真是谢谢你和承安。秀云姐,你怎么知道广叔和刘坤来过啦?进来坐吧。”

“不用了,这不是我家黑子听到脚步身,叫了几声,我才出门看了看,对了你们家的饭桌和板凳弄好了,本来想给你送来的,青子和老三一吃起饭来就给忘了,要不明天在给你送过来?”

“没关系的,秀云姐正巧我们家我做好饭了,在我家吃饭吧,今天真是谢谢你和小瑞。”唐安卿拉过小瑞的手,小孩子亮晶晶的眼睛在昏暗下显得格外的明亮。

“这怎么能行呢,我家饭也做好了,瑞瑞他都吃过了。”秀云姐连忙摆了摆手,正想着拉着刘瑞的手回家呢。

刘瑞躲在唐安卿身后,朝着他娘吐着舌头,拉着唐安卿的手不放,另外一只手还扳着门框。

唐安卿笑了笑,“秀云姐,就让小瑞在我家吃吧,正巧还可以和玉儿作伴,等吃完饭我再送他回去,你看行不行?”

“娘...我去和小玉玩啦。”还没等秀云姐答应,刘瑞就钻进了唐安卿家,留给他娘一个小背影,秀云姐伸出手来指了指他,叹了一下气,便无可奈何的放下来,“卿卿,你看看那个臭小子,等下就麻烦你了,我就先回去了。”

唐安卿将门拴上,回到厨房,看着瞪着不知所措的刘瑞的自家小祖宗,点了点他的小额头,指了指刘瑞,“玉儿,这个是刘瑞,你叫他瑞瑞哥哥知道了吗?”

小孩子看了看自家娘,把手中的西红柿扔到一边,嘟着小嘴,在唐安卿的催促下才勉勉强强的叫了一声,“瑞瑞..哥哥..”

刘瑞看着就像是过年时候贴的年画里的小仙童一样好看的璞玉,有些不知所措的嘿嘿的笑了笑,在身上掏了掏的,才拿过来一个木头做的小木马,送到璞玉面前,“给你,这是我爹做的。”

唐安卿摸了摸他的头,领着他们到院子里,把煤油灯放到石桌上,璞玉一直抓着那个红色的小木马不放,唐安卿好笑把他另外一只手上的藤球放开,蹲在他的面前,“玉儿,你看瑞瑞哥哥把他的小木马都给你玩了,你是不是也把你的球球给瑞瑞哥哥玩?”

小孩子看了看刘瑞,才点了点头,踮起藤球上的布条,拍了拍藤球,藤球弹了起来,“给..你玩..”

刘瑞接过那还在弹起来的藤球看了看,朝地上扔下去,藤球弹了几次,才停了下来,惊奇的看着,“小玉,这是谁做的啊,它会自己弹起来哎。”

唐安卿站起身来,“这个啊是卿姨做的,瑞瑞要是喜欢,卿姨明天再给你做一个,它啊叫藤球,可以踢着玩的,几个人一起玩,明天把承安还有小胖叫过来一起玩吧。”

“卿姨,你不怪小胖他娘吗?今天她骂你还推你,早知道就不给小胖吃肉包子了。”刘瑞皱了皱小鼻子,气愤道。

真是个单纯的孩子,唐安卿拍了拍他的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瑞瑞,以后不准对大人不礼貌知道吗?春花是小胖的娘,你和小胖是好伙伴,你看要是小胖知道了你今天拿水泼他娘,他怎么反应?卿姨知道你是为卿姨好,可是你要是因为这个跟小胖闹别扭,卿姨会伤心的知道吗?瑞瑞是个好孩子,应该知道怎么做的是不是?”

刘瑞拍了拍藤球,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皮小子才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唐安卿,“卿姨,我知道错了,我当时太生气了,还把我们家的木盆给摔坏了,下次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不摔木盆了。明天我就跟小胖他娘说对不起,一人做事一人当。”

唐安卿扑哧的笑出声来,在刘瑞的注视下,忙不迭的点头,“瑞瑞真是个好孩子,还会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呢,谁教给你的?”

“我娘经常说我,我就学会了。”接着拍着手中的藤球,唐安卿转过身来看着自家的小祖宗,小孩子爬到石凳上坐好,玩着手中的小木马,放到石桌上,小木马还会自己摇晃,小孩子还不时的伸出小手指推搡着那显得精致的小木马,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起来很喜欢刘瑞送给他的礼物。

包子喵呜几声从厨房跑过来,“卿卿,吃饭了...”拉长的尾音显得包子大人格外的欢快。

唐安卿拍了拍自家儿子的小脑袋,“我们要吃饭了,玉儿和瑞瑞去洗手知道吗?”

刘瑞很听话的将藤球放到一边,小孩子把小红木马那在手里,塞到小兜里,才从石凳上小心翼翼的爬下来,唐安卿给他们打了水,帮着玉儿细细的洗了手,擦干净,将毛巾交给刘瑞,那小子已经用衣衫将手擦干净了,唐安卿让他们两个人坐好,才回到厨房里。

唐安卿在厨房的门口发现了怯怯探头的小兔子桃桃,那两颗红滴滴的眼睛在黑夜中就像是两颗红灿灿的宝石一般。拍了拍额头,说好今天下午给它做窝的,从厨房内拿出一小把青菜,还有半个胡萝卜,用小碟子成了水放在了厨房的拐角处,招呼着桃桃过来吃。

小家伙从拐角处探出头来,长长的兔子耳朵有一只还套拉着,嗅了嗅唐安卿放下来的东西,等到唐安卿起身走了之后,才悉悉索索的吃起来。

“大叔,今天做的什么?好香啊!”唐安卿皱了皱鼻子,有炸鱼的香味还有淡淡的米香味,将成出来的米粥端出来,随着热气的飘荡有着淡淡的米香味,将碗放下,手指摸了摸耳垂,有点热啊。

此时,东方的月光终于从乌云从中露出来,半弯的月牙高高的挂在枝头,莫名的唐安奇怪想起那句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啧啧,幽会什么都是浮云呢浮云。

菜都端上来了,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盘小油菜,唐安卿看了一眼放馒头的箩筐,原来大叔做的是肉饼呢。挂不得有炸鱼的味道。

因为瑞瑞坐了一个石凳,包子大人不得不屈尊趴到地上吃饭,不过唐安卿把玉儿抱过去坐在她的大腿上,包子大人才得以上位啊,不过他也不在意这些,有的吃总是好的。

唐安卿一边招呼自家小祖宗,一边忙着给瑞瑞夹菜,“瑞瑞,慢点吃,等粥凉了再喝啊。”

皮小子刚开始还有点扭捏,不过小孩子放得开,一会就吃得满嘴流油了,“卿姨,你做的饭可真好吃,比我娘做的好吃多了。”

唐安卿瞄了男人一眼,抿着嘴笑,“这饭菜可不是我做的,是玉儿他爹爹做的。”

璞玉脸颊鼓鼓的,像那白白嫩嫩的肉包子一般,听了他娘的话,口齿不清的张了张嘴,“爹..爹..”

男人夹了一筷子的鸡蛋放到小孩子的面前的小碗里,还有一块肉饼放到刘瑞的面前放下,唐安卿莫名的看了他一眼,嘴角挑着一抹优雅的弧度,桃杏一般明媚的小脸在昏黄的油灯的灯光还有那银白如霜的月光下显得格外的柔美,唐安卿夹了一筷子的青菜放到男人端起的碗里,“玉儿他爹爹,你看瑞瑞都夸你做菜好吃呢。”

男人举起的筷子僵了一下,微微的撇过头去,不动声色的将唐安卿夹过来的青菜放进嘴里,优雅无声的吃着自己的饭,唐安卿撇过眼去,不再看他,拿起手绢给玉儿擦了擦沾到脸颊上的饭粒,将他的小碗放到他的手边,握着他的小手喂他喝粥,小孩子别别扭扭的才喝了半碗粥,就不愿意再喝,唐安卿也不勉强他,夹了几筷子鸡蛋给他吃,还有半个鱼肉肉饼放到他面前的碟子上,让他倚靠着自己的腿吃饭。

包子喵喵了几声,唐安卿会意的将那剩下半个肉饼放到他面前,用筷子另外一头敲了敲他的小脑袋,“别吃那么多,容易积食。”

刘瑞好奇的看着包子,还有包子面前的小碟子,夹了一筷子西红柿放到碟子里,高傲的包子大人连看都不看那西红柿一眼,继续啃咬他的肉饼。“卿姨,你们家猫好奇怪,我给它夹西红柿,它看都不看一眼,怎么那么挑食,我们家黑子可是什么都吃的。”

那只笨狗怎么能和本大王相比!包子冲着皮小子摇了摇小尾巴,表示不屑他的话。

“这只猫被我宠坏了,所以才长这么弱小。”唐安卿温柔的看了一眼石凳上的包子,包子大爷瞬间变成了包子长工,喵呜的朝着唐安卿腆着脸。

璞玉啪嗒一声伸出小手打在那讨好包子长工的背脊上,谈后继续吃他手中的肉饼,包子长工一朝被打,本想打还回来,谁料到打他的竟然是一群人最不能惹的璞玉,呜呜的叫了几声,趴到唐安卿的肩膀上,磨蹭着。

唐安卿黑线,让包子从她肩膀上下来,包子长工觉得受委屈了,连肉饼也不迟了,一溜烟跑到堂屋去了。唐安卿看着那还剩下一小半的肉饼,这包子还学会甩小性子了。索性也不再管他,继续吃饭。

刘瑞长大了嘴,似乎要说着什么,不过张了几下还是闭上了嘴,黑兮兮的眼珠转啊转的,不知道在打些什么注意,埋下头继续吃饭,昂头将米粥倒进嘴里,抹了抹嘴,拍着自己的圆溜溜的肚子,今天吃的真饱,明天找承安和小胖去说啊,一定会羡慕死他们,“那个,卿姨唐叔小玉,我吃饱了,先回家去了。”

“你等等,我送你回家。”唐安卿把璞玉扶正,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刘瑞那小子已经开了门,衬着月光,蹦蹦跳跳的走远了。

唐安卿将最后一个碗放到碗柜里,将锅里的泔水舀到一旁的有些破烂的木桶里,盖上木锅盖,擦了擦手中的水渍,将抹布放到案板上,眉宇间都是淡淡的满足,直了直腰,看了看一起玩藤球的男人和璞玉。

心想道,人活一世即便广厦千间也不过只睡那八尺卧榻;良田万倾,最基本也不过是那一日三餐,知足则乐,过贪必忧,现在的我觉得很幸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堂屋内出来,磨蹭着唐安卿的脚腕,喵呜着。“卿卿,本大王生气了,本大王...”

唐安卿微笑着将他抱起来,磨蹭了一下他的脸颊,将案板上的包子的小碟子放到他的眼前,“就知道你会这样,还给你留着的,我说你是不是把那些水果给吃了,跟你说过几次了,不要吃那么多,你以为你的胃无敌啊你。喂,你怎么了?”

包子那如同蓝宝石一般晶莹透亮的眼珠上蒙上了淡淡的水雾,再配上那可怜兮兮的小脸抽搭搭的小表情,两只小爪子抓着唐安卿的衣襟,“人家太感动了嘛..卿卿..嗝..”

唐安卿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背部,让他顺过气来,把他抱在怀里,就像是哄着自家小祖宗一般,包子内心单纯,就像是一张白纸,单纯无条件的信任着自己,爱哭爱笑跟小孩子一般,怎么没有料到这竟然是一方神兽。

包子扒在唐安卿的怀里,抽泣了一会,又不太好意思的露出被两只前爪蒙住的小脸,被卿卿看到本大王哭泣啊,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卿卿啊,那个你刚刚什么都没有看见对不对?”

“是是是,我啊没看见某包子在我怀里抽搭啊。”唐安卿笑着将他放下来。

4K大章,求各种票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