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37 母鸡抱窝

“爹爹,喝完了..”乖乖的喝完半碗绿豆粥的小孩子扬起头来,任由爹爹熟练的给他擦嘴。等到爹爹将毛巾放下来,璞玉才从石凳上爬下来,站在唐安卿的面前,看着她还是很平坦的肚子,眼巴巴的看着,仿佛下一刻唐安卿的肚子就会鼓起来,小弟弟就会出来和自己玩。唐安卿摸了摸他的头,指着门外,“玉儿,小瑞还有承安找你玩呢,你要不要去?”

璞玉看着门外探头探脑的两个人,两个小孩看到璞玉看过来,连忙朝他招手。“小玉,过来,我们给你看好东西。”

璞玉也看了看他们,有点不太感兴趣,窝在唐安卿的怀里,留了个小背影给他们俩。唐安卿笑着点了点他的额头,招呼两个小家伙进来,“你们俩有掏了什么好东西?”推了推面前的瓷盆,“这里还有些酸甜果,你们俩吃吧。”

他们俩个倒是不客气,一人拿了一个,承安挠了挠头,嘿嘿的笑着,把另外一只手摊开,赫然是一枚深青色的蛋,“我和瑞瑞小胖还有小旺去河边捞虾子的时候,在一处芦苇丛里发现的,有七八个呢。小玉,你要不要这个,给你。”说着把手伸到璞玉的眼前。

小孩子看了一眼,接过来,两只手握着,这深青色的蛋比鸡蛋要大上不少,唐安卿接过来看了看,“你们俩知道这是什么蛋吗?会不会是野鸭蛋?”

两个小孩连忙摆手,“不是啦,卿姨!我们以前在野鸭子窝里弄回来的蛋的颜色没那么深啦,就是那种有一点的青色,而且还比这个蛋要大啦。那个那个..”说道这里承安就不说了,推了推一旁只顾着啃酸甜果的刘瑞,小声的说着,“你别只顾着吃啊,你和卿姨说,快点啦。”

一旁的刘瑞擦了擦嘴,咧开嘴,一口灿烂的白牙,“嘿嘿,卿姨你看这个蛋?”

“是不是又想在卿姨这里烤蛋?”把那深青色的蛋塞到璞玉的手里,唐安卿笑着问道。

“卿姨你怎么知道?嘿嘿,不过这次我们想吃炒蛋,就像是炒鸡蛋那样子。那个,剩下的蛋都在外面的石头下面呢。”惊喜加期待的看着唐安卿,两个小孩子一溜烟出去,兜了藏在外面石头下面的蛋回来,小心翼翼的放在石桌上。

“怎么还会有鹌鹑蛋?不是说只有七八个吗?”唐安卿拿起来一个有兵乓球那么大的表皮上有棕褐色斑点的蛋来,问道。

“卿姨认得啊鹌鸟蛋啊,这个可好吃了。煮着吃,这些是在另外一个芦苇丛里掏出来的,煮着吃。”刘瑞很自豪的拿起拿着一个蛋在璞玉面前摆了摆,不过小孩子才不理他,径自的抓着唐安卿的胳膊,爬到石凳上,划拉着那些深青色的蛋,护到自己的身边来。

“嘿嘿,小玉要是喜欢的话,下午的时候我们再去呗,河边还有好多芦苇丛呢。”刘瑞扒拉着头发,那上面还有着水草。承安也看到了,给弄下来。

“你们俩不是想知道这青色的蛋里面是什么鸟吗?瑞瑞你们家老母鸡最近是不是抱窝呢,把这蛋塞到鸡窝里,让母鸡孵出来。到时候就知道了。”唐安卿笑着说道,两个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思考唐安卿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承安推了推刘瑞,小声的说着,“瑞瑞,我觉得卿姨说的不错啊,说不定是天鹅呢。”

“天鹅?怎么会?可以是可以,承安我想吃炒蛋。”刘瑞先是点了点头,不过再看看那几个被璞玉摸来摸去的蛋,又犹豫了。

承安受不了的拍了拍他的头,瞪着他,“你就知道吃,你怎么那么傻啊我们可以留几个让唐叔炒嘛,你不会是不敢把蛋放到你们家鸡窝里去吧?”

“谁说我不敢了,我们家老母鸡最怕我了。好吧好吧,那就先放几个。”转过头来,挺了挺胸膛,拍了拍胸膛,“卿姨,放心吧,不过就先放四个蛋怎么样?”

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俩说来说去的唐安卿早就想笑了,抿着嘴,点了点头。不过自家祖宗可不是好惹的,唐安卿哄着才拿出来四个蛋给刘瑞,然后目送他俩拿着蛋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家放蛋了。

璞玉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娘笑的开朗,拽了拽他爹爹的袖子,小手指指了指躺在躺椅上慢悠悠摇晃着的他娘,再眨巴眨巴那麋鹿般的大眼睛,“爹爹,娘笑笑..?”不过还是不明白他娘为什么看到瑞瑞哥哥和承安哥哥拿着蛋蛋走了之后,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难道是这蛋蛋里面有什么?还没等到他爹爹的回答,小手抓起一个蛋就扔在了地上,那蛋还硬是没碎,滚吧滚吧的到大树那边去了。璞玉放开拽着爹爹的袖子,小跑着去追那深青色的蛋去了。

包子喵呜着,从肉包子堆里露出头来,同璞玉一样好奇的看着抿着嘴笑的唐安卿。

唐安卿扶着自己的胸膛,深深的呼吸让自己的情绪平息下来,拿出手绢来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情绪才慢慢的变得平和起来,“我听说抱窝的母鸡都特别的护着窝,而且容易攻击人,不知道瑞瑞他们俩要怎么办?可不要被母鸡啄了才好。我不过是说说而已,这两个孩子还真的去了。”

仿佛是要回应唐安卿的话似地,隔壁院子里传来了刘瑞那如杀猪般的嚎叫,“娘啊,娘那只母鸡啄我手指啊!承安快来把鸡打走啊!”还有秀云姐的声音,“你们两个皮孩子,干什么的,还不从鸡窝那里走开!”

唐安卿朝男人耸了耸肩,一脸的无辜。

过了没多久,刘瑞和承安灰溜溜的走过来,衣服上和头发上还有着鸡毛,估计是抓母鸡的时候留下来的纪念品,瑞瑞的衣角还被扯烂了,不过他们手里拿着的蛋没有了。走到唐安卿面前的时候,刘瑞那小子反而是眼睛亮亮的,很是自豪的朝着唐安卿举起自己被母鸡啄了的那只手,只是破了皮看起来不是很严重,“卿姨,看我们家母鸡啄的,不过它被承安拿棒子打了,我就趁机把蛋放到鸡蛋里面去了,放到了最里面。嘿嘿。”

承安一脸的无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往刘瑞旁边退了一步,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璞玉朝着他招手过来,指了指离地半米高的藤椅,“抱抱,上去。”

一米高的承安很努力的想要抱起身高七十多厘米的小豆丁,双手从后面搂住璞玉的胸膛,憋着劲试着抱起来小豆丁,不过藤椅有点高了,承安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抱上去,最后还是小豆丁的爹爹将小豆丁抱起来,放到藤椅上。小豆丁趴在绿色的毛毛虫上露出小屁股来。包子很有眼力见的在小豆丁说要上来的那一刻,就窜着绳子爬到树上去了。

“你们两个小崽子,真是气死我了,你们都干了什么啊你们?”秀云姐从隔壁出来,拿着擀面杖挥着,瑞瑞和承安一看,一溜烟窜出大门,往东跑去了,估计又是去河边玩了。临走的时候,瑞瑞那孩子还指了指蛋,唐安卿对着他点了点头,那孩子才眉开眼笑的跑了。

秀云姐见他们跑了,声音也小了下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对着唐安卿笑了笑,眉宇间还有些气愤,“也不知道两个孩子怎么想的,竟然让母鸡给孵蛋,这不承安那孩子差点就把我们家那只抱窝的老母鸡给打晕过去,真是气死我了。卿卿啊,我厨房还有火,先回去了啊。”说完就转身回家了。

唐安卿笑了笑,包子从树上蹭下来,趴在唐安卿的怀里,让唐安卿给他顺毛,似乎是美好的一天呢。唐安卿用手臂挡住从树叶间洒下来的阳光,嘴角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