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41 重男轻女

()“不对啊,小胖子那家伙去哪儿?”承安看了看,突然说道。

“别管他,那家伙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我看他不是进了你奶奶家吗?我躲在厨房你躲在门口边,那家伙不会是躲到羊圈里去了吧,嘿嘿,我们不去找他他一会就会自己出来了。”刘瑞搂住承安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其他的几个小孩子也跟着点头,别看人家小胖子一身肥肉,可是人家就是会躲,上一次躲到那个烂水井里,上上一次躲到大树上面,每次大家都找不到他,只能喊着让他自己出来。

包子眯瞪了一下眼睛,霸住唐安卿的肩膀,喵喵的叫着。“嘿嘿,卿卿你猜那小胖子躲到哪儿去了?他就躲在水缸里睡着了,嘻嘻我们不去找他,天黑他也出不来哦。”唐安卿摸了摸包子的头,璞玉小孩子扬起头来看着他娘,星星眼,两只大眼睛亮闪闪的,娘好厉害哦。不过只剩下胖哥哥没找到了,扯了扯他娘的衣襟,“娘,胖哥哥?”唐安卿俯下身来摸了摸自家小孩子的有些凌乱的头发,“这次不是玉儿赢了么?你胖哥哥他说不定在哪睡着了,所以啊才没听到我们玉儿的话。”

小孩子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来微微的昂着头来看着其他的几个小孩,“玉儿赢了。”旁边的小牛也发出哞哞的叫声,仿佛就是在小孩子助威似的。

“这是怎么了?哟,这不是卿卿嘛,好稀罕啊你怎么在这儿?”话说着,从西边的胡同里走出来的挺着腰的女人。唐安卿定睛一看,才发觉那是刘老三的媳妇凤莲,这可比十几天前见到她的时候还显得臃肿了,肚子哪里像是才六七个月的,就像即将要临盆一般。眼睛下还带着明显的水泡,唐安卿看着她往这边走着,都替她担心唯恐她一个不注意就会往前栽下来。

感觉到璞玉抓着自己的手握紧,唐安卿便把小孩子抱起来,“凤莲嫂子,这不是我们家玉儿在这儿玩,我来看看。玉儿,这位是凤莲婶子。”璞玉窝在唐安卿的颈窝里,不过眼睛还是看着凤莲,还闪着疑惑的光芒,“莲婶婶..”然后看着唐安卿,又看了看凤莲的肚子,指了指凤莲的鼓起来的肚子,软软糯糯道:“娘,莲婶婶,也是弟弟?”

凤莲一听这话乐开了眼,挺着的大肚子颤啊颤的“卿卿啊,你们家小玉真会说话,他咋就知道我肚子坏的就是个大胖儿子呢。我看啊还是儿子好,你看不像是我家的这个丫头,见个人都不知道说话的小倩你个死丫头,还不快叫人,还杵在那里像什么样子”后面的几句话是冲着站在几个小孩子最边上的瘦弱的小女孩说的,声音变得尖刻起来。

旁边的那个挺瘦弱的小姑娘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唐安卿,低下头来小声的叫了一声卿姨,小小的细细的声音还带着点颤音。唐安卿皱了皱眉头,不过很快就微笑了开来,走过去把璞玉放下来,俯下身来和小姑娘平视,挡住了凤莲看过来的视线,唐安卿摸了摸小姑娘有些黄黄的头发,“倩倩真是个乖女孩,有空就来卿姨家来玩,我家就是村子最东边的那家。”

小女孩怯怯的抬起头来,她有一双及其清澈的眼睛,黑白分明,印照着唐安卿的脸。微红的手指扭捏着身上过于肥大的衣襟,仿佛是不确定一般,怯怯的开口,“真的吗?”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却是让唐安卿有一种仿佛看到当初玉儿的眼睛那般,微笑着点了点头。

“卿姨,丹丹也可以去吗?”唐安卿的衣襟被另外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拉住,问话间还带着撒娇的语气,粉嘟嘟的小嘴微微的撅着。唐安卿仔细的看她,七八岁的小姑娘,虽然还没有张开,却也是挺精致的小姑娘,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肌肤虽不是牛奶般嫩白,却也是象牙白般。再看她的穿着艳红色的侧襟小褂,粉色的罗裙。现在再站在瘦弱的刘倩面前,对比之下越发的显得这小姑娘不像是小山村养出来的姑娘。看着唐安卿的时候,虽说是在撒娇的语气,却着实带着点别的意思。唐安卿笑了笑,这古代的人都早熟,先人诚不欺我也。唐安卿站起身来,牵着自家小祖宗的手,对着其他的几个孩子说道:“你们都可以来卿姨家找玉儿玩,玉儿说是不是?”

璞玉乖乖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样子。唐安卿摸了摸他的头,便对着站在一旁的风莲说道:“莲嫂子,你们家田里忙的怎么样了?”

凤莲似乎在等着唐安卿问这句话似的,唐安卿的话才刚落音,便是兴高采烈的说道:“这不是我怀着儿子不能下田么?我弟弟便专程从娘家过来帮着割稻子,这不还借了秀云家的驴,我看啊到傍晚的时候就差不多收完了。卿卿你还别说,我娘就说了要我好好的安心养胎,过几天她就到我家来照顾我。你呢,你这不是害喜了吧,一个多月了吧,怎么没见你母亲家来人?婆家的人也没见着来啊。”

凤莲姐说话间,几个孩子觉得无聊就跑到一边玩球去了,还是当初唐安卿给瑞瑞做的藤球,几个男孩子就跑去踢着玩了。倩倩一直站在唐安卿的身后,那个叫丹丹的小姑娘似乎想和璞玉说些什么,不过小孩子一直倚靠着他娘的腿也不理会她,包子趴在唐安卿的肩膀上假寐。

听了凤莲的话,唐安卿笑了笑,“原来秀云姐家的驴是被凤莲嫂子借走的啊,怪不得要去借用我家的牛呢,你看这不我家的小牛还在这儿呢。”说着还指了指那正在一旁卧倒着的小牛,璞玉啪嗒啪嗒的跑过去,蹲下身来拍了拍小牛牛的头。

凤莲也没有料到唐安卿这么说,脸色有点不太好,“你看老三去借驴的时候也不问清楚,早知道秀云姐她家也收稻子就不借了我出来的也有会了,小倩你个死丫头还不给我回家洗衣裳去,还等着我给你洗啊你”倩倩听了,低着头小跑着走了。凤莲嫂子也转过身,扶着大肚子,慢慢的摇摆着回去胡同去了。

“卿姨,丹丹很讨人厌吗?为什么我和小玉说话他都不搭理丹丹?”唐安卿转过身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如水杏般的眼眸上蒙上了一层水雾,似乎下一秒小姑娘就要哭出来了。唐安卿看了一眼径自和小牛玩顺毛游戏的小屁股扭向她们的自家小祖宗,再看看就要哭出来的小姑娘,不管怎么样再怎么早熟也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孩。“丹丹这么好看,玉儿怎么会讨厌你呢。我们家玉儿只是不喜欢和生人说话。”

“真的吗?卿姨也觉得丹丹长得好看吗?不过丹丹觉得卿姨也很好看,这是只小猫吗?好好看,我能摸摸它吗?”丹丹破涕为笑,歪着头打量着唐安卿肩膀上的包子。包子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兴趣的闭上眼睛把小脸埋在唐安卿的颈窝里,磨蹭了几下甩了甩尾巴,接着睡过去了。唐安卿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那水杏一般的眼中出现的怒气有点明显了呢,依然微笑着对她说道:“不好意思,包子他也不喜欢外人摸他。”

“哼,谁稀罕摸它,我舅舅家有好几个比它好看的猫呢”小姑娘没料到今天竟然好几次被拒绝,现在还是一个猫也看不起她,我才不稀罕呢。转身就走了,隐隐约约的还听到小姑娘的嘀咕,‘不就是一只白点的猫嘛,我摸你还不是看的起你…’

唐安卿微笑着看着听着小姑娘的一言一行,伸出手来摸了摸包子的脊梁,柔顺的毛发被梳理的很整洁。包子再度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小姑娘,眯了一下湛蓝色如天空般澄澈的眼眸,“卿卿,人家决定讨厌她了~”

唐安卿在心里吁了一口气,看着那红色的背影渐行渐远。“小姑娘被家人宠着说你一句,你怎么还会和人家小姑娘一般见识。”走到自家小祖宗面前,璞玉抬头来看着唐安卿,扁了扁嘴,“娘,爹爹还不,回来。”

唐安卿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把早晨他爹爹给他梳好的头发揉乱,“想爹爹啦,爹爹一会就回来了。”

“玉儿饿了…牛牛也饿了…”唐安卿摸着他的小脑袋的手停顿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几个玩球玩的一头汗的男孩子们把藤球一扔,“啊啊,累死我了,小胖子怎么还不出来?喂,小胖快出来吧”瑞瑞朝着广叔家大喊了一声,这个时候几个人才想起来还没有出来的小胖子,几个人也不玩球了,排成一排一起朝着广叔家叫喊着小胖子。

“我们去找找他吧,不会是在哪儿睡着了吧。”承安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