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46 娶妻生子

()璞玉小脸一扭,也不听他爹的话,扯了扯唐安卿的衣袖,“娘,读书。”

“好,娘来看看读到哪儿了,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这句话就是说大禹是他爹生出来的,我们往下看哦玉儿…”本来唐安卿有些繁体字不太认识,不过这几天读书的时候那些繁体字不多,阿宇也认识。读几天就差不多认识了。

轻声的温柔的声音环绕着几个人,如清泉般清脆温柔的声音,书本上那些枯糙无味的文字在唐安卿的嘴中出来也变得有趣味来,偶尔唐安卿还会停下来给璞玉解释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黄昏已经谢去,夜幕早已铺开。高耸的群山郁郁葱葱被高悬着皓月的韵白如霜的淡淡的光笼罩着。在黑色的夜空里镶了一圈又一圈攫绿,有事呗拂过的夜风飘动,发出轻轻的沙沙声,只那么一阵,就消失在无限的宁静之中。

眼前突然一亮,橙红色的火苗燃烧着照亮了石桌周围,晕黄的光淡淡的笼罩着他们。唐安卿扬起头来,唐白宇刚把烛台放到石桌上,蜡烛渐渐的燃烧着,书上那本来有些模糊的字也变得清晰起来。璞玉拉着唐安卿的衣袖,“娘,然后呢?”

“然后啊,当第三次,大禹经过他家门口的时候,从他家门里传来婴儿的哭声。这一次啊大禹的儿子出生了,不过他还是忍着想念儿子的心没有进到家门,就带着他的属下再次去治理黄河去了。这就是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了,玉儿告诉娘你在想什么?”唐安卿把书本阖上,问着自家儿子。

小孩子点着小下巴,似乎还在想着刚才唐安卿读的那个故事,认真可爱的模样唐安卿也不忍心的去催促他说话,摸了摸茶杯还是温热的,心也柔软起来,喝了一口茶,一股馥郁的粟香飘散开来,色泽绿翠莹润,在心里暗赞一声好茶,却不知阿宇从哪儿得来这极品的好茶叶。继续抿了一口,感受着甘甜的粟香味缠绕在舌尖的感觉。

“娘,大禹不在家,为什么还会有,宝宝?”璞玉那软软糯懦的带着点甜甜的意味的词在唐安卿还没有喝下那口茶时问出来,眨巴着渴求的大眼睛看着他娘。

唐安卿急急的把口中的茶咽下去,摸了摸自家孩子的小脑袋,她现在真的想知道她家娃娃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想点什么?不过,这样的原因总不能实话实说吧,她可不认为现在是给自家才两岁的儿子上生理课的时候。整理了一下语言,“因为宝宝是娘生下来了,是大禹和他妻子爱的结晶。等以后玉儿长大了,也会娶妻生子的知道吗?”

“那玉儿,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小孩子被转移了注意力,看了看坐在一边看书的爹爹,踮着脚尖,小手往上伸着比划了一个高度,“和爹爹一样大吗?”

唐安卿扶着自家有些摇晃的璞玉,“是啊,玉儿要好好吃饭,才能长高高知道吗?”

小孩子打了个小哈欠,乖乖的点头,“玉儿有,好好吃饭。”揉了揉乌溜溜的眼睛,从唐安卿怀里出来,趴到他爹爹的大腿上,摇晃着他爹爹的大腿,“爹爹,困了。”仿佛就像是印证着他自个的话似的,璞玉捂着小嘴又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眼角还有了点点的泪水,看来小孩子是真的困了。

“要睡了?”唐白宇把手中的书放在石桌上,把璞玉抱起来放到大腿上,让小孩子枕在自己的胸膛上,轻柔的拍了拍小孩子的背部,那清冷的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温柔。

璞玉拽着爹爹的衣襟,小拳头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点了点头。浓密纤长的睫毛阖起来,小手指蜷缩起来,脸皱巴巴的。再被爹爹抱起来的时候,还努力的睁开眼睛,朝着唐安卿摆了摆肉呼呼的小手,“娘,弟弟,晚安…”

唐安卿温柔的说着晚安,温和的看着依赖着他爹爹的自家宝贝,却是莫名的觉得有些苦涩,自家宝贝就不像原来那样一心一意的依赖着自己,甜甜的叫着自己娘,乖乖的拽着自己的衣襟。不过现在小孩子有了爹爹可以依赖,有了伙伴在一起玩。再过几年,自家儿子也会去离开自己去上学,然后会离开自己到更远的地方去,去见识外面的世界,再过几年会娶妻生子,有自己的小家,一家三口的和和美美。

“哎,娶了媳妇忘了娘啊。”唐安卿苦涩的想着,一想到那样的画面就会闷得难受。听了唐安卿的叹息,包子伸出前爪拍在自己的脑门上,啪的一声甩了甩尾巴,跳到唐安卿的大腿上,挠了挠她的手,乌溜溜圆滚滚的湛蓝色的眼珠在晕黄的烛火下显得格外的亮晶晶。喵呜着,唐安卿的伤感他也感受到了,嘿嘿,难得有机会自己可以安慰卿卿了,包子昂着头有些得意的想着,挠了挠头努力的组织着语言。“卿卿啊,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啊。小鬼才两岁啊,你都不知道他每天起床第一声都是叫娘,还没穿好衣服就趴在你床边,等着你醒呢。”停顿了下来,看着唐安卿低下头来看着自己,心里的得意更上一层,那爪子抚了抚自己的虎须,像个老学究似的。“还有啊,吃早饭的时候都会问白宇为什么娘不吃饭,小脸皱巴巴的可可怜了。所以啊,咳咳那个啊今天小鬼说要吃肉包子…”说的这个包子皱吧着小脸,我也想吃啊。

唐安卿拎起来包子前两个爪子,摇晃着示意包子继续安慰她感伤的心,不过她的嘴角慢慢的翘起,如水杏般的眼中也出现了温柔的笑意,仿佛一湾清澈的泉水,泛着淡淡的涟漪。

呜呜,“那还用我说啊,小鬼是心疼你才不吃肉包子呢,可怜的我啊十天都没见荤腥了啊。”可怜兮兮的露出还带着一丝绿幽幽的韭菜丝的虎牙在外面,唐安卿抿着嘴笑着,指了指包子那白森森的牙上那韭菜丝,“包子,你牙齿上还留着韭菜丝。”

好笑的看着包子嗷了一声,窜到木盆边,扒拉着木盆里的水挠牙去了…

露出笑容的唐安卿心忖,是不是自己的情绪变化的有点快,自己竟然还悲秋伤春来了,璞玉一直都是自己的宝贝,这一点从来都不会改变。暗自叹息了一下,将桌子上的书收拾起来,看了看唐白宇一直在看的书《千金方》,是本医书么?不过这好像是从空间内随手拿出来的书吧,自己还没有整理过呢。看来还得找时间去竹楼里看看呢。

端起烛台,看着还在水边扭来扭去的包子,唐安卿嘴角抽搐了一下,她怎么还没有发现包子他很臭美呢。出声道:“包子,回屋了。”

包子还稍微有点不舍的离开木盆边,亮出白森森的牙齿呲着牙给唐安卿看,猛一看还挺吓人的。“好了,挺白的,别吓人了,赶紧进来。”唐安卿把门轻轻的推开,招呼着臭美的包子进来。

呲呲牙,人家那里吓人啦,卿卿真是不懂得欣赏。包子跳到唐安卿的手腕上,在唐安卿的手腕上荡悠着,在心里腹诽着。唐安卿不问他也差不多知道他在想点什么,那张皱巴巴的小脸什么都写在上面了。掀开帘子过去,把烛台放到条案上,两本书也放在原来书上,轻声的问道坐在床边的唐白宇,“阿宇,玉儿睡着了?”

唐白宇把小孩子那伸在外面的握着的小手放到被子里,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小孩子动了动,哼唧了一声,那软软糯糯还带着鼻音的迷糊声音,还吧唧了一下小嘴,然后沉沉的睡去。唐安卿伸出纤细的中指戳了戳自家宝贝的小脸,在唐白宇的眼神下戳了一下就停了下来。

“阿宇,明天做点荤腥吧,玉儿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唐安卿抱着包子坐在床边,对微微低着头‘慈爱’的看着璞玉的唐白宇说道。

“好,早点休息。”掀开帘子,留给唐安卿他那挺拔伟岸的背影。

包子扭吧扭吧小身体,亮出来白亮亮的牙齿,耶明天有肉吃了在大床上滚来滚去,还是卿卿说话有用啊。唐安卿俯下身来亲了亲自家儿子的额头,晚安宝贝。披散开来头发,把木簪子放在梳妆台上。自从害喜之后,唐安卿那些首饰都没有带过,简简单单的用木簪子将秀发挽住。把外衣脱了摺叠起来搭在衣柜上,拎过来兴奋过头的包子,塞到被窝里,自己也平躺着过去。

“包子,晚安。”

喵呜,“卿卿,晚安,明天有肉吃了,嘿嘿。”

唐安卿无奈的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知道了,赶紧睡吧。”

唐白宇擦干了头发,轻声的走进来,小女人还有孩子都已经睡熟了,站在床边,那如夜海般深邃的眼中出现了那温婉的容颜…

夜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