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47 山鸡野兔

()天蒙蒙亮,万籁俱寂,处于山脚下的小山村安静的沉睡着。

从南边走过来一个人影,挺拔伟岸,手上似乎还带着什么东西,慢慢的从点点雾气中走来。他踩在柔软的草地上却几乎没有听到声音,周围的黑暗也仿佛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从远处走来,等到来到村东头第一家的手才停下来,黑暗中男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东西放到门外的石板上。

轻声的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将外衣脱下来放到晾衣绳上,才轻轻推开堂屋的门,掀开帘子,看着床上的小孩子和女人都沉稳的安睡着,那微微的皱着的眉头才松开来。走过去把翻滚到靠墙位置抱着绿色的毛毛虫抱枕睡得香甜的小孩子抱回来,重新盖好被子。转身却是对上了那亮晶晶的湛蓝色的眼珠,微微的眯着眼睛,那湛蓝色的眼珠迅速的往后退着,直接窝在唐安卿的怀里,内流满面。人家不过是想看看你在干吗,也不用这样瞪人家吧。好冷啊,蜷缩着趴在唐安卿的怀里,包子心忖。

唐白宇只是看了包子一眼,觉察到无碍之后,才出门到厨房中,开始忙活起来。

鸡鸣时分,包子揉吧眼睛从被窝里小心翼翼的钻出来,皱了皱小鼻子,是生肉的味道。扒拉到窗户边,往外面看,厨房里没人院子里也没人呢,白宇去哪儿了?明明是问道生肉的味道还有鲜血的味道的啊,我看我看我再看,爬到窗户上沿,才勉强看到虚掩的大门外的唐白宇,看到那白白嫩嫩的生肉,包子伸出红艳艳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愉悦的爬下来,跳到璞玉的床边,拿着尾巴拨愣在璞玉的小脸上。

小孩子被骚扰了,哼唧了几下,伸出小手来一把抓过那造事儿的尾巴,扔到一边。翻滚过小身板,把脸埋到枕头里继续睡,小手还抓着枕头。

包子扒着床沿,气哼哼的呜呜几声,小鬼真不识好歹,你还是快点醒醒吧本大王才能跟着你去看看情况啊,小鬼。可惜璞玉完全听不到他想的,吧唧了几下红嘟嘟的小嘴,甜甜的睡过去,一般都是唐白宇坐好早饭叫璞玉起床的。包子转头看着沉睡的唐安卿,再看看吹得正香的小鬼,从床上跳下来。你不去,我自己去,哼。昂着头,蹑爪蹑爪的推开堂屋门,一溜烟的跑到门边,推开虚掩的房门,刚探出头来就看到那黑漆漆深邃的眼睛,吓得赶紧退回去,还识趣的把大门关上。呜呜,卿卿我又被瞪了,人家好可怜呐。不过要是能吃到肉,本大王就宽容大方的先原谅你好了。

殊不知唐白宇的眼中却是多了点笑意,他可不是故意的。干净利落的将手上灰色完整的兔子皮晾到一旁的石板上,看着地上还在晕着的两只山鸡还有一只红棕色的兔子,仔细看的话它们身上没有一处伤口,一旁的瓷盆里还冒着热气,浓浓的血腥味被热水冲散着,鲜红色的血液流淌在瓷碗里。而唐白宇修长的手指上和衣服上却丝毫的血渍都没有沾到。

觉察到西边有脚步声,随手将那三只扔到院子里去,才继续手上开膛的动作,锋利的刀尖在微白的天色下闪着亮光,脚步声越来越近,“白宇,你这是杀啥呢?”是刘青的声音,低沉浑厚的声音中还带着点鼻音,看来像刚睡醒的样子,他从村里的场子里回家,就看到这唐白宇在家门口磨刀霍霍,才走过来看看。看了看那放在石板上的灰色的兔子毛,吃惊的说道:“阿宇这个是不是野兔子啊?你难道上山了?那可危险啊,山上有大虫难道秀云没跟你们家的提起过?”

唐白宇头也没抬,熟练的将兔子开膛,把里面的兔子心啊肝啊取出来放到热水里,“田里捉的。”

刘青听了吁了一口气,“那就好,那你忙吧我回家了。”

唐白宇嗯了一声,把血水倒到一边的水桶里,换了一盆新的热水。

东方渐白,丝丝的朝霞布满了半边天,林子里的雾气渐渐的散去,新的一天开始了。

卧室里光线倾洒进来,原本有些昏暗的卧室也渐渐亮了起来。安静沉睡着的小孩子翻滚过来,白嫩的像是能够掐出水一般的精致的脸颊露了出来,粉嫩嫩的唇瓣动了动。随着他的蠕动,身上的被子滑落下去,露出小孩子身上穿的绣着懒羊羊的睡衣,可爱的一坨屎就在那屁屁的位置。

突然那清脆带着点尖锐的声音响彻在安静的小院子里,‘咯咯’,还有那悦耳的叫声‘咯-克-咯’。璞玉揉了揉眼睛,慢慢的睁开迷糊着的眼睛,摸了摸旁边,爹爹不在,好吵哦,万一吵到娘睡觉怎么办?真讨厌

包子还趴在堂屋的门边眼巴巴的看着厨房,连璞玉醒过来都不知道。小孩子没看到爹爹也不哭不闹,自个从大床上爬下来,套上便便形状的小拖鞋,磨磨蹭蹭的往外面走去。还好包子闪的快,要不然的话非得让璞玉把他当成东西踩上去不可。

“爹爹…爹爹…”趿拉着小拖戏跑到厨房门口看着正烧菜的唐白宇,软软糯糯的还带着点未有睡醒的鼻音,小孩子有些委屈,他还没有睡够就被声音弄醒了。唐白宇看着只着单衣的璞玉,连忙擦了手,把璞玉抱回到堂屋内,从衣柜里拿出小孩子的衣服给他穿上,璞玉老老实实的在他爹的指挥下伸胳膊伸腿,“爹爹,吵,咯咯的声音。”

那两只山鸡还有那一只黑兔子都已经醒过来,怕是山鸡受惊之后尖锐的声音把小孩子吵醒了。不过一旁的唐安卿还睡得正熟,要不是那两只山鸡只叫了那么几声的话,怕是也不会现在在院子里啄着绿叶了。那只兔子倒是安静的蹦来蹦去,试图从篱笆墙内蹦出去,不过稍稍的一听到脚步身就会躲到角落里。

唐白宇给璞玉穿好衣服,抱着他下来套上鞋子,抱着他出来。指了指那在篱笆下逗留的两只山鸡,“那是山鸡,给小玉玩的。”自然留下它们来还有有点用处的,唐白宇看着璞玉那高兴地小模样,这样想着。

这两只山鸡脖子上有着宝石蓝的一圈羽毛,脖颈上还有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颜色艳丽的羽毛,全身是灰黄色的带着圆斑的,羽毛上的颜色也挺艳丽,不过一眼看去最吸引人就是那一圈宝石蓝般颜色的羽毛。小孩子平日对颜色艳丽的东西比较喜欢,现在又是见到了以前没有见过的动物,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和它们玩。视线扫在篱笆的角落里,红不拉几的一团,还有那艳红色的眼睛,卷卷的长耳朵,露出来的白嫩嫩的大门牙。璞玉拉扯着唐白宇的衣襟,小手指指着那红棕色的一团,“爹爹,兔子,红红的。”

“嗯,是野兔子。小玉在院子里看着它们,爹去做饭。”把璞玉放在大树边,轻声的说道。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趴在堂屋门框上的包子,“包子,看着小玉。”

天发誓,包子瞪大着那宝石蓝的眼睛,虎须还在颤动着,小心肝颤啊颤的。对上唐白宇的眼神,忙不迭的点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一溜烟的跑到璞玉边上。还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眼唐白宇,发现他就是回到厨房再去做饭。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男人叫他的名字,想想冷不丁的打了个小小的寒颤。

在包子的陪同下,新加入的两只山鸡还有一只野兔子都很温顺的让璞玉玩,揪了揪野兔的长耳朵,从山鸡的尾巴上得到两根深绿色的羽毛,小孩子很高兴的在院子里和三只玩耍着…

可怜的早晨醒过来打算去后院觅食的桃桃小兔子,刚出窝就看到那悲惨的一幕,吓得一上午都瑟瑟的缩在它的窝里,啃着被藏起来的胡萝卜。

兔子肉的香味从厨房传出来,才解救了处于水深火热的中的三只。璞玉乖乖的放下它们,把两根绿色的羽毛放在石桌上。嗯待会拿给娘和弟弟看。

颤颤悠悠的端着木盆放到厨房的门口,“爹爹,洗白白。”

唐白宇给他放了温水在木盆里,小孩子很自觉地蹲在木盆前欢快的洗白白。包子瑟瑟的挪到木盆前,拿起前爪沾湿,挠了挠毛茸茸的脸。还朝着水面呲了呲牙,尖锐的虎牙亮出来,真白。

等到小孩子洗完手和脸,唐白宇把晾衣绳上的毛巾递给他,小孩子胡乱擦了擦脸,麋鹿般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爹,“爹爹,肉肉?”一副小馋猫的样子。

唐白宇拿起毛巾细细的给璞玉擦干净脸上和手上的水珠,“是兔肉,去叫娘起床。”

“好,让弟弟也吃肉肉啦。”白白净净的小娃娃一枚,蹦蹦跳跳的到堂屋去叫他娘和弟弟起来吃肉肉,爹爹真好哦。

留下来的包子往后退了几步,蹭来蹭去,才转过身来一溜烟的跑到堂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