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51 小弟风波(下)

()051小弟风波(下)

包子带着兴奋的声音微弱却又清晰的传入到唐安卿的脑海中,唐安卿把罗裙上的柳条还有那些小花放到一边,到河边去看着自家向前倾了小半个身体的儿子。「嗯,你找到它了?」

“乖,玉儿不要靠的那么近?怎么样好不好看?”把璞玉牵过来,摸了摸他头顶上的花环,捏了捏他脸上的滑嫩的肉肉,粉妆玉琢的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小仙童一般。“我们家玉儿真是人比花娇呢。”

「是啊是啊,卿卿你不知道他还是我这一只血脉的传承者呢,啊啦啦啦~虽然是还只有千千千千分之一,不过本大王还是很高兴啦。现在本大王正在欣赏一出打戏呢。」不用唐安卿怎么想,现在的包子一定是扭着小腰刷着尾巴呲着他那白森森的牙齿。「嗯,那你先欣赏着。」

“娘,娘?”璞玉昂着头扯着唐安卿的衣衫,唐安卿微微的愣了一下才低下头来,“怎么了,玉儿?”

“刚才,娘不理玉儿。”小孩子忽闪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软糯糯的童音如泉水叮咚,清脆悦耳,里面还夹杂着点点的委屈,就连头顶上上那些娇艳的小花都有些黯然了。唐白宇也看向这边,不如说他一直看着这边,刚才那小女人却是愣神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唐安卿蹲下身来,把委屈的小儿子抱起来,亲了亲他的脸颊,“不好意思,玉儿。娘刚才在想别的事情,没有听到玉儿说话,刚才玉儿跟娘说什么?”

小孩子搂住了唐安卿的脖颈,扁了扁红嘟嘟的小嘴,“玉儿想问,花花娇娇,是什么?娘不理玉儿。”

“人比花娇啊,就是说玉儿比花儿还好看,还漂亮。”往上托了托小孩子的小屁股,玉儿长了些肉比之前重了些,白白嫩嫩的脸颊上也长了肉。

璞玉听了唐安卿的话摸了摸头顶上的花环,从上面摘下来一朵紫色的牵牛花插在唐安卿的发髻间,插完之后拍了拍唐安卿的发顶,一脸满意的不行的小模样。“娘也比花花,好看喽~”

这个臭小子,话都还没有说顺溜,小嘴就那么甜,长大了可怎么了得?不过唐安卿还是扬了扬嘴角,亲了亲璞玉的额头,“谢谢玉儿的赞美,那..”璞玉会意的吧唧一下亲在唐安卿的脸颊上,如其说是亲还不如说是啃,留下了黏黏的口水亲亲,亲完之后咧开了嘴角,咯咯的笑着。

唐白宇手上的鱼竿晃动了一下,璞玉看到了小小的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趴到唐安卿的耳朵边上小声的说道:“娘,有鱼鱼了。”唐安卿也配合的趴到他耳边小声的问道:“玉儿是怎么知道的?”“是爹爹说的,鱼鱼上钩,就会动哦。”小孩子很认真的说道,“啊,娘看,出来了。好小啊,哎。”等到唐白宇把鱼竿拉出水面,那上面小小的还不到十厘米的小黑鱼让期待着的小孩子叹了一口气,皱了皱白嫩的小鼻头,“爹爹好笨。”

唐安卿噗呲一下的就笑出声来,“玉儿怎么能这么说爹爹,能钓出来什么鱼可不是爹爹他能够决定的,我们要体谅爹爹的鱼竿。”有些促狭的看向那枝条做出来的鱼钩,璞玉哦了一下。

唐白宇把鱼竿收到手边来,从削尖的枝条做成的鱼钩上将那小小的长还没有十厘米的小鱼拿下来,重新丢到水里去。鱼儿碰到水,水面泛起了不小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水纹向外扩散着。然后男人从旁边拿起了一个蚂蚱的后腿钩在鱼钩上,然后将鱼竿继续洒在水里,开始了新一轮的垂钓。

小孩子看了一会也就没兴趣了,甩着小腿想到了什么似的,心疼的摸了摸唐安卿的脸颊,“娘,玉儿要下来,娘会累。”

听了自家儿子的话,唐安卿狠狠的亲了亲小孩子的额头,把他放了下来,贴着他的脸蹭了蹭,“玉儿真乖,玉儿是娘的贴心小棉袄。”

玉儿也乐得跟他娘玩贴鼻子的游戏,听了唐安卿的夸奖,虽然不太懂的贴心小棉袄是什么,不过娘是在夸奖玉儿呢,蹭了蹭唐安卿的鼻子,点了点头,“玉儿是娘的小袄袄。”声音中带着小孩子独特的哝囔。

母子俩厮摩了一阵,小孩子牵着他娘的手在河边的草地上溜达着,时不时的采几朵鲜艳的小花塞到唐安卿的手里,还兴高采烈的在草丛中找着蚂蚱,唐安卿看着他趴在地上往前推囊着,膝盖磨蹭着地面,这样的方式膝盖上不磨出洞来才怪呢。

「卿卿啊,听到没?嘿嘿...」包子得瑟之极了声音在唐安卿的脑海中响起来,唐安卿招呼着璞玉小心一些,站在树阴下听着包子的话。「那个,卿卿你都不知道我小弟有多厉害,那两只狼哪里是我小弟的对手,左勾拳右勾拳的就刷刷的把那两只狼干趴下了..」

「它同意做你小弟了?」唐安卿打断他得意的话,问道。

脑海中沉默了一下,唐安卿抿着嘴角,就知道包子那家伙大概还没有让那只他未来的小弟看到他吧。「...这个还不简单,本大王只要出现在它面前,它还不得乖乖的那个俯脑袋称小弟嘛,卿卿你就等着本大王的好消息呗~」

那个俯脑袋称小弟不会是传说中的俯首称臣吧,难道包子不知道还有个传说中的一山容不得二虎么?不远处,几乎匍匐前进的璞玉猛的往前一扑,小手捂住一个地方,捏住一个青色的蚂蚱站起来朝着唐安卿挥着小手,“娘,我捉到,一个蚂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献宝似的把那个青色的蚂蚱捏在手里给唐安卿看。唐安卿伸出手指来触摸着青色蚂蚱的触角,那没有被璞玉抓着的两只前爪挥舞了一下,唐安卿吓得把手指缩回来,然后镇定的把手放到背后去。“玉儿真能干,去给爹爹送去吧。”

小孩子无疑有他,得到娘的夸奖之后,便拎着那蚂蚱的两条后腿又屁颠屁颠的跑到河边去,把那只辛辛苦苦抓到的蚂蚱递给他爹爹,然后坐在唐白宇旁边的小木桩上。令唐安卿惊奇的是,唐白宇还另外拿出一根小一点的鱼竿挂上那只蚂蚱递给自家儿子,璞玉乖乖的有模有样的两只手抬着那根鱼竿,一脸正经的坐在等待鱼鱼的上钩。

唐安卿就这么倚着树干,看着他们父子俩的背影,温和的阳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清澈的河水缓缓的流动着,河里的绿色的水草也晃动着,繁茂的芦苇丛也随风晃动着,偶尔还有家养的鸭子从水面上飘过去,天空中有成群成群的鸟飞来在南边的山上栖息下来,秋天的迁徙开始了呢。

这样静谧的环境下,温馨如水。唐安卿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眼中柔和如水。

「卿卿啊卿卿本大王有小弟啦~本大王一出门一个顶俩哈不过我小弟说它在这山里活的挺快活的,不想到咱空间来。怎么办?」包子现在的姿势是坐在那只白虎的背上,周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坐下老虎啃噬着新鲜的血淋淋的狼肉,偶尔还亮出那白森森的虎牙。

唐安卿总觉得脑海里还回荡着包子那得意的声音,不过后来那还有点沮丧声音让唐安卿还蛮高兴的,朝着南山的方向看了看。「软的不行来硬的,包子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嗯,本大王懂了。」包子说完这几个字之后,唐安卿的脑海里再也没了包子的声音。

“爹爹,为什么竿竿还没动?”刚坐下来没一会的璞玉磨蹭了小屁股,举着钓鱼竿的胳膊也酸酸的,索性就把鱼竿放到地上,麋鹿般的大眼睛直直盯着那鱼竿。唐白宇还依然是扶着鱼竿的挺直着背坐着,拿起自家儿子的鱼竿放到自个手上。璞玉扁了扁小嘴,他也没什么耐心等着鱼鱼上钩了,爬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跑到唐安卿这边来跟唐安卿抱怨鱼鱼不上钩。

唐安卿捏了捏璞玉那红嘟嘟的嘟起来的唇瓣,“玉儿要有耐心才能等到鱼鱼上钩啊,不过娘觉得是不是鱼鱼不喜欢吃蚂蚱?”

“哎,爹爹说鱼鱼,可以吃的。那娘说,鱼鱼吃什么?”璞玉努力的挣开唐安卿捏住的他的唇,呼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唐安卿想了想,在自家儿子期待的眼神中说道:“这个啊,鱼鱼也许喜欢吃虫子啊喜欢吃蚯蚓啦,娘也不是很清楚。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我们去查查书上怎么写的好不好?”

“嗯。”璞玉认真的点着小脑袋,娘知道的好多啊,要看书书,“玉儿也看哦。”

“好好好,我们家玉儿也看书。”唐安卿刮了刮他秀挺的小鼻头,笑着说道。

太阳[你读啊]慢慢的升高着,阳光变得有些**辣的。小孩子把花环挂在小牛的犄角上,拍了拍小牛的肚子,“爹爹,娘,小牛吃饱饱了,我们回家啦。”

唐白宇看了看日头,差不多辰时末了,他们出来也差不多一个多时辰了,改回去了。何况,看了一眼站在阴凉处的小女人,太阳光有些强烈了,对身体不好。于是就把手上的鱼竿收起来,那小篓子里还是那孤零零的一条鱼。背起来,鱼竿直接挂到树枝上。

小孩子乖乖的坐在大牛的背上,朝着唐安卿招呼着,“娘,回家啦~”

“就来。”唐安卿望了望南边郁郁葱葱的山,「包子,我们回家了,你也早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