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72 遗留玉简

妖孽?不知道怎么的唐安卿想到了这个词,不过看向那个男人还是抿了抿嘴唇,手指覆上了手腕上的佛珠。“你就是这个佛珠的前主人?”毫无波澜的话,水润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莫名出现的男人,丝丝的鉴定从眼眸中划过。

“呵呵,已经很久没有人称呼本座为妖孽了。”话语中还带着点无尽的沧桑,仿佛历经了千万年沧海变沧田。然而下一刻那深紫色瑰丽的狭长的丹凤眼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从半空中飘落下来围绕着唐安卿,口气里有着无比的还念,伸出纤细的手指抚摸上那圆润的佛珠,“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哦,卿。”最后一个字仿佛绕过了千百回,如同低喃细语,柔情万千。

这个人没有任何的心跳,就连气息都没有?唐安卿想要挣出手来,却感觉就像是被束缚住一般,伸出手想要推开他却是穿过他的手臂。苍白的脸上渐渐的红润起来,不是因为害羞,不过很快却是平静下来。转过头来看着那人倾国倾城的侧脸,“你到底是谁?”

男人放开那佛珠,坐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奢华的王座上,紫色的衣摆飞动着,如同谪仙一般,坐在那儿颇有些君临天下的意味。轻启朱唇,“我的时间不多了,你现在看的我只不过是我的虚影而已。”这一次男人并没有再用本座,他在说“我“。

唐安卿安下心来,不也许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忌惮过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这个男人身上带给她很深的羁绊的熟悉感,来自灵魂。

唐安卿静静的听着男人的讲诉,原来她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是所谓的穿越,是既定好的轨迹。不或许是说当时转世的时候除了些许的纰漏,她才会出现在原本的世界。所以才成为无父无母的孤儿,等到这个男人的真身发现了之后才做出了一些相应的措施来弥补这个错误。而宋妮原本即是她的身体,只不过灵魂不是她而已。而她会来到刘家沟也是他算计好的吧。

“呵呵”坐在王座上男人轻声的笑了,微微上挑的眉眼中带着淡淡的狡黠,冲着唐安卿摇了摇纤细如玉的手指“不,那可不是i哦。那是既定的缘分哦,不然那个男人,哦是叫唐白宇吧他怎么会出现呢。卿空间的景色怎么样?”

唐安卿怔了一下,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不禁点了点头。“确实很好,很像是世外桃源。那些衣物和首饰是你准备的?”

“是啊,可是按照你的尺寸做的,还喜欢吧。说道刚才冰洞里的那些首饰,”王座上的男人顿了一下,微挑的凤眼中出现了点点的笑意和狡黠,粉色的嘴唇勾起“我以为凡界的人都很喜欢呢,所以就给卿你留了不少。不过有些都让包子丢着玩了,这是个可爱的名字。那些个就算是给卿和孩子们的见面礼吧,呐卿儿?”

“怎么了?”不管这个男人那绕了千百回的“卿”或者“卿儿”,听到男人叫她,抬起头来看向他。

“你都没数那有几份么?”男人难得看着唐安卿有些吃瘪的样子,深紫色瑰丽的眼中满是笑意还有那几乎化不开的宠溺。男人一步一步的从王座上走下来,声音低柔,“卿儿,我知道你只有这世的记忆,不过那也好。过些平淡的日子也好,还有顺其自然,再过些年我们就可以在见面了。”说道最后,男人走到了唐安卿的面前,唐安卿直视着他,张了张唇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男人突如其来的那个吻噎了回去。

额头上的触感,唐安卿有些错愕的看向那渐渐消失的男人,徒留下的那句近在耳边的话语:“再见了,我的妹妹。”唐安卿伸出手去想要抓住那即将消失的衣摆,却又是传过那紫色的衣摆,如同低语般的声音在这渐渐消散的空间里响彻着,“哥哥?”

唐安卿忍不住的握了握拳,嘴角抽搐了几下,他从一开始就在说一些暧昧不清的话,害的2以为是原来的她和他之间有什么不得了的暧昧纠葛什么的,搞了半天到最后只是哥哥?不过那些五人份的首饰是?“送给卿和孩子们的见面礼”、“你都没数那有几份么”,难道是说自己会有四个孩子么?口胡(应该是可恶吧?)!

唐安卿皱了皱秀气的眉,手指覆上佛珠,自己所谓的便宜哥哥只是告诉自已这个佛珠本来就属于自己,其他的任何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告诉过自己。难道这个便宜哥哥就是来告诉自己要好好的享受生活,然后死了之后再见面么。

茫然然的空间撕裂开来,外面的寒气扑面而来,正在吐槽的唐安卿揉了揉眉心,试图将刚才那段暧昧不清实则有很多地方要吐槽的会面抛开来。包子正趴在那冰雕的大床上睡得正香,不知道梦到什么嘴角还流出可疑的晶色的液体,提溜在那晶莹别透的大床上,瞬间成了冰柱。

唐安卿走过去把包子抱起来,那冰柱嘎巴脆的倒在大床上。包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磨蹭了几下唐安聊的脸颊,“卿卿你没事儿吧?上君跟你说了些什么?人家等着你就睡着了,呜呜。”

唐安卿顺着他的毛,视线看向那箱子,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低下头来不再去看那发着五彩光芒的翡翠和宝石。安抚的摸了摸包子毛茸茸的小脑袋,“没事儿,只是见到了我的便宜哥哥说了一些有的没得。呐包子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去吧,我担心玉儿和阿宇他们就要回来了。”

“哦,卿卿啊我要吃那个香炸泥鳅。”包子哦了一声,想来上君可能是跟卿卿解释一下这佛珠的来历吧(事实上完全不是)。听唐安卿说要回去,包子趁机的要求道。

唐安卿点了点头,本来就要抱着他从冰洞里出来,临站起来的时候唐安卿回头看了一下那摆在大床上的箱子,心里生出了有些不舍。再怎么说这也是她的便宜哥哥送给她的见面礼。“包子,你可以把那箱子搬回到竹楼里去吗?”

包子猛的拍了拍脑门,有些讨好的看向唐安卿,伸出壮在小爪子上的一个拇指大小的陈色的玉佩。“对了,卿卿你不说搬东西我还忘了,这个玉简是从那个箱子下的一个暗格里找到的,里面还带着不少的灵气,上君说要留给你的。”

唐安卿伸手接过来,虽然看着这玉简只有拇指那般大小,可是拿在手中却是有种异常沉重的感觉。把它放在手上细细的摩挲着,这玉牌的材料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上面雕刻的并不是常见的祥瑞花纹,而是一些看不懂的古朴纹饰,似乎和着冰洞里的有些雕饰有些相似。这握在手上似乎还有丝丝的暖气流淌出来,闭上眼睛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丝丝的暖气顺着手指到达到手腕处一一又是那串佛珠!

睁开眼睛仔细打量着那渐渐变得温润的玉简,脱去了原本的陈色,渐渐的露出它的颜色来一一青绿色。忽然玉简在手里抖动起来,唐安卿觉得这冰洞里的寒气还有佛珠里气流正疯狂的往这玉简中涌过来。

包子受不了那几乎成实质的寒气蜷缩到唐安卿的怀里来,“卿卿,似乎这冰洞里的灵气大量的涌到着玉简里来了。”边说着还贪要的吸着那浓郁的灵气,感觉到通体舒畅啊。

正说着,唐安卿手中的玉简随着灵气的不断的涌来,越发剧烈的抖动着。

那青绿色的玉简上的青绿色仿佛在那小小的玉简上流动起来一般,越来越浓郁,越发的向那就要滴出水来的翠绿一般。

仿佛达到顶点一般,唐安卿手中的那块玉简猛的抛井一阵翠绿色夹杂着银白色的光来。那流光分成了两股,银白色的光透过冰洞四散到外面的空间去,而那翠绿色的一股光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唐安卿的眉心。

呼一一呼一一呼

翡翠绿色的光芒带来的存储的大量信息并不是杂论五章,而是有序的仿佛被牵引着一般充实着唐安卿的识海中,并没有给唐安卿带来一丝的不适感。另外带来的还有那精纯的灵力,那大量的灵力仿佛找到了主人一般,有序的在唐安卿的周身经脉穴络巡回运转着。唐安卿本来微皱着的秀眉渐渐的松开来,翡翠绿的灵力的每一次运转都仿佛带来灵魂的无尽的滋养温润,仿佛进入到一个神奇的世界。

包子在一边贪婪的吸收着遗留下来的精纯的灵气,一边好奇的看向唐安卿手中那渐渐的变成青绿色的玉简,湛蓝色的圆溜溜的眼珠提溜的转着。既然着玉简里的灵气那么纯良,嘿嘿等到卿卿醒了之后那就让她给自己玩吧,卿卿那么好肯定会给自己的啊。

接收了那海量般的信息之后,唐安卿就像是海绵一般吸收着那些知识,看来自己那便宜哥哥还是留给了自己有用的东西呢。粉色的唇瓣勾起了浅浅的弧度,浓密纤长的睫毛慢慢的颤动着,唐安卿慢慢的睁开眼睛,那一霎那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是有翠绿色的光闪过,再去看时那深邃如海般的眼眸中却还是那一片黝黑。

原来是这样啊

~~再见了,我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