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10 去往山村

“唐大姐,唐大姐…”远远的一个嘹亮的声音传来……

唐安卿停下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原来是虎子。马车在唐安卿的旁边停了下来,虎子那张笑的灿烂的脸出现在唐安卿的面前,“唐大姐,你在这里买包子啊。小玉呢?怎么没有带他出来啊?你现在在哪住啊?”

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唐安卿忍不住的打住他的话,将手中的肉包子递给他,问他要不要吃?虎子推辞了一下在唐安卿的坚持下才笑呵呵的摸了摸头才接过包子,唐安卿又回去买了五个包子。“虎子,大清早的你怎么在这里?”回答了虎子的问题之后,坐上虎子的马车会客栈去,吃着肉包子唐安卿问道。

虎子听到唐安卿住在客栈里面,露出一口白牙,“啊,我替人家送东西去了,连夜回来的。没想到就在早市里面遇到你,早知道的话就让你去住我家了,我家就我娘一个在,你去的话我娘肯定会很高兴的。”

唐安卿笑着没有正面回答,突然想到这虎子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虎子,我今天就要走了。对了我想问问你离这里最近的城镇有多远啊?”

虎子一手驾着车,另外一只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离这里最近的城镇啊,就是桃源镇了,我舅舅家就在那个镇上,离这里大约二百里,赶马车快的话一天多就到了。”

“虎子,你下午有没有空啊,我想租你的马车到桃源镇去,我的东西不多就两口锅占了点地方,你看行不行?”

“说什么租不租的,我娘昨天还说让我给舅舅家送东西去,正好我就送你们去,要是我娘知道了我还收你钱,肯定会骂我的。呵呵,唐大姐,到了,下午的话我就来客栈接你怎么样?我还是先回家跟我娘说一声。”听了唐安卿的话,虎子咬了一口肉包子,含含糊糊的说着。

额这人是不是傻啊!唐安卿一脸的黑线,这种人放到现代就是一个二傻啊,不过少年的干净的笑容还是感染到了唐安卿,看了看东方冉冉升起的朝阳,今天是个艳阳天!

目送着虎子的马车消失在大街上,唐安卿才转身进入到客栈里来,将房间的门关上之后,唐安卿才转身进入到空间中去,将早晨买来的菜一一整理了之后放到了一楼的储物间里面,才到楼上的时候包子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而璞玉则是趴在被窝里面将脸埋在枕头中,任凭唐安卿怎么叫他他就是不出来,还在被窝里面拱啊拱的。“包子,玉儿他怎么了?”

包子摊开手,表示他也不知道,“小家伙从他一醒来的时候就叫了几声娘,不过一会他就这样子。”

唐安卿掀开被子,笑开了,原来是小家伙画地图了啊。将璞玉抱起来,他还是不抬头将头窝在唐安卿的肩膀处,小小声的叫了一声娘。唐安卿哄了一会,才哄过来,给他换了衣服,拍了拍他的头,“好了,玉儿不就是画地图了嘛,小孩子都会这样子的。娘买了肉包子,我们洗完脸脸去吃肉包子好不好?”包子大呼一声,跑到客厅去吃肉包子去了。小家伙一看包子跑了,就从唐安卿的怀里挣扎着下去,踉踉跄跄的也走到外面去了。唐安卿看着他走到了门口没有摔着才放下心来,看了看大床上的一滩痕迹,笑了笑,将被褥搭在窗户边上,小家伙都知道害羞了呢,真可爱!

等包子啃完了两个肉包子,璞玉啃了两口肉包子,唐安卿才从里间走出来,吃了一个肉包子之后,跟包子说了他们下午要去桃源镇去,可能要明天早天才能到,包子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吃完之后喝了一口水,跟唐安卿说要去摘水果吃,啪嗒啪嗒的下楼去了。唐安卿无奈的笑了笑,璞玉吃了第三口就不想吃了,将包子放在桌子上,走过来倚在唐安卿的腿上,摆弄着自己昨天的玩具,唐安卿擦了擦自己的手将璞玉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坐好,给他擦了擦手还有小嘴,亲了亲他的额头,“早安吻,玉儿,娘就带你到外面玩好不好,还有昨天的那个大哥哥。”璞玉也学着唐安卿的样子亲了亲唐安卿的脸颊,小嘴叫着娘,玩…

等了一会,包子也回来了,还顺便给唐安卿捎带了几个芒果,三个人这才从空间中走出来。

上午的时候,唐安卿还领着璞玉还有包子在集市上转了转,买了一些昨天没想到的东西,一些作料,花椒啊香料啊等等。顺带着买了一些针线,因为本身还有宋妮的一些关于针线方面的记忆,所以那些绣花什么都不会成问题,后来太阳大了之后怕璞玉被晒到,买了一把绘着荷花的伞,回到了客栈。

才回到客栈没多长时间,虎子就驾着车来了。

“张大叔,今天生意怎么样啊?”将马车停在客栈大门的旁边,也不栓马虎子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进了‘悦来客栈’。

掌柜的抬起头来,看到是虎子,放下手中的算盘,哈哈的笑着,“虎子是你啊,今个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啊?”

虎子摸了摸后脑,“大叔,我是来接唐大姐的,她在不在啊?”

掌柜的想了一下,才觉得是在说唐安卿,指了指楼梯,“那位客官才刚从外面回来,要不要我让小二去叫她一声。”

“那就谢谢大叔啦,我让小二哥带我上去,唐大姐说是有一些东西要搬,我上去帮帮忙。”虎子就跟着小二哥去了唐安卿的房间。

“我说虎子啊,你什么时候跟你们家小春成亲?你们这定亲了有一段时间了吧。”小二哥推了推他的肩膀,一脸八卦的问道。

虎子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嘿嘿,快了,快了。”

“切,你每次都说是快了快了,好了这就是那位客官的房间了。”小二哥一脸的遗憾,敲了敲房门,“唐大姐,是我啊虎子,我来帮你搬东西啦。”

来的这么早?唐安卿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水果,才把门打开,“虎子,怎么来那么早啊?吃午饭了没有啊,赶紧进来吧,我东西都放在这里了,没有多少。”

“我吃过了,我娘听说是要到我舅舅家去,早就催着我啦。”虎子两手将唐安卿打包好的东西拿起来,小二哥也顺便帮了一下忙,唐安卿最后只拎着包袱,抱着璞玉从上面下来,结算了钱之后,跟掌柜的道了别,坐上了虎子的马车。唐安卿的买的那些东西都放在了马车车厢里面,就抱着璞玉坐在副驾驶座的位子,包子他趴在车厢闭目养神呢。

马车走了一会之后,唐安卿才对虎子说道:“虎子,你看我和玉儿我们还没有吃午饭,你看着这附近哪里有小吃铺子,我们去吃点东西。顺便啊买点东西路上吃。”

虎子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包,他娘给准备了路上吃的东西,不过想想也是,唐大姐还领着孩子总不能吃干馒头吧,就找了一处面馆听了下来,“唐大姐,这里的拉面很好吃的。我在这里等你啊。”

唐安卿也没有推辞,在饭馆里面点了一碗鸡蛋面,喂了璞玉几口,就巴拉了几口吃完了,临走的时候还在隔壁的一家熟食店打包了一些卤肉准备在路上吃。

&&

马车在城里面行驶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到了城门口,唐安卿还是第一次见到了这个朝代的兵差,他们既有纪律的站的笔直,从他们的精神中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们的气势很强大,完全没有一些古代电视剧中那些纨绔的兵差的样子,经过了例行检查以后,他们就出了城门,一路往南行走了。

驾着马车,虎子放下自己的鞭子,让他的‘红枣’自己往前走。“唐大姐,出了城门我们就一直往南走了,这中间没有什么城镇晚上的话我们就只能在野外停一夜了。以前我一个人的话我都是不停的,现在我怕小玉受不了。”冲着璞玉坐着鬼脸,“叫叔叔,小玉。”

璞玉看着他的脸,一点都不认生,被他的鬼脸逗笑了,两个小酒窝出现在稍微长了点肉的小脸颊上,努力了几次,终于成功叫出了‘叔叔’,不过不太清楚,虎子也很高兴了。两个人玩

现在还是那种土路,虽然被压得很平整,但是还是颠颠簸簸的,一路上见到都是路两边的树木,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有一点新鲜感,后来看得多了就没有什么兴趣了。璞玉本来还和虎子闹腾着,后来也渐渐的累了,趴在唐安卿的怀里睡着了。唐安卿将他往自己的身上抱了抱,让他更舒服一点,不过后来一个大咧咧还是把小孩子弄醒了,揉着眼睛含着小眼泪看着唐安卿,唐安卿左哄右哄才把小孩子重新哄着睡着了,幸亏到桃源镇不算是太远,早知道就应该让金雕来送他们的,不知道那个大家伙怎么样了?去了哪里?

到天黑之前,马车停下来两次,差不多半个时辰的样子,一来让红枣歇一歇,二来唐安卿和璞玉也觉得受不了,唯一觉得舒服大概就是在马车车厢睡得昏天暗地的包子了,唐安卿有一次掀开帘子看他的时候,他还舔了舔嘴角,睡得一脸的‘安详’。

天蒙蒙黑的时候,虎子提议说停下来,在野外过一夜。就选了一处还比较平坦的地方,璞玉早就醒了,黑兮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娘…黑…”

唐安卿亲了亲璞玉的脸颊,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部,“乖,玉儿,一会我们到马车里面去好不好,一会就不黑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包子从马车里面爬出来,他的声音在唐安卿的脑海中响起,“卿卿,我饿了…”这个吃货!一听到吃东西就醒过来,不知道他长得什么耳朵?!

虎子将红枣牵到一处草多的地方,摸了摸它的头,顺了顺它的毛,红枣很听话的站在那里,虎子又喂了些水给红枣,扭过头来对唐安卿说道,“唐大姐,晚上的天气比较凉,我们得生点火,我去找点柴火来,顺便找点水回来。”唐安卿让他早去早回,虎子就往一旁的树林钻过去了。

唐安卿将璞玉放下来,“玉儿乖,娘去马车里面拿点东西出来,站在这里等着好不好?”

璞玉乖乖的站着,唐安卿将今天买的卤肉拿了出来,又拿了一点璞玉喜欢吃的樱桃出来,包子一路跟着唐安卿手中的肉,乖乖的跟在唐安卿的后面,左一句卿卿右一句卿卿的,不过唐安卿很坚决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我画个圈圈诅咒你!

虎子过了没一会就回来了,抱着一些柴火,还有一水袋水。将柴点燃了之后,唐安卿坐在地上,拥着璞玉烤火。将下午买的卤肉分了一半给虎子,包子终于从黑暗的小角落里面出来吃到了卤肉…

一时间除了几个人吃东西的声音,就只剩下火苗嘶嘶的声音。

“虎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别的声音?”唐安卿侧耳倾听了一下,突然说道。

虎子将嘴中吃着的肉咽了下去,直起耳朵听了一下,“唐大姐,我没有听到任何的其他的声音啊。你是不是听错了?会不会是小树林里面动物的声音。”

唐安卿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可能是我听错了吧。”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包子,“卿卿,似乎是打斗的声音。”

不会是那么的衰吧,唐安卿哀叹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