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17 腊月里来

?

腊者,接也,新故交接,故大祭以报功也。()腊月正是那寒梅盛开之时,也是祭祀之月。寒风吹来,深山也是昭显了萧条之意。今日来气温降,各家各户的人也少是出来凑在一起拉家常,窝在家里。

冬闲下来,妇女们在家里缝制新年的衣物,男人们倒是想着衬着到山上打打猎,活动活动来着。小孩子们倒是开始兴奋了,腊月到了就表示着新年就到了,有压岁钱可以拿有好吃的吃,最高兴的莫过于这群小孩子了。

唐安卿最近越发的慵懒了,越来越冷也愈发的不愿意出去了,每日斜躺在软榻上看看书跟璞玉玩玩和唐白宇厮摩着。窗下书案上放着笔墨等物,一只美人耸肩瓶中插着细细的数枝红梅,鲜红色的梅花花瓣还有稀稀疏疏的如同血翡翠般的梅花苞,清淡雅致,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溢满室中。

唐安卿穿着一件米白色绸缎直身长棉服,白色绫棉裙,棉服胸前绣了一朵粉红色的梅花,逶迤而上,袖口绣着绿色的鸢尾兰,滚着些许的白狐柔软的长毛,裙角也是一簇粉红色的梅花。墨色的发并没有挽起发髻,披散在身后,慵懒的斜躺在铺了长毛大白狐皮的软榻上,倚着搭着柔软的绣着兰花的靠枕上,水绿色缎子绣鞋上也是绣着粉色的梅花,正放到榻前的脚踏上。

纤细的葱指放在小腹上,眉宇间柔和着,在那粉色的梅花映衬下更显得风流婉转,眉宇间的风情却是不输于那迎冷而放的雪梅。

坐在软榻尾边小凳子上的男子俊美无比,剑眉星目,穿着青黛色的锦袍,仔细看的话那锦袍衣摆上绣着素色的兰花。襟口、袖口和下摆上滚了银灰色的貂毛。穿着米白色的绸缎裤子,踏着黑色炫纹的靴子。墨般的长发仅仅用着一根晶莹剔透的白玉簪子簪起来,骨节分明的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揉捏着唐安卿因为怀孕几个月有些水肿的小腿,眉宇间竟是一片柔情

。()

旁边的璞玉穿着米白色绸缎小袄,紫貂毛做的里,衬得小孩子那红嫩嫩的肥嘟嘟的小脸更加的粉嫩可爱。及肩的头发被唐安卿编成了小辫子搭在两边,用艳红色的头绳系着。没穿袜子,白嫩嫩的小脚丫直接摊在厚厚的毛毯上,现在正和包子玩着那五彩的琉璃珠子弄成的跳棋。反正他俩就是半斤八两玩的倒还是旗鼓相当。

所谓的紫貂象黄鼬,毛黑,绒厚细柔,精致亮泽,寒冻的天气里抚着它的绒毛如抚火焰般温暖,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它的毛皮都是最贵重的细皮。而这白狐皮是裘皮中的珍品,色泽艳丽,皮质柔韧,既美观又保温,这完整的白狐皮倒是珍品,素来是权贵们贵妇的喜爱。家里用的这些皮毛都是阿白窝里的那些,无论是形状还是毛的完整性都是一等一,而且应有尽有,倒也是平白多了这些毛皮。

软榻旁边的案几上放着几碟子点心,都是给唐安卿和璞玉来当零食吃的,倒也是触手可及的。那只伤好了的狸子正盘成一团在软榻上睡得正香,这家伙好了之后倒是一个懒性十足的狸子,一天都三分之二都在睡觉,除了爬起来吃吃饭出去解决一下五谷轮回的问题,其他的时候都爱窝在软榻上睡觉。除了吃饭的时候就没见它精神过,唐安卿倒是觉得这么灵活的狸子怎么会被灰灰那小家伙捉住也不是没道理的嘛。

“娘,瑞瑞哥哥说,燕姑姑要出嫁了,那出嫁是什么啊?”璞玉把红色的琉璃珠子放到坑里,侧过头来看着唐安卿,“还说,到时候我们就去抢喜糖吃,可是我觉得还是娘做的糖最好吃了。()”那吐字清晰,脆生脆气,再加上那星星眼,这孩子嘴倒是甜的很。

唐安卿睁开眼来,当才阿宇的按摩舒服的差点让自己睡过去,让唐白宇停下来坐在软榻上,倚着男人的肩膀,觉察着比那柔软的抱枕更要舒服几分。“玉儿今个是吃了蜂蜜了,嘴甜的很呢。不过也是,秀云姐说那燕妮进腊月份就要出嫁了,想来也快了吧。出嫁啊就是有了,要到家去。到时候应该是挺热闹的。”

“哦,啊,那爹就是娘的么?”包子看着小孩子正说话呢,啪嗒的把一个珠子换了,他还就不信了,堂堂的本大王会玩不过一个三岁的小鬼

唐安卿点了点头,小孩子看到了之后转过身去玩跳棋去了,搭眼一看瞪了一下包子,把包子刚才换的两颗珠子换回来m,“包子,你又耍赖别以为我不知道,罚你一块糖

。”说着就伸手把包子前面的三块糖里面的一块拿到自己的面前,“哼”

包子挠了挠那两块糖,放到自己的小肚子底下,这一时不查啊又被这小鬼欺负了本大王可怜的糖块啊,还没有捂热就被这可恶的小鬼给抢走了。

唐安卿往外面看了看天,树上的叶子差不多落光了,光秃秃的倒还是别有一番风味。伸出手指抚平身后男人那微蹙起来的眉,知道他最近在念想些什么,“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并没有寻上来,想来没事了。”

唐白宇点了点头,呼吸间尽是小女人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馨香,那惴惴的心倒是安稳了下来。那日在桃源镇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会有错,对方是个内功不差于自己的高手,即使当时对方并没有恶意,但是这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绝对不能让这不知名的人破坏。

“卿卿姐,在家吗?”不跳字。门边传来清脆的敲门声,唐安卿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听着声音像是燕妮的,她怎么来了?”

“我去看看。”唐白宇扶着唐安卿坐好,站起来掀开帘子到门外去了。包子不能和璞玉玩了,跳到软榻上磨蹭着那柔软的白狐毛,这大冷天啊来咱家干嘛啊,对了卿卿,你看啊这天都冷了,那糖炒栗子人家想吃了你上次不是说要弄的吗?

唐安卿敲了敲他的小脑袋,让小孩子把跳棋的盘弄到案几上来,自己和他玩。明个吧,你这一说我也想吃了,反正那栗子空间中也有,甜香的糖炒栗子还有烤红薯可以以前我在冬天的最爱呢。

包子忙不迭的点头,这时唐白宇掀开帘子进来了,跟在后面的女孩懦懦的低着头跟着进来,手里还抱着一件红色的绣布。

“燕妮,你找我有事么?”唐白宇从客厅里拿了一把椅子过来,自己做回到唐安卿旁边接了唐安卿的班,跟自家三岁的儿子一块玩跳棋。

唐安卿看她屁股就着了那椅子边的二分之一,这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在现代还是上着初高中呢,正是豆蔻年华的时候,哪儿像现在就要成亲了呢。她完全忘了宋妮生璞玉的时候也才十六岁不到,她现在的身体倒还不过十八岁。

燕妮怯怯的偷眼瞧了瞧唐安卿,只见她那一身衣服上面的粉红色的梅花就跟真的似的,心里不由得羡慕,虽然她的绣工在刘家沟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但是跟卿卿姐比那可是差远了

。这还是听秀云嫂子说的,而且平日里她也偷偷的注意过卿卿姐的衣服,都是非常的精致的,而且她家好温暖而且看起来好漂亮,偷偷的瞄到窗边那瓶雪梅的时候,心下更是羡慕,自己也想在家里摆些花,可是每次都会被娘说道,说了几次之后自己就再也不敢了。

“卿卿姐,我是来..想让你帮着绣...帕子,我知道你现在身体不爽利,可是我总是绣不好,听秀云嫂子说卿卿姐的绣工很好,所以...”小手揉捏着手中的红布,差点就把那红布搅出褶子来了。

唐安卿有些无语,看着这孩子也于心不忍,转眼看到自己的柜子,她还记得以前倒是绣过一件红色绸缎的鸳鸯呢。本来是想做襁褓的,可有些着不太合适就放到柜子里了。“你想要什么花样?”

“就鸳鸯,鸳鸯就行。”听着唐安卿有答应的趋势,燕妮惊喜的抬起头来,看了唐安卿一眼之后,又低下头去,又想着听秀云嫂子说卿卿姐都有了孩子四个多月了,这又要麻烦她。

“我原来绣过鸳鸯,用来做红盖头也是不错的,你看看要是相不中的话,我再另外给你绣一个。”唐安卿从柜子里拿出来那红色绸缎的鸳鸯递给燕妮,“这个绣了也没多久,颜色还鲜亮着呢。”

燕妮欢喜的接过去了,摸着那绸缎比自己拿过来的锦缎都要好许多,而且那鸳鸯也是特别的精致,绣的针脚密实,而且颜色确实很鲜亮,捏着帕子欢喜的接过来了。“卿卿姐,这个就很好了,真的是谢谢你。”

“那就行,你这是几日出嫁?”唐安卿最近针线都放下了,而且唐白宇在旁边看着也不让她接触针线。这样子不用自己忙活也是不错的。

“就..就大后天。”听她这么说着,唐安卿从自己的梳妆盒子拿出来一个凤头小发钗出来,“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钗子就送你吧,算是卿卿姐给你的随礼了。”这凤头小发钗自是小巧精致,上面的几颗圆润的珠子也不是什么极品,但也算是浑圆的紧。这凤头小发钗是以前宋妮的旧物,有时候看到也膈应的慌,这次脱手送个人情也不错了。

是,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