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18 青山绿水

118 青山绿水

“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性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啊呀,太爷爷你每天都让我背,我都会背了啊。”璞玉摇着头,煞有其事的背着《三字经》,老爷子在一旁听得有滋有味的,站在璞玉肩膀上的虎皮也晃着自己的小脑袋,“人啊人之初啊,性啊性本善——”

“熟能生巧啊,小玉这只会背也不行啊,你知道你刚才背的是什么意思吗?”老爷子眯眯眼,抽了一口烟斗,这孩子还真是聪慧,吐字清楚啊听着就觉得舒服,想当初哲哲三岁的时候他满院子偷鸟蛋捉小鱼呢,说不定咱这家也能冒青烟出来个秀才啊。嘿嘿,这村子还就除了狗子他孙子成了秀才,不过可惜老哥哥没机会看到啊。

“那是,娘都告诉我了,太爷爷你懂吗?”璞玉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睛,从小兜里拿出来唐安卿给弄得小小的暖水袋,往石头上蹭了蹭,坐了上去。

老爷子被噎了一下,往旁边的石头边上敲了敲烟斗把,“太爷爷老了都记不得了,这个玩意是啥东西?”

“娘弄的,暖手的,里面是热水水。”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上面,暖暖的,好舒服的,“太爷爷,娘弄的栗子你吃不吃?”扒拉扒拉自己的小兜子从里面拿出来五*无*错*小*说 m.六个糖炒栗子,“可好吃了。”

“哟,你母亲又弄好吃的啊”老爷子拿过来一个糖炒栗子弄开来,放到嘴里,然后把剩下的那四五个糖炒栗子塞到自己的袖子里,“小玉啊还有没有啊,太爷爷拿回家给你太奶奶吃。”

小孩子一听赶紧把自己的兜子翻了个底朝天,又把剩下的那七八个糖炒栗子放到石板上,“太爷爷,都给你,好吃吧,甜甜的软软的。”说着自己拿了一个,虎皮很有默契的上去叨了一口,那糖炒栗子中间就裂了一个小缝,小孩子乐颠颠的掰开来,分给虎皮一点,自己啃着吃起来,虎皮也乐得吃起来。一人一虎皮配合的很有默契,看来这事儿做了不是一次两次的啊。

老爷子也有学有样的拿了一个糖炒栗子放到虎皮的嘴边,杵了杵,虎皮把头扭到一边,“作孽啊—”

“哟,你这个小畜生在乖孙子家待这么几天,就得瑟上天啊你,滚一边去”这小畜生从一开始就跟自个过不去,到现在了换个地方养了还是跟自己过不去,且不说上次自己拿走乖孙子他娘酿的米酒被小辈们笑话了,不过那酒还真是不错,醇香啊还带着清甜,老爷子很没有形象的吧唧吧唧嘴,这里也没别人,就他们祖孙俩外加一只虎皮。

老爷子腆着一张老脸,笑呵呵的看向璞玉,“小玉啊,你母亲还有没有酿米酒啊?”

“没有啊,娘说家里没人喝,就不酿了。”不过娘还酿了好喝的果子酒,娘不让自己跟别人说,但是太爷爷说的那种苦苦的酒娘就说不酿了,太爷爷不是说不好喝的嘛,怎么还会问啊。

“什么叫家里没人喝,太爷爷我啊.”想喝啊,可是老爷子一想当初可是自个说那酒不好喝的吧,现在再跟卿卿说那酒非常好喝,你再酿一罐子吧,这小辈的怎么看自己啊,这张老脸自己还是要的。看来还得省着点喝啊,等喝完的时候再去磨着孙媳妇给酿几罐子呐。把剩下的糖炒栗子放到袖子里,拍拍屁股从石板上站起来,“小玉啊,太爷爷回家去了,天冷了回家玩去吧,对了再次有什么好吃的多装点来找太爷爷玩啊。”

说完,迈着八字步悠悠晃晃的往西边走了。

“哎,太爷爷怎么就走了?”璞玉看着石板上一个都没剩下的糖炒栗子,眨巴了几下水润润的大眼睛,从石板上提留下来,“虎皮,我们回家去吃栗栗去。”

虎皮扑腾起来厚实的身体飞过去,灰灰从大门口挤出来扑向璞玉,差点就把圆滚滚的璞玉扑倒在地上,伸出红艳的热烘烘的舌头舔了舔璞玉的红扑扑的脸,身后的蓬松的尾巴晃动着,那浅蓝色的眼珠子中满是欢快。

璞玉嘻嘻的笑着,挠着灰灰的毛茸茸的脑袋,“我们去吃糖糖啦”灰灰听璞玉这么说,忙着推开门,欢快的跟着璞玉进了家门。

“这娃娃倒也是水灵呢,青茗眼光不错嘛。”就在隔着不远处坐在高大马匹上的两个人,一个坐着银白色的高头大马上的男子,穿着大红色撒花二色狐皮里滚紫貂毛对襟长锦袍上面绣着雍容华贵的牡丹,胭脂红立领中衣,脚蹬艳缎芙蓉化面及膝厚底靴。外面披了一件貂绒披风,狭长的桃花眼中流光溢彩,斜着眼看着旁边骑着一头全黑色的高头大马的青衣男子说道。

青茗有些无奈的在这寒风中跟着自己的主子来这儿看看风景,而且啊主子你有没有觉得你这穿着实在是太招风了啊,而且虽然咱们不怕冷,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干看着吧。那娃娃倒也是可爱,聪明伶俐。

弯着眉眼的男子身著着青黛色的长锦袍,外面罩了一件同色的纱面白狐狸里的鹤氅,束一条青色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脚蹬一双青缎黑底小胡靴。远远的看去倒是和后面的青山融为一体,“主子,你说的风景就是这个?”

“不然呢?”司徒瑾挑了挑桃红色的薄唇,桃花眼透出点点的笑意,难得看到自家儒雅的手下有变脸的可能。“今个闲来无事,来看看这青山绿水,大不了我回头把那枚玉赏给你行了吧。”

“青茗就先谢过主子了,看着青山绿水的倒别有一番韵味呢。”青茗笑的如同吃了蜜的熊一般,司徒瑾说的那玉,却是大如核桃,色青若黛,质润如泉,纯净无渣滓,更有浅浅淡淡却又极均匀的云晕缠绕,式样既极精致,水色亦极罕见。据说是万年的温玉巨石中最后研磨出来的唯一精髓,倒是极为罕见的嘛,自己可是馋了好久了。没想到来到这山村倒是值得的嘛。看着那圆滚滚的小孩儿回家去了,倒也是可爱啊。

“主子,娃娃都回家去了,那我们是...”赶紧回去吧,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观摩那块玉了。主子最近还真是有闲情逸致啊,不过这还得感谢某些人的贡献啊。最近心情似乎也比较好,看这赏赐就知道了。

“那我们也回去吧,等下次有空的时候再来踏春。”没想到一时兴起来这儿,倒是遇到了好玩的事儿。“青茗,你说这普通的农家会用得起紫貂,会养只狼当宠?对了,回头你去买点糖炒栗子去,想来也很久没吃了。”

“是,主子。”两个人转过马头,马蹄奔腾,一刻钟之后两人到了凤来阁。

管事的恭敬的跑过来,来问主子有什么吩咐?青茗拍了拍颤抖着的管事的肩膀,脸上的笑容不减,这一派儒雅让管事的大为赞叹,不愧是常年跟在主子身边的人啊“李管事,少爷想吃糖炒栗子,赶紧去弄吧,待会送上来就行。啊,对了再来两斤花雕,去吧这儿有我伺候少爷就行了。”

管事的忙不迭的称是,弯着腰退回去,亲自到后厨去吩咐大厨们用最好的栗子炒出来的糖炒栗子,可千万要让主子满意啊。叮嘱完之后,又跩着肥胖的****到酒窖里拿出来从不接待客人的上好的花雕,巴巴的等着去送呢。

青茗从李管事手上接过来雕花托盘,送到里间。迎面是一座象牙长榻,长榻上铺着一张完整的红狐皮,中间是一方白玉小桌和四个翡翠雕花小鼓凳,玉桌上面摆着四色糕点六样鲜果,在这冬日里这鲜果可是少见的很。

青茗笑着将那托盘放到白玉方桌上,回过头来看着司徒瑾手里拿着的拨浪鼓,“没想到主子还有这等童趣?”

“这梓忻做的还不错,青茗你看这送给那娃娃做见面礼怎么样?”这拨浪鼓做的很是华贵轻巧,上好和田玉做的手柄,纯金的鼓声上镶嵌着数颗各色打磨圆润的宝石,上好的羊皮蒙成的鼓面上精心描绘着金童yu女的图画,那旁边的珠子圆润通透,看起来也不是凡品。

青茗顿觉得满头黑线,这算什么?“主子,你可知道这普通农户一年的用度也不过几两银子,你这拨浪鼓贵重了些吧。不过主子那娃娃进了您的青眼?”

“哼”司徒瑾丢了一个东西过来,划过一个抛物线到了青茗的手心中,青茗一看顿时笑得那是日月都失了光辉,那叫一个流光溢彩,“谢主子赏”那赫然就是那块色青若黛,质润如泉的玉,抓在玉在手内,顿觉一股暖流从手中袭向全身,浑身只觉得暖洋洋的,很是舒服,而且仔细看那手心中的玉,仿佛透过了玉,都可以看到手心。“主子我听说那刘家沟明天有姑娘出嫁,我们去看个热闹可好?”

“看你这么盛情邀请,本少爷就依你吧。还不把那栗子拿过来,本少爷要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