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27 二婶终结(下)

127 二婶终结(下)

秀云姐的声音不大,但是够清脆,她这么一说,站在门口的妇女们纷纷的交流了一下,才知道这二婶是从凤芝家开始的,凤芝家东边依次是小娟家、惠娘家、秀云家,接着就是唐安卿家。

听秀云姐这么一说,大家忍不住往深了想,刚才二婶来找鸡的时候,脸上也没见到多焦急。而且她来自个家的时候,也只是草草的往鸡圈里看了一圈,这二婶究竟要做什么?

二婶没想到秀云这妮子的嘴这么利,真是恨不得上去撕了她那张嘴雾沉沉的眼珠子转了转,“这不是先从东边找找看嘛,要是东边找不着那就再去西边找找。大侄子媳妇,你还是回家做饭去吧。二婶儿我自个去找就行了”

说着就迈着步子往东走了,秀云姐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一搭眼看到唐安卿那略带讽刺的笑容,还有那转着手中戒指的动作,就知道这卿卿不打算忍着了。要是她啊,早就忍不住了,这二婶竟然还敢在卿卿她哥哥来了之后,去找卿卿的麻烦,可真是个蠢货

她也不回去做饭了,虚掩了大门,就跟着二婶往唐安卿家走,她可是跟着去看好戏的。不着痕迹的和唐安卿对视了一下,两个人皆是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二婶站~无~错~ m.在唐安卿家门前,眯着眼睛去看唐安卿,今天唐安卿穿了一件竹青色斜襟软绸小袄子,象牙白的棉裙,葱黄色掐牙缎子坎肩儿,里面衬得是紫貂毛,裙角绣了一朵淡蓝色的兰花,衬得身体苗条轻盈,两弯娥眉,一双秋波,愈发的风姿卓越。这都让二婶咬牙的嫉妒,这看起来可都是好料子心里暗暗的有些后悔,不过这开弓没有回头箭,怎么也得做下去。

唐安卿将手腕交叠放在身前,发出清脆的声响。二婶随着声音去看,就看到那祖母绿的镯子还有那冰种白玉镯子,就算是认知再浅薄,就单看那颜色那做工必然值上不少钱,戴在这妮子的手上真是白瞎了,要是她能把那镯子给自个,说不定自己一个大度就放过他们了二婶幻想着自己带着镯子的样子,忍不住的笑出声音来。

唐安卿眼神暗暗的透出厌恶,她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婆子搞什么把戏?还肖想她的镯子,真是不知道脸皮为何物。唐安卿故意执起手来,摩挲了一下那祖母绿的镯子,果然是看到二婶的眼睛随着唐安卿的动作一眨不眨的转动着。

唐安卿也没了逗弄她的心思,直截了当的开口,“二婶这是来我家门口做什么?莫不成是来找你们家那只金贵的公鸡的不成?”

二婶见唐安卿没有把镯子给她的意思,心里暗恨,真是不知道好歹。秀云姐站在二婶后面,听唐安卿这么说,差点就忍不住笑出来。而那些出了门的凤芝和小娟对视了一眼,往这边走了些,正好能够听到她们说话的位置就停了下来。

“闺女啊…”二婶刚开个头,唐安卿就嗤笑了出来,从怀里拿了一个素色娟帕来,这帕子角上绣着一丛碧绿青竹,那青竹衬着唐安卿手上的祖母绿的镯子更加的娇嫩。

“二婶子啊,不怕和你说,虽然我那哥哥找到了,可是啊我那可怜的父母可是早去了。这声闺女我可是担待不起啊,二婶子可是要想好了再叫啊”唐安卿掩了掩了讽刺的嘴角,她这两辈子可是最讨厌别人叫她闺女,这两个字在她耳中听着那就是赤luo裸的讽刺尤其还是从讨厌的人口中听着,那可就是讨厌加三极了。

二婶脸色讪讪的,难得的听出来唐安卿话里的讽刺,能叫她闺女的人可早就死了,她这是在咒自己早死啊真是不识好歹,你给我等着“唐家媳妇啊,是这样的,我家养了一只大公鸡没了,我这不是到处那大公鸡啊秀云他们家没找到,我就寻思着那大公鸡是不是跑到你家去了?”

“呵呵,那可就更奇怪了,我们家这墙可是有六七尺高,二婶家的鸡可真是能耐能飞过我家的墙头啊,怪不得这鸡宝贵啊,值得二婶挨家挨户的找啊”唐安卿摩挲了一下手指上的戒指,漫不经心的的说道。这对手脑子笨,对付起来还真是没意思啊

“那可不是,卿卿家这墙啊还是我家那口子帮着盖的,而且上面还搭了荆棘还有仙人掌,就算是能够飞上去,那公鸡能受得了啊。这一叫唤,就算是在屋里也听得见呐。”秀云姐在一旁搭话,心里嗤笑,这二婶真是连脸皮都不要了,真是粗鄙,原来那春花还不是最笨的啊,以前可都是错怪她了,而且好像这一段时间春花可是没闹腾过了。春花我错怪你了啊,在家里做饭的春花猛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接着做饭去了。

二婶脸色更难看了,事情怎么没朝着她预料的方向发展啊,站在那边的凤芝和小娟也在窃窃私语。“小娟,你看这二婶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看啊,她怕是要故意找卿卿的麻烦吧,我原本以为卿卿是个好欺负的,没想到她牙尖嘴利和秀云有一拼了。”

“可不是,不过听着卿卿说的每句话可都是在理的啊,这次二婶子怕是要栽了吧。你发现没有,以前春花找过卿卿的麻烦,人家也没啥事啊。不过这二婶子最近又在显摆她家女婿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回家抱着银子好好过日子呗,还出来瞎折腾”

“你说我们要不要上去劝劝,要不去找广婶子来让她来劝一劝?”凤芝觉得小娟说的在理,两个人就相携到广婶子家去找广婶子了。

这边,二婶子见她好言好语说着,连门都进不去,转了转眼珠子,说道:“那说不定是有些人不长好心眼,把我家那只鸡捉了去,我家那只鸡可是肉肥的很。你这是挡着不让我进去看看,是不是就是那做贼心虚了啊今个你不让我进,我还偏就进去看看你要是不心虚,就别挡着啊。”

哟,这还会说做贼心虚了不过这可是说错了对象了,秀云姐在后面忍不住嗤笑出来。“我说二婶啊,且不说一只鸡,就是一只野羊啊卿卿他们家都不稀罕,早些天老爷子可是领着打了一个野山羊回来,这野鸡野兔子的卿卿家不下于十个,你这说的就跟别人家多稀罕你们家那只公鸡似的。而且啊那只鸡值多少钱,就是卿卿昨天送给我的那匹布,你可知道在镇上的布店里值多少,那最少值上三两银子,你不掰着指头算算这三两能买多少只鸡了。我瞧着你也算不清楚,还有卿卿那天送给燕妮的那只凤头小钗子少说也值上二三两吧,还有那刺着鸳鸯的帕子,那可是用的是丝绸呢,而且那线可是从咱镇上最好的绣庄买的她家会想着偷别人东西,真是大白天做梦呢。”

唐安卿偷偷的对秀云姐举了个大拇指,这些话说下来脸不红气不喘的,那可是毒了唐安卿看着那二婶的脸紫了红,红了紫的,心下痛快,忍不住的开口道:“二婶啊,你老人家整天东家长西家短的可能不知道咱们大历朝的律法,我可是清楚的知道在律法第二卷第三百二十八条上说着:‘凡是没有证据,污蔑他人者,要杖责十下’,还有啊律法第二卷第三百二十九条是这么说的:‘除了得到官老爷的同意,只有衙役才有资格进入民宅进行搜查。否则啊,就要处于十天以上一个月一下监刑,而且啊还要罚银五两。’二婶你可要考虑好了,你可有证据说我们家偷了你家的公鸡,又或者你要闯到我家去搜查搜查呢。不然呢,我可是要报官了。你看啊这人证可不是一个人呢。”

二婶这下子可是被吓傻了,她哪儿懂得什么律法啊,而且唐安卿说的冠冕堂皇、煞有其事,就连旁边的秀云姐都是信了的,这怕官老爷的二婶自然是不得不信,一想到她要是报了官,自己这指定是要坐牢的,她可不要去坐牢啊。当下冷汗就流了夏利,掐了掐手指手上传来的传来的疼痛让二婶醒了过来,她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把鸡扔到了这妮子家的,当下挺直了背,“那律法上有没有说过偷人家东西可真是要怎么样啊?你今天要是真偷了我家的鸡怎么办?”唐安卿看她说的就知道她做了些什么事情,唐白宇在后面搀住唐安卿的臂膀,唐安卿看了他一眼,怕是那鸡已经被阿宇收拾了吧。

“哟,这么说二婶是赖定我们家偷了你家的公鸡了是不是?”唐安卿挑了挑眉,直直的看向二婶,正好是广叔和广婶子,还有闻讯而来的老爷子以及燕妮的爹还有富康都来了,媚眼如丝转了转,“你这是污蔑啊,我看老爷子和广叔都来了,二婶你可是确定你家公鸡在我家?”

“我确定”二婶一脸笃定的说道。

“好,我看这样子让广叔和二叔到我家院子里看看有没有你家鸡?等结果出来了再说”我就让你丢了这个脸,一辈子抬不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