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013 买房买地

马车到达桃园镇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下午了,虎子的舅舅家在镇上来了一家小饭馆,其实是虎子的表哥开的,虎子的舅舅家原本是在桃源镇的一个下属的小山村里面。虎子的表哥饭馆稳定下来之后,才将二老接过来享福的。

一路上的时候唐安卿就和虎子说好了,就说男人假扮璞玉的爹,不过还是让虎子不要将男人受伤的消息跟别人说,言语中还有些闪躲还说的不是很清楚,虎子也似懂懵懂点了点头,并拍着胸脯说一定不会和别人说的。

桃源镇并没有像冀州城一样的繁华,不过看起来也不算小。他们到的时候,虎子就先载着他们去他舅舅的小饭馆去,将马车驾到饭馆的后面,男人和璞玉都还在马车车厢里面,璞玉还在睡,男人还是闭着眼睛。唐安卿就让包子先看着璞玉,她有点事情要办。

因为还不到饭点,小饭馆基本上没有客人。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并没有见到虎子的舅舅,而是见到了虎子的舅妈。他舅妈看起来五十来岁的样子,是个很慈祥的老人,看到虎子来就拉住他的手问东问西,看到唐安卿的时候笑得更热情了,后来唐安卿才知道是把她当成了虎子的未婚妻小春。

唐安卿还是很喜欢这个有点胖胖的老人,很直爽。听唐安卿说道要在这里买房子养病人,老人家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们当初搬到桃源镇的时候,并没有把当初的那套老房子卖掉,问唐安卿愿不愿意买下来。还说道房子是前年才盖得,结果去年的时候儿子就把他们老两口给接过来了。

唐安卿看的出来,老人家虽然口中说着抱怨儿子的话,可是眉宇间的自豪差点就要溢出来。唐安卿一听也觉得合适,那小山村离这镇上也就十多里,而且老人家的描述那里山清水秀的,人口也不是很多,唐安卿当即拍板说要买,不过要先去看看房子。老人家也隐隐约约听出了唐安卿的意思,男人有病大夫说是要找安静的地方修养所以才来到这里。正巧虎子的表哥也回来了,就虎子表哥载着唐安卿去看看房子,唐安卿就笑着说是要麻烦老人家看着一下她儿子和丈夫。然后才坐着虎子表哥的马车去那个叫刘家沟的山村,因为那里的人都姓刘。

虎子的表哥实在是个寡言的人,一路上基本上都是唐安卿在问一下问题,他只会回答嗯哦之类的,唐安卿微微的泄气,虎子的舅妈是个热情的人虎子也是个多话的人,怎么表哥是个这么沉默的人呐。

还没有走到山村就有一大群小孩子在村头欢快的跑过来围着马车转悠,唐安卿看了看这里的环境,实在很不错,村头还有一条不算是窄的小河,而且远远的看去两边都是山丘,郁郁葱葱的。她还看到了一群在河边洗衣服的妇女,看到有车子过来她们好像走站起来看向这边,看来平时也很少有客人来这里,更好了。

虎子表哥的家在村子的最东头,马车在那里停了下来。唐安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房子,是一个庭院,不过使用篱笆圈起来的庭院,房子看起来听新的,不过因为长久没有人整理过了,院子里面都是些杂草,唐安卿不在意这些,房子除了正房之外还有一个小厨房,还有一个据说是羊圈的地方,当然里面没有羊了。院子里面还有一颗青枣树,不过现在只淅淅沥沥的挂了几颗红枣在最上面,还有几颗柿子树。不过虎子的表哥说院子后面有一块地也是他们家的,平时都是种些菜。

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唐安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村长来了。不知道虎子的表哥和他说了些什么,村长看起来也挺高兴的,还时不时的望向唐安卿这边,过了一会他们才谈好,虎子的表哥走过来问唐安卿觉得怎么样?唐安卿说还不错,她决定买下来。

虎子的表哥点了点头,跟村长打了声招呼,就要会镇里去了。走了一会的时候,唐安卿回过头看了看这个小山村,嘴角划过会心的微笑。

等到他们走后,那些在河边洗衣服的妇女们一个个抱着洗衣盆回来了。

“广叔,刚刚回来是不是顺子啊?他回来干什么啊?”一个胖胖的妇女问道村长,她抱着一个比较大的洗衣盆,走在其他妇女的前面,空闲的手上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顺过来的番茄。

村长广叔蹲在一旁的柳树下,在一块石头上磕了磕烟斗,看了看马车消失的方向,“顺子回来是领人看房子的,跟他一起来的就是买家,咱们这刘家沟可能要多人喽。”

一众妇女听了这些话互相的讨论着,不过也感到奇怪,最近几年村里的男人都是在农闲的时候去城里帮工,还有不少的人都从这刘家沟搬走了,现在突然有人要搬到他们村里来住,不过看村长也没有要说别的意思,看了看日头,大家伙说了几句也就散了各回各家了。刚开始说话的那个胖胖的妇女绕过了顺子家的院子在后头摘了几颗葱还有几根黄瓜放在洗的衣服里面啪嗒啪嗒的回家去了……

桃源镇

回来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唐安卿在沉思着这样的一座房子大概需要多少钱?而顺子只是沉默着驾车,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他们回到了小饭馆,顺子去后面栓马,唐安卿就先进到前面去。

璞玉已经醒过来了,舅妈在一旁星星眼的看着他,璞玉的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很多的花生和一些糕点,看到唐安卿,小孩子迈着小短腿跑过来,霸着唐安卿的小腿不放开,红嘟嘟的小嘴嘟起来,“娘…坏…”

唐安卿将他抱起来,“乖啦,娘这不是回来了。我们就要就大房子住了,玉儿。”抱着璞玉进去,坐下来,“大娘,谢谢您啊。我看了房子,我很喜欢,您看要多少钱?”

刘大娘摆了摆手,递给唐安卿一碗水,“没事没事,我就知道你会喜欢我们家那房子,不过这事我也拿不准,等我家老头子回来在和你商量商量。不过我看今个你们也不能到那里去,这样子你们在我家先住一晚,明天在去先整理整理。反正虎子今天也不会去,明天让他也去帮忙。就这么定了,老婆子我去做饭了。”还没有等唐安卿反应过来,刘大娘就已经巴拉巴拉完之后把唐安卿带到客房出去了。留下唐安卿在风中凌乱……

包子爬上桌子,用手指碰了碰要风化的唐安卿,“卿卿啊,那马车里面的男人好厉害啊,我就在那里呆了一会会就差点冻死我了…”

男人!唐安卿扶着额头,她怎么把他给忘了!不知道为什么唐安卿就有那么一种直觉,即使是那个男人能够走动他也不会走的,耸了耸肩,大概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吧。抱起璞玉就去后院,包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在路上的时候,唐安卿费了很大的劲给男人换下了那血衣,将那血衣揉吧揉吧扔到空间去了,估计璞玉醒的时候哭了,刘大娘才将璞玉抱出来。现在唐安卿将璞玉放在一旁,自个爬上马车,差点被吓到,有些昏暗的车厢中那么一双冷冰冰的眼看着你,淡定不了啊。“我说,你不要这么警觉好不好?今天晚上我们得在这里过夜了,你试试能不能动?我扶你下去好不好?”

沉默沉默,唐安卿就这么看着他,过了好大一会,那男人才慢慢的坐了起来,唐安卿先退了出来,让男人慢慢的退出车厢,唐安卿扶着他下了马车,“小心一点,别碰到伤口。我看等会还是去抓点药吧。玉儿,跟着娘。包子看着点。”

扶着男人的手臂,他的手臂握起来感觉很有力,唐安卿很淡定的忽略了碰触到手臂的时候男人紧绷着,璞玉好奇的看了看男人,眨巴眨巴眼睛,就拽着唐安卿的衣衫的下摆往前走。一路上男人的手臂都在紧绷着,不过他们走的很慢,慢的让后面跟着的包子无语望天…

终于走到客房,唐安卿帮着男人躺在床上,“先躺着吧,大叔。等晚饭的时候我再端晚饭过来。”

唐安卿说完就抱起璞玉出去了,将门带上。

男人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床上的纹饰,他这一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女人,他在这一路上有很多的机会走掉的,即使他现在还受着伤。不过那个女人的那些话击中了他‘你以后就是我的’‘是我孩子的爹’‘给你新的身份’,然而手臂上还徒留着那个女人的温度,让他有一瞬间的贪恋,原来他也会贪恋其他人的温度了…闭上眼睛……

晚上的时候,虎子和他的舅舅一起回来了。虎子的舅舅是和虎子的表哥一样沉默的人,头发都花白了,点着一枚烟斗。听说唐安卿要买他们家的房子,舅舅点着烟斗沉默了许久,久到唐安卿以为他不会卖了,老人家才说道:“五十两。”

唐安卿在心里吁了一口气,这两天对这银钱有了大致的了解,五十两买那样的一个庭院,简直就是物超所值啊。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顺便问了一下老人家知不知道那刘家沟有没有田可以买,刘大娘看了刘老爹一眼说他们家本来还有几亩水田,都是上好的。本来是租给他们村里的二牛家,不过今年秋收了之后这原本约定好的租期就到了,不知道唐安卿愿不愿意买下来。

唐安卿就问了问有几亩,说是三亩半。唐安卿就笑着对刘大娘说道:“大娘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您和大爷给合计合计吧。这房子和田我一起要了,这样也好办手续不是?不过大娘我们要是在村里面落户口,要怎么做啊?”

刘大娘也欣喜唐安卿那么爽快,老头子自从搬到这镇上来之后一直放不下村里面的房子和那几亩田,是不是的就跑到村里去,也不看看都多少岁的人了,现在有人买走就能安了老头子的心。不过唐安卿她也真心的喜欢,带着孩子和有病的男人也挺不容易的。所以能便宜一点就不能多要了人家的银子。听到唐安卿问怎么落户口的问题,就热情的介绍着:“闺女啊你要落户口,得到府衙去让县丞办,不过也不算是很麻烦……”然后说了一大堆,差点把唐安卿给弄晕了,这还不算是很麻烦吗?

刘老爹在桌头敲了敲烟斗,“让村长老广领着她去办就行了,你哆哆嗦嗦的说一堆干什么?”

老太太不高兴了,嘟嘟囔囔着,“我也不是让闺女听得更清楚吗?我哪里罗嗦啦。好了,闺女明天我就让顺子去把老广接来,今天这天也晚了,你看小孩子都困了,赶紧收拾收拾睡吧。”

唐安卿看了看在自己怀里打瞌睡的璞玉,说了声就回客房去了,包子跟在后面摇着尾巴。

老太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老头,知道他心里还有些堵,“我说老头子,别不高兴啦,你也不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又不是小伙子啦,房子和田卖就卖了,这样不是省点心多享享清福,你啊就是个劳碌病。别抽了,赶紧洗洗睡吧,明天给闺女办手续去。还有呐咱少收点那闺女的银子吧,我看那闺女也不容易……”

刘老爹狠狠的抽了几口,皱着眉头将烟斗熄灭了,听着自家老婆子的话,啥子没说。老太太知道他心里有数,没再唠叨他,两个人就洗洗睡了。

【客房】

唐安卿将睡着了璞玉放到床的里面,给男人喂了一些瘦肉粥,收拾完了之后,自个一个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没想到这还没到几天,自己就是有房有田的人啦,也算是小资了吧。她的要求不高,安安稳稳的将孩子养大,就够了。包子趴在她的腿上,眯着眼睛享受着唐安卿时不时的顺毛,心下暖暖的。

第二天一大早,顺子就在老太太的催促下去村里接村长去了,上午的时候由村长带着很顺利的上了户口,还顺带买了一些面粉和大米还有两斤猪肉,半上午的时候收拾了一下东西,由虎子和顺子驾着马车,将他们送到刘家沟。

唐安卿看着越来越近的刘家沟,心情愈发的飞扬起来,这以后就是她安家的地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