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37 冬日分红

137 冬日分红

在老太太家说了会话,唐安卿和秀云姐便起身告辞了,璞玉摇晃着唐安卿的手,欢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没想到湘竹也有了五个多月的身子,倒是和卿卿赶巧了。婶子倒是个好相处的,就不晓得湘竹外家怎么样?”秀云姐在路上对唐安卿说道,“转眼有七八年没见了,当时我来咱们村的时候正赶上湘竹要出嫁,才见过那么一次。”

唐安卿笑了笑,心下疑惑照着刘杨氏的说法这福广叔是被下放到桃源镇来的,怎么还涨月钱还送房子的,怎么都有些安抚补偿的味儿。听秀云姐这么一说,说道:“反正他们是要留在桃源镇的,还怕没机会见到。”

“说的也是,我看啊这鑫哲都十六岁了,该说门亲事了,想来过了年就该说亲了呢,就是不知道会说哪家姑娘。一般的小户人家怕是也看不上吧,我看啊说亲的媒婆会把福广叔家的门槛跨烂吧。”毕竟福广叔家的家境摆在那儿的,虽说算不上大户人家,却也是家底殷实的,再加上这次福光叔回来做的也是桃源镇上最大的绣庄的管事,而且那女婿也不是一般人家,不过转念一想这事儿怎么也不会与自己有关,只是想想便作罢了。

“娘,玉儿去和瑞瑞哥哥他们玩了。”几[无][错] M.个人走到场边的时候,瑞瑞承安和小胖还有其他的几个小孩正在踢球玩,小孩子看了很是兴奋的昂着头看着唐安卿,满脸都是我想去玩让我去吧,唐安卿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去玩吧,别玩多大会。”

小孩子乖乖的点头带着灰灰还有虎皮去玩了,包子趴在唐安卿的肩膀上睁开眼睛看了下,不感兴趣的又缩了回去,去玩还不如回家去啃丝糯米栗子糕呢。唐安卿揉了揉包子的小脑袋,“秀云姐,我们回去吧。对了,昨天你们家煮肉了没有?”

“那群熊孩子玩疯了,看他们满头大汗的。那不是煮肉了,煮了半个羊肉身子,还是我娘家给的,煸了点猪肉和鸡肉还炸了两条鱼,都是来年招呼客人的,我们家客人也不多,除了瑞瑞他姑奶奶家姨奶奶家也没别家了,不过从瑞瑞他爷爷奶奶去了之后,亲戚间的走动也不多了。”那些个亲戚怎么想的,她可是心如明镜似的,不就是嫌弃他们家在山沟里穷么,除了每年过年的时候来坐坐,其他的时候哪还有来往的时候,还不如自家兄弟每年都会相互帮衬着呢。

“反正过年的时候我也乐得清闲,除了我哥倒也没人来,你家里那些肉啊什么不够的话就来拿吧,今年弄得多了些。”唐安卿也听得出来秀云姐的意思,她倒是挺乐意没人来打扰的,何况三姑六婆的也有够闹腾的。

“那可不是,我才不会跟你客气呢,对了我从我娘家来又带了点我娘腌的五香小青椒,酸的要不给你半罐子,这个下饭可好吃了。”秀云姐也没跟唐安卿客气,路过秀云姐家的时候直接拿回来半小罐子的五香小青椒,闻着味道倒是挺香的。唐安卿也没跟她客气就收下了,两个人又说了会话,唐安卿才抱着罐子回家去。

秀云姐看着她进来门才推门回家去,看了看自己刚做好的黛紫色的袄儿,还有那支黛紫色滴珠蝴蝶钗,心下倒也是真向了唐安卿去,真是觉得应了那句话远亲不如近邻,卿卿一家这近邻啊可是端得上贴心人了。看着那钗子一会,叹息了声将那钗子用蓝色帕子包了起来和那黛紫色的缎子小袄儿放到衣柜里去了。

唐安卿回了家将那小半罐子的五香小青椒放到厨屋的案板上。包子跳下来跑到柜子边掏出来装着丝糯米栗子糕的盒子出来拖到一边的软榻上津津有味的吃去了。梨子闻到香味迷迷糊糊的从软榻下面爬出来衔了一块吃了起来,唐安卿也不管他们俩,拿过来一本书躺在软榻上轻声的读了起来,小腹中的宝宝欢快的在羊水中游来游去,时不时的晃了晃小拳头,唐安卿手指抚在小腹上,五个多月肚子隆起也明显了些,突然手下感觉到微微的凸起,猛的睁大了眼睛,这是胎动…

唐安卿觉得新奇异常,来回的抚摸着,感受着指尖传来的属于生命的波动,一种血浓于水的情感渐渐蔓延开来。唐安卿慢慢的将自己的情绪传递到宝宝身上,通过内视果然看到宝宝挥舞那小脚丫儿踹到肚皮上,虽是微弱却是能够感觉到宝宝的兴奋,仿佛感觉到唐安卿的情绪,腹内的宝宝欢快的扯扯小脚丫儿伸伸小胳膊,过了会许是累了,宝宝才停下来。唐安卿放下手上的书,静静的抚摸着小腹,眉宇间尽是满足的温柔。

这个孩子,与自己血脉相连啊…

唐安卿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说话声,睁开眼睛摸了摸盖在自己身上的软和的杏子红绫银狐皮被,阿宇回来了?迷迷糊糊的看到坐在软榻边上的身影,“阿宇?”

“醒了,怎么不再睡会。”唐白宇放下手上的蓝皮线装书,过来拿了柔软的抱枕垫在唐安卿的背后,扶着她坐了起来。从旁边的紫檀雕花的案几上端了杯泡好的还温热着的蜂蜜水,端到唐安卿的面前,唐安卿就着他的手喝了小半杯,推了推他的手不愿意喝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叫我起来?瑾哥呢?”

唐白宇将那如雪白瓷杯放到案几上,扶着唐安卿做到一边,单膝跪在厚实的毯子上执起唐安卿的脚给她穿上绣花鞋,幸亏是低着头的不然就看到唐安卿那渐渐变得如同芙蓉一般的脸颊。“回来一会了,看你睡得正香就没叫你,司徒到下午才过来。午饭想要吃些什么?小玉到哪儿去玩了?”

“你走后,我带着玉儿到老爷子家去看了看福广婶子还有鑫哲和他姐姐,回来的时候玉儿就和瑞瑞他们几个在场里玩球去了。”唐安卿把脚塌在地上,脸上的红晕才消了下去,嗔了唐白宇一眼,坐在软榻边上。“估摸着他也是玩的开了,待会就该回来了。阿宇,今天早晨的时候秀云姐送来了两斤新鲜的猪肉来,加一些小白菜包馄饨吧,再来些紫菜汤加些小虾仁儿吧。对了,还有小半罐子的五香小青椒,拌着吃倒也不错。”

正说着外面小孩子蹦蹦跳跳的回来了,小脸红扑扑的如同粉团子一样的滚啊滚的滚进来,趴到唐白宇的怀里,“爹爹回来啦,舅舅呢?”

唐安卿拿过帕子来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珠,果然是玩的疯了,捏了捏他的小鼻头,“你舅舅下午才能回来,怎么玩的还出了汗?大冷天的别受了风才是,下午乖乖的呆在家等舅舅过来,知道吗?”

下午的时候,司徒瑾还没来呢,倒是来了两个相熟的人。虎子停了马车从马车上跳下来,除了清瘦了些,精神倒也是好的,看到璞玉跑过来抱起来他转了两圈,露出灿烂的一口白牙,“小玉有没有想虎子叔叔啊?”

璞玉对这个第一个除了娘和包子跟他玩的虎子叔叔还是记得的,小孩子的感觉都很敏感,谁对他好他都是记得的,双手搂着虎子的脖子甜甜的叫着虎子叔叔,探过头来对着一旁从马车上下的顺子叫了声顺伯伯,朝着堂屋里欢呼着:“娘,爹爹虎子叔叔、顺伯伯来啦”

虎子挠了挠他的头,抱着璞玉进了门来,“多半年不见,小玉长胖啦也长高啦,虎子叔叔都快抱不动你啦。”虎子看到站在门边的唐安卿,看着她温柔的笑意心里泛起来的苦涩就压了下去,他本来就是个豁达的人,只是之前让娘亲受到苦让他一直耿耿于怀,正巧是顺子哥哥来信让他们回来一起住,索性也就同意了,以后他一定让娘过上好日子,找一个孝顺的媳妇生两个胖小子让娘高兴高兴。那件事也不管了,现在看到唐大姐也觉得开心了,他要是有个这样的姐姐就好了。

唐安卿拍了拍虎子的肩,看着他除了瘦了些精神头还是足的也就放下心来。“多半年不见,你倒是瘦了还黑了,顺子哥你也进来坐吧。”

唐白宇倒了两杯茶放到两个人的面前,虎子这次来纯属就是来看看唐安卿和璞玉的,这下就和璞玉闹成一团。顺子哥还是有些拘谨,抱着热腾腾的茶喝了两口暖了暖身子,等茶喝到口中才发觉这茶的味道比自家买的那些茶叶的味道清香了许多,而且摩挲了两下光滑细致的杯子,才觉得这杯子瓷质极薄,青花明亮,光润莹洁,定然不是普通的茶杯,这么看来唐家定然也是殷实之家。

“顺子哥,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火锅有什么不妥?”唐安卿想他这次来大概就是为了那分红的事情,看他有些拘谨才主动开口道。

“没没,这小半个冬天火锅的声音很好,上次从来的那些酱料的配方也很有用。那个这次我来就是来将当初咱们商量好的把那一成送来的。这个是账本,上面记录了火锅的收成。”顺子从怀里拿出来一个蓝皮线装的账本出来放到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