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42 早生贵子

方桌上两支婴儿胳膊粗的红烛正在燃烧着,晕黄的烛光笼罩着客厅。

桌上的菜丰富多彩,不过却是主要以淮扬菜为主,其中的红烧狮子头、松鼠鳜鱼、三套鸭和软兜长鱼荤菜,还有平桥豆腐、青菜炒香菇等素菜,汤是鲫鱼萝卜汤,面食也是隶属于淮扬菜的荠菜春卷和淮安汤包。

淮扬菜的特点就是口味清鲜平和,咸甜浓淡适中,南北皆宜。并且,淮扬菜的选料尤为注重鲜活、鲜嫩;制作精细,注意刀工,尤以瓜雕享誉四方;调味清淡味,强调本味,重视调汤,风味清鲜;色彩鲜艳,清爽悦目;造型美观,别致新颖,生动逼真。

璞玉霸着那瓶柳橙酒不放,唐安卿担心他喝得多了对身体不好,就算是这果子酒的度数很低,而这空间里的柳橙酿出来的酒自是不同于一般,确也是不打算让才已经三岁的儿子喝太多。便拿了个垂珠篆字的小粉钵的给他,“玉儿,看到这个钵没有,咱们就喝三盅,剩下的那些我们以后再喝好不好?”

璞玉先是抱着个酒瓶倒了些许的金****的柳橙酒到那垂珠篆字的小粉钵里,瞅了瞅觉得也不少,看着他娘乖乖的点头同意了,“以后玉儿每天喝三杯,这个的。”指了指小粉钵,长而翘的睫毛颤了颤,唐安卿笑着同意了。

“玉儿就知道娘最好了!”小孩子霸着酒瓶放到自己的脚边,朝着唐安卿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唐安卿对他没办法,给他夹了个红烧狮子头放到他面前的碟子上,这红烧狮子头选用‘三分肥,七分瘦’的猪肉细切粗斩,大小要如米粒,有肥有瘦的肉红润油亮,配上翠绿青菜掩映,鲜艳的色彩加上扑鼻的香味,另有别名‘四喜丸子’,取其吉祥之意。

司徒瑾给自己和唐白宇倒了杯米酒,看那米酒清澈见底,闻了下弥漫着粟米的清香,优雅的执起酒杯来喝了一口,“这倒是可以和那十年陈的花雕比肩了,玥儿这米酒还有几罐,全给哥哥吧。”

“当时跟哥哥说过这事儿,这米酒就是那天开始酿的,酿了三罐子。这里的糯米是用的自家的,哥哥能看得上全拿去就是,阿宇他平时也不喝酒,况且这酒本就是专门给哥哥酿的。”唐安卿笑着说道。司徒瑾听了倒也是高兴,看着妹妹那张明媚的脸,脑海中不知怎么的浮现出老狐狸那张清瘦清隽的脸,眯了眯那狭长的桃花眼,等过了年还是回去看看好了。

唐安卿单手揉了揉趴在她腿上包子的小肚子,包子舒服的哼唧了两声,唐安卿觉得他舒服了才放他到旁边的凳子上夹了他想吃的菜给他吃,严肃的告诫他不准多吃。包子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立马就把唐安卿的忠告给忘得一干二净,嘿嘿他都没有告诉卿卿他有那么一点点饕餮的习性——那就是能吃。不过算了还是等以后在告诉她吧,刚才揉肚子好舒服哦~

“爹爹,我要吃鱼鱼。”小孩子的脚边就是卧趴着的灰灰,小孩子隔一会就会低下头来把自己吃的东西放到灰灰前面的它的盆子里,旁边的梨子凑上去吃两口,虎皮则是扇呼着翅膀到包子那边蹭吃的,也不知道包子是心情不错还是什么的,倒是让它啄上两口。

璞玉自己够不着的,软软糯糯的叫着坐在他旁边的爹爹,鼓着小脸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想吃的松鼠鳜鱼。已经进化为二十四孝相公的唐白宇自是二话不说的夹了松鼠鳜鱼放了一份在儿子的碟子上,另外一份放到唐安卿面前的碟子上,自己接着吃菜。

司徒瑾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这当着自己的面公然挑战自己身为哥哥的权利,真是…

唐安卿看着自己面前的餐碟迅速堆满的菜肴,再看看司徒瑾还有再夹下去的趋势,有些哭笑不得,连忙出声制止。“瑾哥,再夹我都要吃不完了,你自己也吃。”说着夹了一筷子的三套鸭里的鸭肉放到司徒瑾的碟子里,这才有些平息下来。

细长的桃花眼里盛着潋滟动人的波光,像玫瑰花瓣一般的嘴唇翘了起来,唐安卿有些愣神怎么觉得眼前的司徒瑾和那空间中出现的妖孽哥哥在这一刻重逢了,总觉得他们之间也许还有些什么关联。下一刻司徒瑾的动作却是让唐安卿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两下,他竟然夹起唐安卿夹给他的那块野鸭肉在阿宇面前转了一圈,才放进嘴里,“嗯,玥儿这三套鸭做的还不错。”

哥哥其实桌上的菜都是阿宇做的…

“好啦,哥哥你已经喝了不少了,这米酒的后劲足别再喝了。待会让阿宇煮点醒酒汤给你,不然明天起来定然会头痛。”唐安卿按住米酒罐子,不让司徒瑾再喝下去,阿宇只陪着喝了三杯酒,瑾哥这小半罐子的米酒都喝了,看他眼中依旧是清明,但是这酒喝多了也伤身,何况是这后劲十足的米酒。

“哈哈,哥哥没事。”虽是这么说着,司徒瑾也没继续喝下去,挑了挑秀长的眉看向早已经放下酒杯的唐白宇,“不过我还是想尝尝妹夫煮的醒酒汤呢。”

唐白宇嗯了一声,面无表情毫无波澜,继续在璞玉的要求下夹着他喜欢的菜肴放到他的小碟子上,璞玉一边用勺子挖着喷香的饭,一边拿着筷子夹自己碟子里的菜,吃的津津有味。小小口的喝了那垂珠篆字的小粉钵里的柳橙酒,听着舅舅不能喝米酒了,转了转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舅舅,要不要喝果果酒?”

司徒瑾来了兴趣,点了点璞玉那翘起来的小鼻子,“说吧,这次又想要舅舅的什么了?只要舅舅有的,舅舅就拿给你,当给你的压岁钱了。”这孩子早慧而且还异常的聪明,这点倒是让司徒瑾爱不释手,而且加上璞玉是玥儿的心头肉,他自是爱屋及乌,很是疼爱这个孩子。平时他看上什么就给他什么,看他眉眼弯弯的样子,不禁想要看到老狐狸见到他会是如何反应?

“真的吗?”璞玉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司徒瑾,生怕舅舅会后悔似的,从自家的脚边端过来那瓶柳橙酒,“玉儿想要铜板板,玉儿的小猪猪就要满了。”

司徒瑾听了小孩子的话先是一怔,然后大笑了起来,那细长的桃花眼几乎成了一条缝,揉了揉璞玉的小脑袋,“行,舅舅本来就给你准备了红包,呐现在给你好了。”司徒瑾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了一个小一点的绣着两个活灵活现的鲤鱼的大红色的荷包递给期待着看向自己的璞玉,青茗还真是了解璞玉这小家伙,提前准备的铜板还真是派上了用场。

小孩子眉开眼笑的接过来,没先看里面有多少,先把荷包放到一边,从自己的板凳上滑下来,抱着酒瓶亲自给司徒瑾小心的倒了满满的一酒杯酒,脆生脆气的说道:“谢谢舅舅,恭喜发财,万事如意,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说前面那几句的时候,司徒瑾还挺满意的,当下就要接下来挂在自己腰间的那块刚挂上去的碧绿色的玉佩给他,听到璞玉说道后两句,手顿了一下。搭眼看了看唐安卿,看她抿着嘴笑就知道这几句吉祥话是玥儿交给他的,许是记差了。

“璞玉啊,这百年好合早生贵子是对刚成亲的夫妻说的知道吗?不是对舅舅说的,可千万别说错了,要不然人家就不会给你压岁钱了。”司徒瑾乐得逗弄自家喜爱铜板的外甥,给他的荷包里总共包了八百八十八两八十八文钱,看来这孩子就想着那八十八个铜板的吧。

璞玉听舅舅这么说,赶紧霸着自己的荷包,攥在小手中,然后歪着头想了想,又对司徒瑾说道:“那舅舅,钱钱广进招财进宝,怎么样?”

“哈哈,好啦舅舅没说要收回来给你的,呐这个也给你啦。”司徒瑾拽下来那碧绿色的玉佩塞到自家外甥手里,“这句舅舅喜欢,拿过去玩吧。”

“哎,真的吗?谢谢舅舅,就知道舅舅最好了!”小孩子摸了摸那块玉佩,跟小绿一个颜色的哦。先不管啦放到荷包里,晃了晃荷包哗啦哗啦的响,眉开眼笑,仿佛吃了蜜的熊一般。

“之前是谁说娘最好了的,娘本来还准备了的红包的,看来也不用给了啊,是不是阿宇?”这孩子小脸皮变得有点厚啊!唐安卿说着,从自己的袖口里拿出来两个红纸折成的红包,摆放在桌子上。

璞玉鼓了鼓脸颊,跑到唐安卿的面前,撒着娇的把小脑袋塞到唐安卿的怀里,磨蹭着唐安卿的胸脯,“娘——”

“嗯?”唐安卿挑了挑眉,淡淡的嗯了一声,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也不理会趴在自己身上揉着小脑袋的璞玉,自顾自的吃着米饭,淡淡的竹香味在口中蔓延开来,粘稠柔然。

“我就知道,娘不喜欢玉儿了,有了弟弟娘就不喜欢玉儿啦!”唐安卿愣了,这个控诉好严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