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43 执子之手

143 执子之手

唐安卿哄睡了因为得了好多铜板有些兴奋的璞玉,把他小手还紧紧攥着的荷包拿下来,掏出来里面的银票和玉佩,换了条红色的绳子挂在荷包上,然后将荷包放回到小孩子的柔软的小手心中。俯下身来在他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有个好梦,宝贝。”

八百八十八两八十八文,这个数字还真不是一般的吉利啊唐安卿将银票放到衣柜里的专门放银两和银票的小盒子里,盖上衣柜的盖子,隔着窗户看着窗外,没想到自己过得真正意义上的新年竟是在这异世。

这样真的是不错呢,生活殷实、和和美美,而且还有了真正血缘上的亲人,也算是圆了两世都没有亲人的那曾经祈求了很久的愿望呢。桃红色的嘴唇勾了起来,手指覆上小腹上,腹内的宝宝感觉到唐安卿的满足的情绪,也向唐安卿传达来自己高兴的情绪。

包子打了个哈欠,钻进被窝里毛茸茸的小脑袋蹭了蹭柔软的被子,眯了眯眼睛,刚才真的是吃的太舒服了,伸出艳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角,回味着刚才的大餐。

唐白宇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拿过放到旁边的青色缎子绣花面云狐夹里披风,水绿色绸里,绣着疏落有致的粉色梅花。披在唐安卿的肩膀上,揽过她,无,错, M.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可是想安歇了?”

“没,瑾哥走了?”司徒瑾说是怕明天人来人往的落不得清净,非得吃过晚饭没多久就骑马会桃源镇上的庄子去。唐安卿拗不过他,临走的时候带上了剩下的那两罐米酒,跨马扬长而去。唐白宇送他到门口,这样的离别似乎并不适合自己呢,唐安卿如是想。

“嗯。”唐白宇扶着唐安卿坐到软榻上,语气中有着不自知的轻快。

唐安卿听了出来他话里的轻快,打趣道:“瑾哥走了觉得松了口气?”虽是疑问句,却是带着肯定的意味,虽然他一直面无波澜,和瑾哥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毫无波澜,此时却是带了轻快,想来瑾哥那有些像小孩子恶作剧的捉弄还是让面瘫变了颜色。

“啊,有点。”唐白宇有些不太好意思起来,被小女人戳穿了心思,在她那似笑非笑的促狭的眼神下闪躲了下,全然没了平时那淡定面瘫的模样。唐安卿饶有兴趣的看着唐白宇,这样的阿宇真的是很少见啊。

“嗯?今天要不要守岁?”唐安卿摸了摸手下那白狐的长毛,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唐白宇听得出来小女人是在打趣他,倒也没觉得什么,她觉得有趣怎么样都行。

“我来守,乏了就歇着吧,明儿早晨嘈杂的很,到时候也睡不好了。”唐白宇往上掩了掩唐安卿身上那青色缎子绣花面云狐夹里披风,轻轻的抚着唐安卿的散落下来的青丝,“这是我过的头一个新年,卿卿谢谢你和小玉,不然啊…”不然这时候我将不会存在这世上。唐白宇回想着司徒瑾走的时候留给自己的那句话,这辈子啊他定是不会负了身边的这个女人,这一抹温暖,至死不渝。虽然这些话他不会跟她讲过,然而却是想要传达给她知道,他在这儿,他是她的。

放到书桌上的红色的蜡烛燃烧着,浓郁而凝重的红色外裳包裹着纤细的烛芯,端顶跳跃着小小的暖色火焰,晕出安谧而淡定的光晕。

夜渐渐深了,唐白宇轻柔的抱起来将头枕在他腿上,渐渐睡熟的唐安卿,健壮有力的臂膀将唐安卿横抱起来,轻缓的放到被窝里,小心的褪去她身上的青色缎子绣花面云狐夹里披风和玫红色绸缎白狐皮夹里直身长棉服、浅淡的橙红色绫棉裙,露出里面米白色的中衣,傲人的胸脯上前绣了一支粉色的梅花,逶迤而上,覆在那抹柔软上。随着小幅度的动作,却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米白色中衣里的那一抹嫣红和一片凝脂雪白。

唐白宇突然觉得有些燥热,紧了紧手迅速却是不失温柔的盖上被子,将那抹*光遮盖住。最后握了握唐安卿的手,十指相扣。脸庞竟是如此的温柔,仿佛连秀挺的眉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执子之手,与子共著。

执子之手,与子****。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夫复何求?

这个除夕,是如此的温馨,带着化不开的柔情。

五更天的时刻一到,整个村子一下子炸开了锅喧闹了起来。鞭炮的声音响彻了原本静谧的山村,****连双岁,五更分二年,新的一年终是到来了。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

唐白宇蹙了蹙眉,活动了下经血,从软榻上起了身。从衣柜里拿出来唐安卿特意准备给他新年穿的衣服,荷青色锦缎长锦袍,青色暗绣马甲,黑色的虎皮做的深筒靴,上面还放了个绣工精细的荷青色的荷包,上面绣了两朵含苞待放的荷花。

在外看来这锦袍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内里却是大有风景,这锦袍内里是滚得紫貂毛,既轻便又保暖。而且不仔细看是看不到那紫貂毛的。唐白宇纤细的手指的手指摩挲了一下那柔软的长锦袍,脱下原本身上穿的锦袍,换上那小女人精心准备的新年礼服。

穿戴整齐整齐之后,唐白宇看了两眼沉睡着的唐安卿和璞玉,才掀开帘子走出去,将那一盘鞭炮拿到院子外面的树枝上挂上之后,点燃霹雳啪啦的鞭炮响声在空荡的院外响起来,新的一年终是来了。

包子从暖暖的被窝里钻出头来,被那霹雳啪啦的声音吓得缩回到被窝里去,耳朵耷拉下来遮住耳朵,翻了个身往里钻了钻,却发觉小家伙竟然在卿卿的床上睡卿卿什么时候****睡觉的啊,不管了窝到唐安卿和璞玉两个人之间闭着眼睛接着睡过去了。

梨子雷打不动的窝在软榻下睡的正香。

灰灰支愣着耳朵,在黑暗中幽绿色的光一闪而过,鞭炮响起来的那一刻拔腿跑向了堂屋里,钻到床底下,泛着幽幽绿光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窗外。虎皮那家伙被吓惨了,似乎连飞都不知道,毛茸茸的小脑袋扎在碧绿色的腹部里,小身板一颤一颤的,“我的娘啊——吓死我啦——”

鞭炮响了一分钟都没到,只剩下鞭炮散落在地上的纸卷,漆黑的夜晚虎皮那撕裂心肝肺的声音却变得有些突兀了。陆陆续续的有鞭炮的声音响彻在小山村里,掩盖住虎皮那凄惨的小声音

唐白宇正欲转身回家去,隔壁秀云姐的门开了,刘青模模糊糊的看到这边的声音,尝试着叫道:“白宇吗?你家鞭炮这么快放完了?”

“唐叔,小玉起来了吗?一块玩啦”瑞瑞从刘青身后探出头来,朝这边喊道。他可是兴奋的****没睡,娘和爹每人给了三个铜板,自己现在有六个铜板了,去年爹娘才给自己四个呢。待会去拜年可就能吃到糖果还有收到红包啦而且娘说了今年的铜板让自己保管啦嘿嘿,瑞瑞摸了摸自己的新棉袄里的兜子里的六个铜板,得意的笑了笑。

“小玉还没起,先回去了。待会再来找他玩。”低沉的声音却是很清晰的传到刘青和瑞瑞的耳中,转身回去的时候,轻飘飘的句‘过年好’飘到父子俩耳中,刘青顿觉得不可思议,貌似白宇今天讲的话尤其多呢,难道是过年的原因?

“啊!过年好”领着想往外去的瑞瑞回家去了,“吃完饺子再出去,压岁钱还能跑了”

唐白宇回了趟堂屋,床上的娘俩都睡得正香,才放轻了脚步出了堂屋门,挽了挽袖子,带上那绣着掂着红色灯笼的阿狸的围裙,低头看了看那可爱的绣图,嘴角翘了翘。

璞玉被门外的喧闹声弄醒了,迷迷茫茫的睁开大眼睛,弯着肉肉的小拳头揉了揉水润润的大眼睛,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翻看自己的手心,见那红色的荷包还在自己的手心里,嘻嘻的笑了两下,把那红色的荷包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晃荡在红色的肚兜上。

看到娘睡在自己的旁边,往那边凑了凑,“娘,起床啦娘——”随着他的动作,荷包里的铜板碰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小孩子乐不此比的晃着荷包里的铜板,弯了眉眼。包子从被窝里钻出头来,冲着璞玉喵喵呜呜的叫了两声,没引起璞玉的注意力,倒是灰灰从床底下爬出来,乖乖的卧在床前等着小主人起床。

璞玉玩了会,看到他娘还没醒,吧唧一下亲在唐安卿的额头上,“娘,早安亲亲啦娘”

唐安卿昏昏沉沉的醒过来,刚才的梦境仿佛还在脑海里回荡,然而再去回想时脑海中只剩下那一片片飘落的鲜红色的梅花花瓣再无其他。被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叫回了神,睁开眼睛看到自家儿子那藕节般的小胳膊还有肉肉的小手在自己面前挥舞,璞玉看到娘醒了,点了点自己的额头,“娘,你醒啦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