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46 春花从良

唐安卿自是注意到二婶的脸色变化,反观唐安卿她自己,浅浅的笑意一点都没有变,仿佛二婶那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带了点怯意的眼神,她一点都没有看到似的。笑意盈盈同老太太和老爷子拜了年,“卿卿给二老拜年了,祝二老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添福添寿,儿孙昌盛!”

秀云姐也随着拜了拜,同样也是笑着说道:“给二老拜年,祝二老身体健康,来年抱个大胖小子。”

老太太听着高兴,她可不就盼着儿孙昌盛,准备抱大胖重孙子的么?再加上这两个孙子辈媳妇笑意盈盈清秀佳人的模样,看着都喜庆,心头更加的高兴。这大过年的可不就图个儿孙绕膝下,喜庆不是。“瞧瞧你们俩这嘴,甜得跟抹了蜜似的,快来坐吧。卿卿这都五个多月了,再过几个月,老婆子可就能抱孙子了不是?”顺手拿了两个红包塞到唐安卿和秀云手里,脸上的菊花朵朵开。

“那可不是,娘我看小玉那满口的吉祥话可都是跟卿卿学的,卿卿啊真是个会教孩子的。那孩子谁看着不喜欢?”刘杨氏这么一说,旁边坐着的二婶脸色变得更加不好看,这大过年的也不敢在长辈们面前摆脸色,硬生生挤出笑容来在一旁附和着,只是这怎么看都是皮笑肉不笑的,连那笑意都没达到眼底。

“敏婶儿可千万别这么说,玉儿不禁夸。你们可不知道,昨个晚上我就做个样子不给他压岁钱,玉儿这孩子差点就哭了,还说娘不喜欢他了,吓得我立马就给了,才知道玉儿他笑嘻嘻的,哪里像是要哭的样子?”这话说得,没有哪个做娘的不喜欢人家夸自家儿子的,唐安卿虽是这么说着,那口气里的宠溺在场的谁听不出来。听了她的话,笑成一团。

“卿卿妹妹,小玉也不认生,见谁都笑嘻嘻的,那胖乎乎的可爱模样就跟观音菩萨坐下小仙童似的,总觉得见着他就能沾点仙气。你看我那儿子,以前跟个小霸王似的,现在看到小玉就巴巴的跟着要跟漂亮弟弟玩呢!你可不知道,这头一回见面的时候还把小玉认成了妹妹呢!”刘湘竹笑的温婉,唐安卿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只见她穿了件略显简单的浅粉色的长棉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劲道的枝干,桃红色的丝线绣出了一朵朵怒放的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

小腹也看的出来隆起,所以也就没束腰带。外披着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笑着平添了几分优雅。手上戴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长发用紫色和粉色相间的丝带绾出了一个略有些繁杂的发式,发髻上插着一根红玉制成的玉簪子,此外还绾这朝阳五凤挂珠钗,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

凤莲也凑了上来,说了几句讨喜的话,不过说了几句都绕到了好不容易盼来的儿子身上,现在看她倒是没以前那么臃肿了,脸上的轮廓也渐渐的出来了,洋溢这遮不住的喜气。二婶倒是没了刚才的热络,坐在刘杨氏旁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弄得有些尴尬。

她本来有意想说些什么,以前话题一直围在璞玉的身上,她再怎么厚脸皮也是知道,以前她可是说璞玉长的像姑娘不像话之类的话,现在再附和着夸上去,可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老脸,识趣的不说话。后来这话题又围到天佑那娃娃身上去,这下子二婶的脸色就跟吃了米田共识的,当时这凤莲早产和她也脱不了干系,她也不好说什么。老太太也跟着说说话,她就是再怎么想怎么样也得生生的压下去。再者说了,她儿子以后也要跟着阿哲出息呢,怎么也不会傻到寻老太太和刘杨氏不高兴。这下子倒是有苦说不出,有别扭也不敢表现出来。

唐安卿在一旁看着二婶那变来变去的脸色,这人啊,不聪明还以为自己有多睿智呢,老太太那是谁啊,她知道实情,而且这二婶的变化,老太太那可是看在眼里的。再者说了,刘杨氏跟着福广这么多年,人情往来的也精了好几分,只是大过年的也不好去寻什么不愉快。

几个人凑着说了些吉祥话,逗得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老爷子坐在一旁悠哉悠哉的吃个糕点,抽两口烟斗,眯着眼听她们几个说话。过了会等到惠娘和五嫂子过来拜年的时候,二婶这才找了理由匆匆的和凤莲离开了。

唐安卿和秀云对了个眼神,了然之后再和五嫂子、惠娘寒暄了两句,这才相携离开了。出了大门,正巧是看到二婶子正随着往凤莲家去,本来还在和凤莲说些什么,往后一搭眼看到走过来的唐安卿和秀云,没再说话闪身进了凤莲家。

“呐,秀云姐,我们到广婶家去看看吧。”唐安卿微微的笑了笑,怎么觉得今天的太阳这么和煦呢?其实现在天才开始明了,距离那升太阳还有个把时辰呢。

“也好,啊,刚才怎么忘了跟二婶拜年了呢?真是的,这一忙就给忘了,待会要是再遇到她,再跟她拜个年吧!”秀云姐抿这嘴笑了笑,不过想到最近每次二婶脸色难堪的时候,她好像都在场呢。看得出来二婶儿也不怎么待见她呢。想想也是,这二婶可是一直打着福广叔的主意,现在福广叔一家回到桃源镇里当差,这不得上赶着巴结!

刚转过胡同口,碰到了正在凤芝家问口说笑的凤芝、小娟、芳容和春花,“秀云、卿卿啊,你们俩是从二奶奶家过来么?我们几个刚去过了,现在正商量着到广婶家去,你们要不要也一块去?”

“那可真巧,我和卿卿正打算到广婶家去,一块去吧。”秀云姐笑了笑,搭眼看了下站在最外面的春花,漫不经心的整了整袄儿的衣角,众人的视线也随之看过来,唐安卿也知道秀云姐的意思,她和春花的争斗这是从小就开始了,从娘家争到了夫家,估计以后还会争到儿孙那儿。

凤芝首先看过来,满是羡慕的看了看,摸了摸秀云姐的棉袄,“秀云,这是锦缎的吧,看这黛紫色多亮眼啊,秀云穿着可真好看!哪像我啊,这大过年的就新做了件棉布的袄儿,怎么比得上这缎子布啊!”“那可不是,这锦缎的布可得四十文一尺呢。我可是听说那次你家那口子跟着老爷子到山上去,可是赚了十来两呢。再加上你们家那喂得忒肥的猪也得卖上好几两,我们这几个姐妹看着那可是眼红呢。呐红包拿来!”芳容打趣的说道,口气也有些酸酸的,不过心想着那还不是沾了人家卿卿的光。不过搭眼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唐安卿,怕是人家身上的布料更好吧,那绣的精致的鸢尾花,还有那做工精细的衣裳,那花费自然是不少的。看来大家传言说她家哥哥很有钱是真的了,视线划向唐安卿的手腕,被那白玉镯子吸引去了视线。

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今天自己特意戴出来嫂子送的那个白玉镯子,当时自己还欣喜异常,看到人家的镯子才知道人比人气死人呐。

小娟也凑了过来,这次倒也转向了秀云姐头上的发钗,“看这个发钗和衣服颜色很配呢,看起来这黛紫色的珠子也是圆润的紧,怕也是得不少钱吧。芳容说的对,红包拿来哟!”

“哟,这都打趣起我来了。这红包给你们也行,那你们是准备叫我婶子还是叫我伯娘啊?”秀云随意扫了眼没说话的春花,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挽住唐安卿的胳膊笑着对几个讨要红包的人说道。

这几个人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作势要打上来,“好啊,秀云,你这是转着圈占我们便宜啊你,真是该打。”

“是你们要跟我要红包的啊,可不能怪我哟。好啦,天也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广婶家吧。”秀云姐说道,几个人点了点头,相携着到广婶家去。春花默不作声的跟在她们后面两步的地方,看着前面神采飞扬的秀云,倒也是心里平静了许多。要是赶到以前,她早就忍不住了讽刺上去,不过自从自己脾气收敛了之后,公公也喜欢自己不少,自家那口子对自己也和颜悦色了不少。娘也告诫了自己不少,她知道自己这脾气该收敛收敛了。心里羡慕嫉妒是有的,但也知道那是秀云自家努力得来的,不,下一年她家会跟秀云家差不多,等着瞧吧。

秀云疑惑了下,这春花今个怎么改脾气了?不过她这样自己也觉得没了意思,就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同样疑惑的还有凤芝几个,几个面面相觑,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和自己同样的疑惑,这也不好说出来,只好先把这疑惑压在心里。

正好广婶家也到了,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看来还有别人在这儿拜年,整了整衣衫,几个人这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