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50 风雨欲来

150风雨**来

“卿卿你们这还在吃饭啊?”秀云姐从门外进来,正赶上璞玉闹着要喝羊奶唐安卿正千万般的哄着,最后揽着喂他吃了饺子这才作罢。

唐安卿看到秀云姐红光满面的进来,笑着说道:“是啊,秀云姐吃了没?大早的来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这不早吃过了,今天这不是要回娘家不所以做饭就早了些。我这不是想把大门钥匙放你这儿,我估摸着今天也没别的亲戚来,这大门钥匙想想还是放你这儿。”秀云之所以这么高兴,除了要回娘家之外,重要的是今年自己能多买些礼到娘家去,这可是给自家还有娘家长脸的事儿。

以前刘青他爹娘还在的时候,家里的用度不都是婆婆拿捏着,就连自己会娘家的礼都都是婆婆摆脸子,嫌自己拿的多。自己也是有苦说不出来,要是跟婆婆闹腾,可不得落下个不孝不贤惠的名声,那些年自己没少跟娘哭诉。然而这几年不同了,婆婆不在了。而刘青他那个姐姐自从婆婆不在了之后。可是根本没踏进过她家的门。

还亏得婆婆对大姑子百般好,有什么好的都她留着,有什么好吃的都给了那大姑子生的儿子女儿的。她当时可就想着,要不是她第一胎生下来的是个小子,这婆婆指不定怎么作践自己呢。想来就讽刺,她那大姑子自婆婆去了之后,竟是一次没来过。也是啊瑞瑞那大姑父开了个胭脂水粉铺子,也就得意起来了连接济自己弟弟都是不愿的。

竟也是看不起自己的亲生弟弟。本来刘青对这个姐姐还是蛮敬爱的,可是这一件事一件事的堆积下来,也就离了心到现在也是寒了心,何必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呢。想来这两年自家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能和和美美过日子比什么都强,何必跟那糟心的人一般见识。秀云姐在心里冷笑,她秀云可不是好欺负的,今天自己要去娘家,这礼备的足,大有把以前那些年的礼补足了似的。

“行,那你放这儿吧。啊对了秀云姐你等下。”旁白坐着的唐白宇接收到自家娘子的眼神,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来一个红包袱,鼓鼓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唐安卿看秀云姐面露难色,忙接过包袱来放到秀云姐手里,还不容她拒绝。“这是对瑞瑞的外公外婆的一点心意,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也别跟我推辞这些,咱们还用这么客气。你就拿着吧,你要是实在过意不去的话,就再给我两罐子酱豆子五香小青椒就行了。”

“那就谢谢你了,两罐子可是没有,这一罐子秀云姐还是能给你弄来的,那我就先去了啊!”秀云姐不再推辞,把自家钥匙交给唐安卿,这才掂着那红包袱出门去了。

唐白宇把钥匙放到大桌子上,坐下来继续吃饭,璞玉坐在唐安卿的怀里他不放心,把璞玉招呼过来。让他一个人好好吃饭,璞玉哼唧了两声,他想让娘喂他吃饭的呀。“做哥哥的要给弟弟做榜样,知道吗?”

璞玉一听,又看了看唐安卿的小腹,不自觉地挺了挺小胸脯,抿了抿嘴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乖乖的坐在自家的座位上,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拿着筷子,乖乖的喝着羊奶。玉儿要好好吃饭,给弟弟做榜样!

唐安卿递给唐白宇一个“厉害”的眼神,唐白宇眼中闪着笑意,毫无谦虚的接受了小女人的恭维,淡定的吃饭。

秀云掂着红包袱回了家,刘青正在套驴车,看到她回来疑惑的问道:“秀云,你不是到卿卿家送钥匙去了,怎么还带了个红包袱回来?”

秀云掂了掂那红包袱.“这不是卿卿给的么?这不是知道咱们今天要回娘家去,就给了我这个包袱,给爹娘的东西,卿卿啊她真是有心了。”就算是还不知道她给了自己什么,有这份心意比什么都强,像那句说的人比人气死人,这至亲的人还比不上这才认识了大半年的亲友呢。

“那可得谢谢白宇他们了,瑞瑞那熊孩子跑哪儿去了?我这车都套好了,还没见那他回来?”刘青倒是没想那么多,不过却也是想着两家人相互帮衬着,下次有什么木工活就叫上白宇,况且白宇的木工学的又快又好,一起做活也省事。

“他一会就回来,我先收拾东西去了。”秀云姐掂着红包袱进了堂屋门,将那红包袱放在床沿上打开一看,顿觉得卿卿心细这里面的东西可不是把娘家的人都照顾全了。有一块野山羊皮,这可以给娘做件皮夹子;有一个老虎布偶,不用说这是给自家侄子的,还有一个砚台,这是给爹的;还有几尺桃红色和深紫色的绸缎,这是给弟媳妇和娘的吧,另外还有两盒糕点。自己也不过平时给她提过爹是个秀才,娘冬天有些怕冷,卿卿都记住了。

秀云姐摸着红包袱的一角,心想着这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也不多想了,赶紧收拾了收拾东西,用那红包袱包了起来。瑞瑞果然是过了会就从外面一溜烟的回来,跑到堂屋里,“娘,咱和小胖他们家一块到姥姥家吗?我刚才去找他了,不过他才刚吃完饭!”

“算了,我们不等他们了,你爹都把车套好了,去洗把脸,娘这就收拾完了,咱们这就走。”她娘家离这里也就是十来里路,不过这驾着车也得多半个时辰。说道春花,昨天的时候她就觉得春花变了好多,这臭脾气都收敛了不少,她好奇是好奇,不过这也算是好事不是吗?

过了会,一家人收拾妥当了之后,锁好了门就往东边去了。

“小玉,等瑞瑞哥哥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回来!”瑞瑞站在车上,隔着大门对与璞玉说道,秀云姐看他摇摇晃晃的样子,忙叫他坐好。下了车,跟唐安卿打过招呼之后,这才坐上了车,驴车摇啊摇的往东边去了。

吃过早饭,璞玉赖在唐安卿怀里跟弟弟说话,唐白宇忙着拾掇厨屋,喂牛羊和那群野鸡。璞玉过了会,也屁颠颠的跑出去到鸡窝里捡野鸡蛋去了,虽说大冷天的野鸡的下蛋量就会减下来,可是耐不住院子的温度没有实际的那里冷,而且平日里喂的那些食物都是空间养出来的或者是用灵河水浇灌的,这鸡不蓬勃生长才怪。

后院的那些蔬菜除了几根胡萝卜还有几颗大白菜之外,其他的都凋零了下来。唐安卿打算着等开春了,就在院子里用些果树,架几颗葡萄来的。

“也不知道哥哥这两天忙些什么?”在软榻上放上那紫檀木的案几,上面摆了棋盘,瓷罐里装着棋子,这棋还是唐安卿从那一大堆的古玩里扒拉出来的,她的围棋也就是一般般的,跟唐白宇那是不能比,不过也就图个好玩,她执白子,据说这还是后来很多棋手最爱的云子。

云子质地细腻玉润,色泽晶莹柔和,坚而不脆,沉而不滑,白子温润如玉,柔而不透,微有淡黄或翠绿之色;黑子“仰视若碧玉,俯视若点添”。漆黑润泽,对光查看则呈半透明状,棋子周边有一种的碧绿或宝蓝色光彩。摸在手心里,也是觉得润滑。

璞玉在院子里骑三轮车玩.这三轮车是司徒瑾上次送来的,这能工巧匠做出来的东西自是不同的,唐安卿看着那做的精致美观的三轮车,竟比现代那三轮车还觉得好看不少。今天村里的小孩们基本上都不在,小孩子也不说出去玩了,自己一个人在院子里和灰灰、虎皮玩的也高兴。

上京

司徒忠激动的拿着一张纸,看了又看才确定下来自己没有看错,这是少爷的字,当下忙不迭的捧着那纸条往书房去了。

敲了敲门,“老爷,老奴进来了。”声音中带着不可抑制的激动,这让书房里的司徒笙有一些诧异,想来能让自己这个忠心耿耿的管家有这样激动的神色的怕只有瑾儿了。眼中有着外露的期待,拿着手有些颤抖,当下苦笑,如果瑾儿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定是会毫不犹豫的讽刺自己吧,当下连忙让司徒忠进来,“老爷,少爷来信了,还给您送了东西。看来少爷定然是有事儿才不能回来过年的,老爷可不要怪罪少爷。”

司徒笙接过来那薄薄的一张纸片,寥寥几行字果然是瑾儿的风格。看着那上面写着字,司徒笙都是无声的笑了,双眼中也是溢满了笑意。

这是自己和她的儿子啊,果然是只小狐狸,将手中的纸放下来,“少爷可还送来的东西呢?”

司徒忠连忙将那只长木盒子端上来,司徒笙接过来打开,却是见到一只卷轴,这可不就是一幅画么?端得上让瑾儿快马加鞭的让人送来。

可这一打开,却是狠狠的变了颜色,挥了挥让司徒忠下去。

等到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司徒笙才重新打开那幅画,眼中尽数出现惊讶、怀念、爱恋、懊悔、决绝的情愫。

乌云遮住了天。风雨**来风满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