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斗气录

异界斗气录

更新时间:2021-07-28 07:41:28

最新章节: 司徒珏去了广洲之后,就连头一年过年的时候都没有,虽然有寄信,不过好像是因为海政司才第一年成立,再者说了广洲并不会像是后世那般繁华的很,还有些荒蛮之地的意思,所以现在看来更加的困难。还有的就是,司徒珏毕竟还是亲王若是做的不好的话,丢的肯定是皇家的脸面,有这几个的原因,所以说没能也很正常。不过虽然是这

153 风中凌乱

153 风中凌乱

“你说什么?你是瑞瑞的姑姑?这可就奇怪了,我们家搬来大半年了从没有听说瑞瑞还有个姑姑。而且,”唐安卿抱着自家儿子软软的小身体,温柔的拍着他的背部,然而看向曹刘氏母子几人的时候眼神却是冰冷的让曹刘氏心里连连发寒,心里发憷。

唐安卿顿了顿,微笑的看向被曹刘氏使劲拉着的曹锦淼,“俗话说外甥多似舅,我可没从这小孩身上看到有哪一点像刘青哥的。”上下的大量了一番还试图挣脱曹刘氏的手,想要去抓过来已经被唐白宇拿过来放到门内的三轮车。眼神中表现的是毫不掩饰的不屑厌恶,“我可是警告过了,我们家的狗可不是好惹的。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不负责任呢。”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恶毒?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这么无理取闹?我弟弟不就想骑骑那辆车子么?他这么小你怎么还这么恶毒的让那么凶残的狗去咬我弟弟?还有那么小的小孩就说人家的坏话一点都不善良不大度,难道我说他几句有错吗?”曹宝珠眼中泛着汹汹嫉妒之火,她凭什么长得比自己好看?而且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怎么就看上这么个恶毒的女人?要是那个女人是自己多好?

从唐安卿和唐白宇相携着出来,曹宝{无}{错} m.{[quLEdU}com珠就深深的嫉妒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好看的姑娘,没想到唐安卿一出来她这种自信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崩溃。等到看到唐白宇对唐安卿的体贴之后,这种嫉妒之心就更重了,这个男人好俊美,可是为什么不看自己一眼?哪个男人看上自己都会喜欢自己的呀就连那个女人骂自己的时候,那个男人不是应该拦住她吗?他不是应该斥责那女人恶毒吗?这般想着,眼圈红了起来,自觉的盈盈可怜的看向唐白宇,就连那手都不觉得疼了。

唐安卿顿觉得被恶心到了?这女孩怎么就像是某位奶奶笔下的脑残人物呢?什么恶毒什么不大方什么小气?唐安卿一下子被气笑开了,看着这位盈盈可怜的勾着眼神看向自家丈夫的唐白宇,哟这可是不得了了?难道自己乱入了某位奶奶的世界么?

“呵呵,原来这位姑娘还是个善良的人啊?恕我眼拙,还真真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我恶毒我无情我冷酷我无理取闹?那姑娘我问一句欺负一个三岁的孩子的你岂不是更恶毒,更无情,更冷酷,更不讲理?”呸呸,自己怎么也说出来这么雷人的句子,唐安卿也不打算跟他们几个说理了,她可不想听到什么‘我哪里无情,哪里冷酷,哪里无理取闹’的句子了。和唐白宇递了个眼神,自是明白唐安卿的意思。

怀里的璞玉抓着唐安卿衣襟,拿着小脑袋磨蹭了两下唐安卿的脖颈,水润润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还抽噎着。趴在娘怀里,香香的,软软的。唐安卿一开始还差点被这小家伙被骗过去,干嚎了半天掉了几滴金豆子,要不是看到他那眼睛里出现的狡黠,这还真被他骗过去。虽然自家小孩子没哭,但是这委屈可是受了看着眼前特极品的母女几人,唐安卿眼中绿光一闪。

包子转了几圈,眼前一亮。「卿卿啊,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整整他们几个?哎本来想要让狼吃了他们的,可有觉得便宜他们啦竟然敢打本大王的人还跟你说卿卿恶毒,真是太过分了刚才我转了圈想到一个很好的办法,卿卿啊我给那个说你恶毒的人下药,这药效啊也就三个月,只要她一说什么恶毒啊无情啊冷酷啊无理取闹啊什么的,就让她嘴起烂疮,嘿嘿,越说越严重。其他的两个人怎么办啊?」

「包子你这法子好,其他的两个人啊?」唐安卿上下打量了一下曹刘氏和曹锦淼,转眼有了主意。「这小子肥肉太多了,对身体不好。那就让他三个月内不能吃肉,一吃肉就吐好了那白面奶奶,不是想遮住脸吗?我倒是让她脸遮不住,就算是再多的粉也不行。我怎么就这么善良呢?」其实曹刘氏说的她是瑞瑞的姑姑,她自是相信的,不过怪不得秀云姐从来没有提起过瑞瑞还有这么个亲姑姑?

「嗯?这样好,我这就去办?」包子湛蓝色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一咧嘴露出里面亮闪闪的虎牙。

曹刘氏这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她怎么就养出来这么个不懂事的姑娘啊?怎么就没看出来那娃娃是被人家放到心尖尖上的嘛?这要是真的得罪什么权贵之人这可如何是好?当时自己就应该拉住自家小祖宗儿子,这孩子都是让他爷爷奶奶还有爹宠的看不得人家有什么,非得抢过来。而且这姑娘也是娇养着准备找门好亲事,性子也是容不得半点的瑕疵,看不得人家不顺着她自己今天可是遭罪了,这脸往哪儿搁啊心想着,赶紧赔着笑脸上去:“唐夫人啊,你大人大量别和我家姑娘和儿子一般见识,他们平日里被我宠坏了。我就代他们俩跟你赔个不是。不过我啊确实是瑞瑞的亲姑姑,你们一家搬来的时间短不知道,再来我也是好几年没回来了,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曹刘氏先哄着自家儿子和女儿先上车去,怕他们再闹出什么事儿来。本想着上前两步,可那灰灰在门后虎视眈眈的也不敢怎么样。只好停在门后几步远的地方昂着头看着站在门内的一家三口,“我啊今天来看到我弟弟就没人,这才去了二婶子家,这可不是听二婶子说的秀云可能把钥匙放到你们家了,这不我才到你们家来问问我弟弟家的钥匙是不是在你这儿?我没出嫁之前的名儿叫红艳,夫家在自贡镇,离这儿也得有三四十里路的,你看我这来一趟也不容易。你看这...”

“那红艳姐早说不也是没那些个腌臜子事儿伤了和气,不过秀云姐只把外门的钥匙留在我这儿了,你要是想进门那我就把钥匙拿给你。”唐安卿笑的云淡风轻的说着,无视曹刘氏那听了唐安卿话讪讪的脸,不过也看不太真切,毕竟那厚厚的一层粉也不是白扑的。

曹刘氏本就想着弟弟刘青今天不在家,这才凑着过年来娘家的事儿才来这好几年都没有来过的刘家沟。一来是因为福广叔会来的关系,二来就是燕妮嫁了大户人家,来套套关系。也是为了自家生意还有宝珠的婚事。听唐安卿这么一说,心里也觉得这女子怎么也太不上道,怎么说她也是刘青的姐姐,秀云的大姑子怎么说话越来越夹缝带刺的。这户人家到底是什么来历?曹刘氏心下疑惑,本来也没有想到弟弟家去,现在又只有大门的钥匙,进去做什么?

“那还是不麻烦你了,我还想着到****奶家看看,那我们就先走了。”曹刘氏笑着,脸上的白**哗哗的往下掉。唐安卿点了点头,等着曹刘氏刚转头之后,门就被关上了,砰地一声仿佛打在了曹刘氏的脸上。

曹刘氏回头看了一下,那深红色的关起来的大门就是对她深深的嘲讽,这人怎么这么无礼?啐了啐嘴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脸上黑一阵白一阵的赶着马车到老爷子家去。马车里的曹宝珠自顾自的自怨自艾,脑海里想着那俊美的男子,也没有发现自家娘的情绪变化。

包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朝着唐安卿得瑟笑了一下,露出白森森的虎牙。「卿卿啊,本大王弄好了,我要喝三碗羊肉汤吃四个肉包子。」

唐安卿那手指挠了挠窝在唐白宇怀里抬起头来眨巴着亮晶晶眼睛的璞玉,“好啦,我们家玉儿今天受委屈了坏人已经走啦,娘待会给你做三层的蛋糕吃怎么样?上面放樱桃和草莓呐,玉儿。”

包子一听从唐安卿背后探出头来,努力的想要得到唐安卿的注意力,「卿卿,我也要吃啦,这次我出了很多力啦」

唐白宇摸了摸璞玉的小脑袋,这孩子还真是...不过眼神闪了下,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璞玉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唐安卿,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小脸红扑扑的,而且除了刚开始的那几滴金豆子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在干打雷不下雨。而且被娘抱在怀里好舒服哦,又有蛋糕吃哦。

坐在软榻上的时候,唐安卿抱住璞玉,亲了亲他的脸颊,亲昵的跟自家儿子抵着额头,笑的如同盛开的芙蓉花一般。唐白宇坐在旁边,捏了捏唐安卿的手,黑如玛瑙般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寒光,心里做了个决定。包子有些沮丧的趴在软榻上,什么嘛人家出的力最大了还说什么顺便给自己做个两层的,人家也想要三层的嘛都是那几个人的错,不要让我再碰到你们,要不然的话就让你们几个好看

没想到,这个再见的那么快就来了